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部
2020年06月30日 星期二
第B03版:繁星    
   
版面导航

第B01版

第B02版

第B03版

第B04版
2020年06月30日 星期二
此花不与万花同

  我竟然种过千千万万株花。别不信,我种的花虽不入花谱,可不是凡花可以匹敌的,那是花中之王。有宋诗为证,“稻花花中王,桑花花中后。余花毕嫔妃,以色媚左右。”在姹紫嫣红摇曳生辉的百花中,稻花以其袖珍淡雅和希望,在我心中独占鳌头。

  我十六岁花季开始种水稻,那时候种双季稻,下乡六年半看稻花开落竟然十三回。起先,我不知道稻子竟然也会开花,直到有一天看到妇女队长在稻田看稻穗开花,那铁锈红的脸洋溢着希冀和快乐,竟然可以这么生动。她告诉我稻花开得好,秋后就丰收了。我雀跃起来,因为那时总觉得没有真正吃饱过。你闻闻,稻花香不

  香?香,真香,新米饭的味道!现在想来那情景不就是“稻花香里说丰年” 吗?

  水稻秀花,风儿做媒,田野的风情恣意地放飞。尽管稻花和稻谷大小相仿,没有花萼和花冠,但那明亮的嫩绿色,微微的带点淡黄色,如少女般娇嫩和娇羞,迎着阳光看还有透明度,像一粒一粒温润的美玉。一株稻穗约开300朵左右稻花,从开放到关闭也就个把小时,但此起彼落,花期约半月。一穗稻花不足为奇,但“稻花吹早香,风露千万亩”时,就蔚为壮观,清香扑鼻了。

  从稻秧插到田里起,知青们常会坐在田埂上,去贴近一株稻子的拔节,去倾听一曲蛙鸣的悠扬,和着水稻的幼年、少年和青春,在水稻的闺房,与稻花凝目对话,于无声处拂去烟云浮动的心尘。问世间稻花为何物,竟叫人牵肠挂肚,那是因为我们对稻田生命的全心呵护,一手一脚换来了稻花盛开,田野染香。

  犹如一朝分娩,花落谷结,把刚灌满浆的稻子放进嘴里,一咬“扑”一泡浆就留到嘴里,带着一股很鲜很鲜的米香味。四个多月的风霜雨露,稻子由绿油油到金灿灿,弯着腰,躬着背,低着头,风儿一动,“喜看稻菽千重浪”。从种子变成稻谷,我们伴着稻谷家族走过漫长的艰辛旅程。

  在稻谷碾成白米的刹那,我感觉无数新的生命真正地走进了我们的生活,艰苦的生活因此有了活力和意趣。在需要粮票的年代,我曾一顿吃过一斤多新米饭,还意犹未尽。那色泽晶亮,醇厚绵长,芳香四溢的新米饭,如今还出没在我梦境中。

  “雨过山村六月凉,田田流水稻花香”,又快到赏稻花的季节。唯有一份懂得,才让一粒稻在花的世界里独显万种。那惊艳,亦如初见。

  [南京]张鹰 ◇生活浪花

底部
© 版权所有 扬子晚报 合作伙伴:方正爱读爱看网
扬子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