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新疆小伙野外被毒蛇咬伤 紧急自救并实时记录中毒经历

宋世锋

版次:A07 来源:扬子晚报      2021年08月19日

  蒋可威在野外

  ▲蒋可威在制作标本

  蒋可威在医院接受治疗

  近日,80后野生动物保护达人蒋可威在野外考察野生动物时,不小心被一条阿拉善蝮蛇咬伤。事发地点偏僻,只有他一个人。他对伤口进行了紧急处理后开车赶到医院,并在微博中记录下自己惊心动魄的自救经历,受到很多网友关注。

  接受紫牛新闻记者采访时,他说,不是每个医院都有血清或者处理蛇毒的经验的,所以他把这次经历详细写了下来,希望给大家做一个参考,“也提醒大家要根据实际情况来进行自救,不能盲目照搬,有条件的尽量去医院寻求帮助。” 紫牛新闻记者 宋世锋

  深夜遇险

  小伙野外考察被咬伤

  “被毒蛇咬还是第一次”

  8月10日晚上将近11点,天上没有月亮,天山峡谷漆黑一片。蒋可威借助头灯的照明进行夜巡,来考察夜间活动的刺猬。当他用手拨开一片草丛的时候,意外突然发生了:他的左手拇指被一条藏在草丛里的阿拉善蝮蛇咬伤。

  阿拉善蝮蛇又叫中介蝮蛇,在我国西北地区分布较为广泛。它的体型较小,头部呈三角形,体表为沙黄色,体两侧有黄褐色的规则的块状斑。行动较为缓慢,受到惊扰后往往盘成一盘,尾尖不断震动,“沙沙”作响,主要捕食蜥蜴和小型鼠类。

  “肇事”的这条阿拉善蝮蛇长度不到20厘米,粗细和铅笔差不多,蒋可威估计这个“小家伙”是今年出生的小蛇。蛇小意味着毒液量较少,但是阿拉善蝮蛇的毒性一点也不弱,严重的能致死。

  蒋可威是浙江诸暨人,今年37岁。10岁那年冬天,他和父母来到新疆乌鲁木齐。他从小喜欢小动物,在浙江老家时没有条件,到乌鲁木齐以后,很多做标本所需要的材料都能买到,他就开始自学制作标本。如今他已经做了20多年标本,作品被北京自然博物馆、上海自然博物馆、新疆自然博物馆等收藏。他说,现在自己看到一根骨头,基本上能判断出是什么动物。

  接触标本行业多了,蒋可威发现有些人做标本是为了盈利,甚至涉及非法野生动物贸易。蒋可威说,标本能够给死去的动物赋予二次生命,而活着的动物更需要保护,所以他从2003年开始成为志愿者,从事生态环境保护、物种多样性保护、环保宣传和反盗猎等工作。

  2016年4月,蒋可威组建“百鸟汇志愿者团队”,主要保护栖息在新疆白鸟湖的白头硬尾鸭。这些年,他的野生动物保护和监测的范围不断扩大,现在包括白头硬尾鸭的全疆调查、新疆雪豹监测和野生动物救助等领域。

  蒋可威告诉记者,长年在野外从事动物保护和监测工作,遇到的危险多不胜数。但同时他也感叹,被毒蛇咬伤还是第一次。

  化险为夷

  惊心动魄的自救——

  切开伤口放血,绑绳子单手开车

  蒋可威知道,被蛇咬伤后不能慌,首先应该观察伤口,如果伤口没有痛觉,应该是神经性毒素,因为它会切断神经传输信号。如果被咬伤的位置立刻浮肿,呈现黑紫色,有透明液体往外渗透,那就是抗凝血性毒素。如果伤口肿胀变黑,手指按上去没有弹性,那就是凝血性毒素。

  如果被不认识的毒蛇咬伤,最好先进行拍照,或者将蛇打死带到医院,以便让医生确定蛇毒类型。不过蒋可威认识阿拉善蝮蛇,了解它的毒液特点,所以没有抓这条蛇。从他被咬伤的地方到乌鲁木齐,开车最快要40分钟才能到,而且周围没有手机信号。他的第一反应是新疆可能没有蝮蛇血清,因为在新疆被蝮蛇咬伤的案例并不多,最近的一次记录还是在两年前。蛇毒血清有保质期,医院可能不会常备。考虑到这些问题,蒋可威就自己进行了紧急处理。

  蒋可威的伤口在左手拇指端,他先用手术刀片划开伤口,挤出大量血液,防止毒液在体内滞留扩散。然后,他用矿泉水冲洗伤口,用绳子打成一个绳套,在伤口上方进行缠绕,并把绳子的另一头用左手的其余几个手指捏住,单手就可以控制绳套的松紧,拉紧时可以减缓血液流动。他用几分钟时间处理好伤口,然后立即开车去医院。在路上,他用右手扶方向盘,左手捏着绑手指的绳子,每隔五到十分钟就松开一会,让血液恢复流动,防止手指长时间缺血坏死。

  蒋可威说,一般不建议普通市民这么做,但是如果发生在一些交通条件不太好的地方,及时进行处理可以保命。有人担心切开伤口存在破伤风或者感染的风险,但是蒋可威说如果不把毒液排出去,中毒的风险更高。

  有人担心划开伤口以后,抗凝血毒素会导致出血不止。蒋可威说如果只是划开表皮,然后快速把毒液吸出来或者挤出来,不破坏血管,不会有太大问题。

  他用了40多分钟赶到医院,但是医院很少处理毒蛇咬伤的案例,医护人员在急诊室做了一系列化验,直到11日凌晨2点蒋可威才住进急诊科监护室。

  实时记录

  微博发布中毒感受,“给大家一个参考”

  正如他猜测的,乌鲁木齐没有蝮蛇血清,医生使用抗生素、消炎药等进行治疗。他一边接受治疗,一边通过微博记录中毒的感受:

  8月11日03:46:现在受伤拇指肿胀,齿痕发紫,有触痛,其它正常。

  8月11日04:31:被咬伤6个小时后,左手拇指肿到最大程度,食指和中指末梢有轻微胀痛感,排尿2次,在输液中。

  8月11日05:26:一边输液一边口渴,蛇毒在分解伤口了吧,黑紫的,疼。

  8月11日08:02:现在基本上半小时上一次厕所,蛇毒太利尿了,挂着水同时喝着水。

  ……

  8月14日16:12:蝮蛇咬伤第五天,今天是“七蜥”节,身边的病友出院的出院、转科室的转科室,还剩我一个在ICU里活蹦乱跳,医生说明天会诊看看要不要放出去。

  8月16日中午,医生终于让他出院了。

  17日,蒋可威又开始到野外进行考察。他自嘲可以用这次中毒经历当个“小白鼠”,治疗的同时做一次实验,记录下来给大家留一点经验,“毕竟不是每个医院都有血清或者有处理蛇毒的经验,我把这次经历详细写下来,发出来给大家做一个参考。”

阅读付费版面提示

尊敬的读者:

       感谢各位一如既往的信任和关爱,更感谢各位长期以来的支持。

      该数字报电子版半年内的所有报纸版面为免费阅读,其他版面开始收费阅读。更权威的资讯,更便捷的形式,更周到的服务将大幅提高读者的阅读体验。

       您可选择在线购买该数字报电子版,或者激活阅读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