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部
2020年06月30日 星期二
第B04版:人物·揭秘    
   
版面导航

第B01版

第B02版

第B03版

第B04版
2020年06月30日 星期二
唐朝俩宰相张九龄李林甫斗法

  张九龄曾经是唐玄宗非常欣赏的一个有才情的宰相,然而好景不长,张九龄的直言极谏、坚持原则已经和唐玄宗骄傲自满的心理格格不入,慢慢地,玄宗疏远了张九龄。一贯忍气吞声的李林甫看到了机会。那么李林甫会怎么做呢?

  张九龄建议不着急还都

  唐朝开元二十四年(736)十月,东都洛阳宫里出妖怪了。到底什么妖怪,史书没有记载,反正是闹得人心惶惶。

  当时玄宗正在洛阳,他把同为宰相的张九龄和李林甫都招来了(唐时是群相制,宰相不止一人),跟他们商量,想要回长安。张九龄马上说:这不好吧,现在农民还没收割完呢,这时候出发不是扰民么?还是等到冬天农闲时再说吧!玄宗很郁闷,这妖怪可不等农闲啊!你也太不把我的安全放在眼里了吧。没办法,玄宗只好宣布退朝。

  再看李林甫,一瘸一拐地落在后面。对大臣的这种表现,玄宗早有经验,看来李林甫是有话说啊。那李林甫到底说什么了?他说:长安和洛阳,不过就是陛下在东边和西边的两个家罢了。陛下想在哪边住就在哪边住,还用得着考虑时间吗?再说了,就算是妨碍一点收割又有什么关系,把沿路老百姓的租税免了不就算补偿他们了吗?照我看来,陛下要是想走,现在就跟有关部门打招呼,明天就能启程!

  唐玄宗一听行啊,又解决了我的实际问题,又考虑到了老百姓的经济补偿,顾此而不失彼,这比张九龄强多了啊!那就按照李相公的意见来吧。从此,李林甫的意见在唐玄宗心目中就重要起来了。

  封不封牛仙客,听谁的

  没过多久,第二次机会又来了。

  有个叫牛仙客的,是河西节度使。开元二十四年(736),他从河西调任朔方。接替他担任河西节度使的人一到任,马上就被震撼了。牛仙客留下来的仓库内容太丰富了,粮食布帛都堆得像小山,几年都用不完。军事器械也都擦得干干净净,码得整整齐齐,好像新的一样。别的边疆节度使都狮子大开口,整天跟皇帝哭穷,人家牛仙客这儿拿着同样的经费,怎么就这么富裕呢!

  这个继任的节度使是个好人,他马上就把牛仙客的先进事迹上报了。唐玄宗赶紧派人去调查。一调查发现,真实情况简直比材料上写的还要好!军政和财政往往是一对矛盾。可现在,人家牛仙客又能打仗,又能理财,这是先进典型,能不奖赏吗?

  怎么奖赏呢?唐玄宗决定让牛仙客到中央来担任六部的尚书。但张九龄说:尚书是什么人当的啊?或者是卸任的宰相,或者是德高望重的大臣才能当。牛仙客不过是河西地区的小吏出身,让他当尚书,岂不是显得我们国家无人,这不是会贻笑大方吗?唐玄宗心里那个气啊,可是尊重宰相也是他亲手确立的政治传统,他只好忍气吞声,再跟张九龄商量:尚书不行,那就给他加实封好吧?没想到,张九龄丝毫不给面子,又谏言:实封是用来赏赐有功之臣的。边防将领充实仓库、修备兵器,这就是他们的本职工作嘛,哪能称为功勋啊。陛下要是真觉得他干得好,赏给他一些金钱丝帛也就罢了。唐玄宗脸都青了,怒气冲冲地宣布退朝。张九龄扭头就走了,李林甫呢?又留下了。他对唐玄宗说:这牛仙客是个人才啊,别说当尚书,当宰相都绰绰有余!

