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有一种职业叫“父母”

版次:B01 来源:扬子晚报      2021年02月23日

  冯华 青年作家、影视编剧。擅写推理小说,作品横跨小说、电影、电视等多个领域。现为中国电影家协会理事、江苏省电影家协会副主席。

  新年伊始,备受瞩目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家庭教育法(草案)》正式提请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五次会议审议。这也意味着,家庭教育正式纳入国家教育事业发展规划和法治化管理轨道。

  此前的2020年5月,全国政协委员、天津市南开区政协副主席许洪玲就曾建议:在社区举办家长课堂,建立“家长教育指导工作室”,结业的家长颁发“合格父母上岗证”。

  当时新闻刊出,立刻在网上引起热议。

  有人说:“管天管地还管到别人家庭里来了?”

  有人问:“这个委员的爹妈有上岗证吗?”

  还有人问:“如果父母拿不到上岗证,孩子就送福利院?”

  做父母要“上岗证”,这真是个前所未有的提法。一对成年人,凭借自己的受精卵,生下自己的孩子,不就自动升格成为父母了吗?如此水到渠成的事情,居然还需要有什么营业执照、上岗证明?

  有一次,和几位老朋友聚会。席间多了两个陌生女孩儿,一大一小。大的看上去二十出头,穿着打扮很时尚,小的只有三四岁,活泼可爱。两个女孩儿都是美人坯子,容貌颇有几分相似,就像一对年龄略有差距的亲姐妹。

  带她们来的朋友向我们介绍说,成年的女孩儿是他表妹。大家自然问起那个小女孩儿是不是朋友表妹的妹妹。朋友没有直接回答,而是指着表妹,转头问那个小女孩儿。

  “你叫她什么?”

  小女孩儿干脆利落地回答:“姐姐!”

  朋友的表妹笑而不语,只是伸手摸摸小女孩儿的头,又继续低头玩她的手机。

  聚餐快结束时,酒精加叙旧,气氛热闹了很多。那个小女孩儿也和在场的大人们打成了一片,在包间里兴奋地跑来跑去。不知谁和小女孩儿讲了个笑话,她哈哈大笑。一边笑,一边四处张望,看见“姐姐”正在房间角落低头玩手机,她开开心心地跑过去,拉住“姐姐”的胳膊摇晃。

  “妈妈!给你讲个笑话,太好笑了!”

  那个已经成年的“姐姐”,正沉浸于手机游戏的虚拟世界,头也不抬,随口说:“什么笑话?”话刚出口,忽然醒悟,抬起头,瞪着面前的小女孩儿,小声而严厉地问:“你叫我什么?”

  小女孩儿一下子愣了,后退一步,小声说:“我忘了……”

  “平时怎么和你说的?这么简单的事情还老是忘!”直到此时她才放下手机,抓着小女孩儿的肩膀说,“重来一遍。”

  “姐姐,给你讲个笑话,太好笑了……”

  小女孩儿蔫头耷脑地说完,低头走开。并且直到聚会散场,再也没发出过笑声。

  过后,朋友悄悄告诉我们,表妹刚成年就谈了一场不靠谱的恋爱。两人爱得死去活来,不管不顾生下女儿。女儿还没满月,当爸爸的就跑了。年轻的妈妈独自带着女儿生活,高兴起来,抱着女儿心肝宝贝地亲,烦了把女儿往旁边一推,扔给家里人管。

  “她自己就是个孩子嘛”,我们都很忧心,“怎么当妈妈?”

  “所以她要求女儿,出了家门,绝对不许叫妈妈,必须叫姐姐。”朋友也很无奈。

  再仔细想想,生孩子真应该是成年人的绝对自由吗?

  现代社会,工程师、程序员、教师、医生这样的专业工作,在接受基础教育之后,至少还要经过四五年的专业教育和或长或短的实习、培训才有可能正式上岗。

  快递员、保洁员、收银员这样技术难度相对不算高的职业,也少不了就业培训、岗前教育,不是想干立刻就能干的。

  更不必提开车上路前,通过驾照考试的各种艰辛。

  越是需要对他人生命负有责任的职业,越是如此。

  而世上最该对另一个生命负责的,不应该是生下孩子的父母吗?

  常常想起那个只能把“妈妈”叫成“姐姐”的小女孩儿。

  等她长到18岁成年时,不知道会有怎样的人生观。不知道她回忆起那个生下她的女人时,脑海里浮现的称谓究竟是“妈妈”还是“姐姐”?

阅读付费版面提示

尊敬的读者:

       感谢各位一如既往的信任和关爱,更感谢各位长期以来的支持。

      该数字报电子版半年内的所有报纸版面为免费阅读,其他版面开始收费阅读。更权威的资讯,更便捷的形式,更周到的服务将大幅提高读者的阅读体验。

       您可选择在线购买该数字报电子版,或者激活阅读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