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散文是挂霜的文字

版次:B03 来源:扬子晚报      2020年11月19日

  [安徽]董改正 ◇闲情偶寄

  “清晨帘幕卷轻霜,呵手试梅妆。”

  霜与雪不同,所以当得上一个“卷”字。情状如何,请你闭目细想即知。冬日不温柔,幸好有霜可看。常绿的广玉兰,叶片也大也厚,一面儿敷霜,一面儿青绿。那白便更白,那绿便如翡翠了。法梧易老,未落的,也给敷霜了,一面儿白,一面儿黄,令人感喟。

  霜柔软,却不似凝脂软泥。霜的软里,有硬硬的冰粒,有凛凛的轻寒。

  有物理学家说,月落乌啼霜满天不对,霜要着物才成,满天飞的是雾霾。那是粗人喝功夫茶了。霜是在心里的。

  有奇女子名叫潘小平的,著作很多,我最服膺的一句话是:散文是挂霜的文字。我认为这句话可以传世。

  昨夜有霜。想起三十年前,一家人坐在火桶边,听见寒亮的青瓦上,窸窸窣窣的声音。下雪了?母亲摇头,说,结霜了。

阅读付费版面提示

尊敬的读者:

       感谢各位一如既往的信任和关爱,更感谢各位长期以来的支持。

      该数字报电子版半年内的所有报纸版面为免费阅读,其他版面开始收费阅读。更权威的资讯,更便捷的形式,更周到的服务将大幅提高读者的阅读体验。

       您可选择在线购买该数字报电子版,或者激活阅读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