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尽展芳华是杜鹃

南京

版次:B02 来源:扬子晚报      2021年04月16日

  情侣园蔓园的杜鹃

  素纸 本名顾卉,自由撰稿人。喜爱花草、诗词和古雅的闲情生活。著有散文集《几回花下坐饮茶》。

  少年时读书读到一段歌词:“淡淡的三月天,杜鹃花开在山坡上,杜鹃花开在小溪旁……”淡淡的读出来觉得真是美啊,虽没听过歌但是意象中的那种美丽情境至今难忘。有一年清明和几个老友一起游西泠印社,小四说你们来早了,再过十来天漫山都是杜鹃花才好看。于是心里存了念想,但一晃十来年过去,也没有在合适的时节再游过孤山,也成为心中一个淡淡的遗憾。 南京也有许多杜鹃花,玄武湖莫愁湖古林公园都有不少。杜鹃花开得热烈,在绿暗红稀的三月末时不时就能偶遇一大片红紫斑斓,足以让人眼前一亮。情侣园杜鹃长在蔓园的一座小山坡上,一簇簇一树树点缀于奇石苍松危岩藤蔓之间,虽没有山野深处的潇洒野气,但坡上坡下高低错落也颇有映山红的味道了。而且蔓园杜鹃品种很多,除了深红浅红淡白粉紫,还有黄色橙色灰紫玫瑰紫等比较少见的颜色,仲春时节五彩纷呈竞相绽放,春风里的倩影摇曳于每一个角落,把整座小山装点得如诗如画。 杜鹃因为花期较长,看花也能从容一些,我曾几次在开得最美的时候寻访过蔓园的杜鹃花,每次都惊叹不已。有一次去得比较晚,本来就人迹少至的蔓园更显清冷,只有满山的杜鹃花开欲燃。我沿着两旁开满杜鹃的石阶拾级而上走到坡顶,又沐了一襟晚照拾级而下,来时还不觉得,归时却被苍岩巨树蜿蜒藤蔓旁逆光向着斜阳的一树树红杜鹃惊艳得不知所措!本来就是鲜艳的正红色,满树红花逆着夕阳变成了半透明的朱红,朵朵宝光璀璨剔透玲珑,真个是满树生辉,《世说新语》里石崇和王恺争豪斗富,用铁如意击碎了晋武帝赐予王恺的稀世珊瑚树,然后取出高三四尺“条干绝世光彩溢目”来赔偿他的珊瑚宝树也不过如此吧! 在红杜鹃下盘桓了一会儿,夕阳渐沉,众鸟归林,喧嚣一片,可惜没有听到杜鹃鸟的啼声。苍松下痩石边的白杜鹃玉雪可爱,白得耀眼。张恨水先生说北方少杜鹃鸟亦无杜鹃花,苏扬人士玩杜鹃盆景尚白,红则视为凡品,白杜鹃确实少见,蔓园竟有大片白杜鹃,虽不是名贵品种,但大片开时也蔚为壮观。尤其在暮色初沉,花枝失色之时,开到丰盈的白杜鹃冰清玉润,莹洁得可以洗心。一旁的淡紫、灰紫透红色的杜鹃花在晚风中静静地飘散着淡淡的香气。 上星期去城南的老门东,在明城墙下邂逅了绵延数百米的大片杜鹃花,娇艳无比的花朵衬映着沧桑古老的城墙,视觉上的鲜明对比,却又是如此相得益彰,这也是我深深爱着的这个古城独有的魅力吧。城墙下杜鹃花那喷薄盛放的气势也教人叹为观止,立刻觉得“怒放”这个词妙不可言,杜鹃花开得掏心掏肺,恨不得倾其所有捧出十分春色!杜鹃花开起来真是热闹啊,其他的花事大多阑珊了,杜鹃方枝头春意闹。正是:石城四月春犹艳,尽展芳华是杜鹃。 但是杜鹃花也能开得极为静气,我见过最为幽丽的杜鹃花是今年清明在溧水的无想山中,清明时节并不是花儿开得最好的时候,今年因为天气原因花儿都提前绽放,虽峰回路转几经波折还是寻到了开得极好的野意盎然的山中杜鹃。春阴漠漠的下午,沿着绿草萋萋的小路前行,晚樱大势已去,一树树初开即已娇艳无比的杜鹃引来翩翩蛱蝶流连花间。那一日深深切切地感受到了“芳树无人花自落,春山一路鸟空啼”的幽寂况味。 其实杜鹃花还是要有野气的最好看,视频里看过云南深山里的古老杜鹃树,铺天盖地的繁花深处隐居着一对相守了几十年的老夫妻,别有天地非人间,像一个童话,但却是真的。

阅读付费版面提示

尊敬的读者:

       感谢各位一如既往的信任和关爱,更感谢各位长期以来的支持。

      该数字报电子版半年内的所有报纸版面为免费阅读,其他版面开始收费阅读。更权威的资讯,更便捷的形式,更周到的服务将大幅提高读者的阅读体验。

       您可选择在线购买该数字报电子版,或者激活阅读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