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慢慢吃,没关系

浅 浅

版次:B02 来源:扬子晚报      2021年02月23日

  以前从来没有意识到自己吃零食有多迅速,我知道自己吃饭是很慢的,就默认吃一切东西都是慢的。

  事实不是这么回事。那日去好友家,是那种相处很自在的好友。我们躺在沙发上,一人打开一袋薯片,一边吃一边聊着八卦。我那一袋薯片很快被消灭了,好友看着我的空袋子有些吃惊:“你怎么吃这么快?”

  我则同样问她:“你怎么吃这么慢?”她只吃了两三片而已。

  “我以为你吃这个应该跟吃饭一样慢。”她说。

  我回忆了一下,我确实吃得非常快,如高效的碎纸机一般,有时候还一次放嘴里好几片。

  我第一次思考这样的小细节,如果不是别人提,我自己意识不到。这种自然到自己无法察觉的习惯从小就开始了。那是上世纪80年代后期,在偏远落后的乡村,物质还不够丰富。但是小卖店里已经有很多让我们小孩垂涎的零食了。父母对我的管束比别人家的孩子严格得多,我买零食的钱都是偷偷攒下的。上学的日子,我特别羡慕那些中午不回家的同学,他们可以买麻花、面包、烧饼、方便面之类的当午餐。我则要回家吃没滋没味千篇一律的午饭,我妈对食物的要求是吃饱就行,所以我很少能吃到可口饭菜。

  我曾经偷偷拿过家里的钱,都不超过一元钱。有一次被爸爸察觉了,一向胆小的我愣是没承认。那之后我再也没拿过钱,一方面因为害怕,另一方面是自尊心不允许我再被“审问”第二次。其实现在想来,爸爸兜里的零花钱也是有数的,所以其实他都知道。

  身在农村,山上有很多可以解馋的野生果子。但爸爸妈妈不会特意去采的,他们从来不觉得那些零食对一个孩子有多重要。而我无论如何不能表达这种想法,他们对我的要求和对成人的要求一样,馋和懒都是不允许的。

  越是压抑,我就越馋得厉害,少得可怜的零花钱我都花在零食上。那时候我内心深处觉得我这种表现是不好的,所以买了零食就找一个没人的角落迅速消灭掉。

  直到现在我才意识到,我为什么在超市中挑选零食时总是很心虚,不是因为我知道这些零食不够健康,而是因为在潜意识中,好像有人在偷看我,我对吃零食这件事心存不安全感。

  从现在开始,我会慢慢地享用零食。如果意识到自己又开始风卷残云了,就提醒自己:“嘿,慢慢吃也没关系。”

  浅 浅

阅读付费版面提示

尊敬的读者:

       感谢各位一如既往的信任和关爱,更感谢各位长期以来的支持。

      该数字报电子版半年内的所有报纸版面为免费阅读,其他版面开始收费阅读。更权威的资讯,更便捷的形式,更周到的服务将大幅提高读者的阅读体验。

       您可选择在线购买该数字报电子版,或者激活阅读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