  玄宗一看李林甫支持他,底气足了不少。第二天上朝,玄宗又提出要给牛仙客实封。张九龄当然是再次进言。一看张九龄这么固执,玄宗的脸色变了,厉声问:天下事都要依着你才行吗?张九龄一听皇帝说出这样的话来,马上跪在地上了,但强硬程度是一点都没变。玄宗是真生气了。他问张九龄:你整天嫌牛仙客出身不好,你又是什么好出身呀?

  君臣两个再次不欢而散。眼看着张九龄出去了,李林甫对着空气说了一句:一个人只要有见识有才能就够了,何必非得是满腹经纶的书呆子!皇帝想用谁就用谁罢了,干吗非得听别人的呢!这句话的声音不大不小,刚好让玄宗听到。没过几天,玄宗一纸任命就下来了:赐牛仙客为陇西县公,食实封三百户。

  随着牛仙客的任命,张九龄和李林甫在玄宗心目中的地位也完全颠倒过来了。

  张九龄惨败

  李林甫可不是心慈手软、优柔寡断的人。事实上,李林甫盯着张九龄的首席宰相之位已经很久了。李林甫和张九龄不是明争暗斗吗?两个人都想提拔自己人来加强实力。有一句话叫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说得一点不错。李林甫选中的人叫做萧炅,跟他一样没文化;而张九龄选中的人叫严挺之,也和他一样是个才子。有一天,同僚家里办喜事,两个人都去送礼,碰到一块了。在主人家闷坐着等吃饭没意思,两个人就乱翻书。什么书呢?《礼记》。萧炅看了两眼,就念出声来了:“伏猎。”严挺之一听,差点笑掉大牙,为什么呀?因为萧炅念白字了,人家《礼记》里写的是“伏腊”,是指伏日和腊日。这个严挺之也是文人轻狂,就故意逗萧炅,问他:萧公,您刚才说什么?萧炅傻乎乎地回答,我说“伏猎”呀!这么一问一答,好多客人都快笑岔了气。严挺之开够了玩笑,回去就报告给张九龄了。张九龄和严挺之一样,最看不起不学无术的人,所以没过两天,他就把萧炅给贬到地方当刺史去了。要知道,萧炅可是李林甫的人,你张九龄把他贬官,李林甫能善罢甘休吗?

  开元二十四年(736)十一月,有个姓王的刺史因为贪污被告发了,马上就要治罪。王刺史的妻子赶紧想办法营救,她找严挺之来了。严挺之是她的前夫。严挺之可犯了难了。左思右想,严挺之情感战胜了理智,他开始为了这个王刺史积极奔走。李林甫一看,马上向唐玄宗告发,说严挺之徇私枉法,必须严惩。

  那究竟应该怎么严惩呢?唐玄宗又把宰相找来开会了。张九龄替严挺之辩解开了:严挺之跟他前妻能有什么感情啊?要是有感情就不至于离婚了!玄宗冷冷地说了一句:“虽离乃复有私。”这句话貌似轻飘飘,其实可是一句重话,重就重在“私”字上头了。要知道,玄宗之所以能容忍张九龄一再顶撞自己,无非是因为他还算一心为公、从不徇私。而今张九龄保护严挺之,却暴露了他自己徇私的一面,徇私再往前引申一步就是朋党。

  第二天,唐玄宗下诏,张九龄结交朋党,罢免宰相之职,担任左丞相;中书令岗位由李林甫接任。唐玄宗像报复一样,还立刻任命牛仙客为工部尚书,同中书门下三品。

  其实,张九龄和李林甫的胜负已经见了分晓。但是,张九龄毕竟德高望重,只要他还在朝廷,李林甫心里就不踏实。李林甫穷追不舍,继续把所谓的结党案做深做大,终于在开元二十五年(737)把张九龄贬到荆州当长史去了。

  蒙曼(据《唐明皇》)

底部
© 版权所有 扬子晚报 合作伙伴:方正爱读爱看网
扬子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