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鱼行醉龙

澳门

版次:B02 来源:扬子晚报      2021年07月09日

  鱼行醉龙

  肖明玉 中文系毕业,现供职于澳门某高校,煮字疗饥。

  要论澳门给我的印象,就不得不说其中最有趣的一点便是节日颇多,也难怪,这里有着四百余年的中西文化交融历史,东西方的节日民俗,自然而然地容纳在澳门这座小城里头。不过,在澳门的传统节日里,每年四月初八的鱼行醉龙节是本地独有的,对外地人而言是个非常陌生的概念,舞醉龙?龙为何是醉的?和鱼行又有什么关系?回忆当初第一次听到时的我,也是满腹疑问。

  前两年,托老师课题组的福,我也得到鱼行主事者的邀请,有幸亲身参与澳门当地的这项传统盛事。四月初七这天傍晚,我饶有兴致扛着相机,下了巴士径直往红街市走去,赴约晚上的龙船头长寿饭盆菜宴。傍晚六点不到,已吸引了不少人在此守候,菜市场一侧的空地里,果栏老板和牛杂小贩正趁机兜售他们的鲜果美食。鱼行的各类布置工作安排得有条不紊,焚香礼拜、分装盆菜,路过的游客,或驻足,或穿行其中。

  过不久,两位稍年长的鱼行汉子鸣锣敲鼓,迅速引起了大家的注意,我赶忙挤到最前面,身旁立马有热心人叮嘱我给相机套上防水袋。醉龙道具和我以往所见的舞龙很不一样,只有头尾两节,通常由两位师傅各拿一段,互相配合摆动,相映成趣。只见持龙头段的汉子把手握在龙角根部,先面对香炉拜了几拜,示意龙闻酒香,随即大力吆喝一声,转向我们。且看他的同伴抬上酒埕,架在侧放的小板凳上,二人呈似醉非醉态,踉跄而行,一人手提坛子往嘴里灌酒,然后稍作摇曳动作,昂头口喷烈酒,雪白的酒花四处飞溅。这时候,围坐在最前排的看众是最能感觉到刺激的了,小孩的眼睛睁得大大的,不时发出喝彩。

  到了晚宴席间,主事者领着刚刚做个人秀的小伙子来给我们打招呼,一一碰杯,我才知晓这是他还在念高中的小儿子,也许是耳濡目染的缘故,自小就着迷于舞醉龙,当天刚小恙初愈的他便挑梁上道,表演得十分卖力,年轻人热忱可嘉,但把祖母、外祖母心疼得不得了。

  至于四月初八的正日景貌,是最不能错过的。由议事亭前出发,能见到“澳门鱼行醉龙节”的巡游队伍,与此同时,庆祝佛祖释迦牟尼诞生的“佛诞节嘉年华”和庆祝道教海上之神谭公诞生的“光辉路环四月八”巡游活动也分别举行,多种信俗文化和谐相处,恰是符合澳门小城低调温俭的性格。

  这日一大早,天才光光亮,鱼行的男女老少相约出现在三街会馆,紧锣密鼓地准备一年一度的盛宴,我则恰好遇见一些妇女正在准备烧肉、节瓜、黄豆、猪皮、腐竹等食材,与她们攀谈才知,原来大家要通宵达旦为街坊市民赶制龙船头长寿饭。待她们把桌凳收拾好后,约莫六七十位鱼行师傅便陆续集齐,整装待发后将依惯例举行醉龙出巡庆典。他们一个个均身着白衫黑裤,腰扎红布带,足蹬黑布鞋,头系头红,并佩戴金色簪花,手系手红(“头红”与“手红”为系在头部及手腕、手臂上的红布),互相为对方别上翠绿的柚子叶。最年长的老人家成员也不例外,坐在轮椅上仍与大队伍一起出动,兴致勃勃的小孩站在一旁轻轻擂鼓,跃跃欲试。

  吉时一到,大家取好醉龙道具,随狮队隆重出游,我亦紧跟在队伍后,穿过菜市场内的各摊档,平日难得休息的摊主向我们招呼致意,锣鼓喧天中,众人都不由自主地沉浸在仪式的热闹氛围里,我把相机举在头顶上,希望记录下这一切,个子高的同行者原本挡在我前面,见状也贴心地蹲矮了身子。

  接近中午时,鱼行在红街市、三街会馆、祐汉街市及台山街市派发龙船头长寿饭。数以万计的市民百姓早早到达各地点,虽烈日当空,仍排起长龙等待,希望吃到寓意长命百岁、丁财两旺的龙船头长寿饭,图个吉利,祈愿家中老少健康平安。

  世纪轮回,澳门的鱼行成员们向来互依互助,同心协力,伴随申遗成功,醉龙节也从一个小圈子的节日,发展成一项与民同乐的盛事,醉龙节的内涵在逐步丰富,愈加有包容性,使老澳门那质朴热情的模样也得以保存。

阅读付费版面提示

尊敬的读者:

       感谢各位一如既往的信任和关爱,更感谢各位长期以来的支持。

      该数字报电子版半年内的所有报纸版面为免费阅读,其他版面开始收费阅读。更权威的资讯,更便捷的形式,更周到的服务将大幅提高读者的阅读体验。

       您可选择在线购买该数字报电子版,或者激活阅读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