11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父亲的浪漫

版次:B02 来源:扬子晚报      2021年04月19日

  [南京]仇士鹏

  春耕,是缄默寡言的农家人对土地的一次盛大的抒情。

  水田上,白鹭三三两两地立着,举着经冬未消的白雪,迈着细长的腿,在田野里谛听着春天的脉动。燕子剪开了柳叶,衔着从南国带回的春天的消息在天地间盘旋。村庄静卧在一片水墨色的流云下,它还没从严冬的僵硬中缓过来,半梦半醒地睁着眼睛。风中,春寒犹在,却有着晨光的味道,拂过父亲每一次的呼吸,在水田里划开道道涟漪。

  “走,下田去。”父亲抖了抖牛绳,招呼着老伙计,共赴这场与春天的约会。

  牵着牛,扛着犁铧,父亲像是一个举起笔的诗人,把灵感提在笔尖,准备在大地上泼墨。走进水田,走进大地酝酿已久的深情。空荡了一个冬天的双手把犁紧紧握住,沉重而充实的手

  感让父亲的心踏实了不少。

  随着风一声清亮的欢呼,等待已久的耕耘终于从名词变成了一个动词。宣泄,挥霍,怀着激动的心情一鼓作气,就像一阵浩荡的长风,直欲为整片田地都写下春天崭新的定义。犁铧写下的诗行,入木三分,用铺陈、起伏的排比尽情吟咏春天,当波浪涌动的时候,一声声惊叹便从大地上次第生长了出来。

  牛打着响鼻,父亲把鞭子的力度全留在了半空,只将声声催促送到牛的耳旁。十年了,这头牛和我一起长大,已经成了家中一道有力的笔画。不会说话的它,便用一垄垄的土地交出了它的回答。蹄子下,泥土向后跃动,又被父亲踩碎——就像是踩碎过去一年的苦涩与辛劳,让它们更适宜新生的故事生长、冲破,一年比一年丰茂。

  “知道时节的雨就是好雨”,面朝黄土背朝天的父亲不会背什么唐诗三百首,但却始终记得关于雨的诗行,“好雨知时节,当春乃发生。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当春雨如约而至的时候,父亲便会点着烟,坐在窗户旁,静静地听着它的呢喃絮语,听着这一年的生活淅淅沥沥逐渐抽芽的声音。

  或许,相比我,父亲更懂得春天的浪漫吧。

阅读付费版面提示

尊敬的读者:

       感谢各位一如既往的信任和关爱,更感谢各位长期以来的支持。

      该数字报电子版半年内的所有报纸版面为免费阅读,其他版面开始收费阅读。更权威的资讯,更便捷的形式,更周到的服务将大幅提高读者的阅读体验。

       您可选择在线购买该数字报电子版,或者激活阅读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