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部
2020年05月23日 星期六
第A07版:争分夺秒再出发    
   
版面导航

第A01版

第A02版

第A03版

第A04版

第A05版

第A06版

第A07版

第A08版

第A09版

第A10版

第A11版

第A12版

第A13版
2020年05月23日 星期六
全国人大代表谈劳动教育“重新回归”——
深挖劳动实践的独特育人价值
杨频萍

  李鸿彬(上)、王立峰接受交汇点虚拟主播汇汇的在线访谈。

  扫码看

  “两会云访谈”

  中共中央、国务院日前印发《关于全面加强新时代大中小学劳动教育的意见》。劳动教育“重新回归”成为备受关注的焦点。新时代下如何加强劳动教育?新华报业“两会云访谈”栏目邀请全国人大代表、南京航空航天大学教授王立峰和全国人大代表、南京外国语学校教学处副主任李鸿彬谈谈他们的观点。

  两会云访谈

  主持人:请教两位,如何理解当下劳动教育被提升到一个全新高度?

  李鸿彬:党的教育方针要求培养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的社会主义建设者和接班人,劳动教育是其中重要组成部分,也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教育制度的重要内容,直接决定了社会主义建设者和接班人的劳动精神面貌、劳动价值取向和劳动技能水平。长期以来,各地区和学校坚持教育与生产劳动相结合,在实践育人方面取得一定成效。但同时我们也发现,近年来在一些青少年学生中出现不珍惜劳动成果、不想劳动、不会劳动的现象,劳动独特的育人价值在一定程度上被忽略了。劳动教育正在被淡化、弱化。在这样的背景下,高度重视、采取措施加强劳动教育,正当其时。

  王立峰:无论在大学,还是中小学,大家对劳动教育的认识都很不够。首先中小学,劳动教育课程设置非常之少,只有一些简单手工课程。大学里有一些实践环节,真正动手的也就是一些科学实验等,真正的劳动教育比较少。

  主持人:请两位结合各自成长经历,谈谈劳动教育的影响?

  王立峰:我生长在河北唐山的农村,我们当时除了寒暑假,还有两个小假期,一个叫“麦假”、一个叫“秋假”。放这两个小假就是让我们跟着大人去地里干活。到了“麦假”,我们去地里割麦子。弯腰低头在密密麻麻的麦子中间干活,又累又热,麦芒碰到皮肤上特别痒,但是麦子收割结束后,我们切实感受到丰收的喜悦。

  李鸿彬:我生在农村、长在农村,放学以后回到家里,各种各样的劳动等着你,比如割草喂猪、喂羊,放牛……这是成长中很重要的一笔财富,让我明白美好生活是需要通过辛勤劳动来创造,这也让我倍加珍惜劳动成果,珍惜读书的机会。尊重劳动、热爱劳动的品质和精神深深地融入我的血液中。

  主持人:请谈一谈如何看待劳动教育的现状。

  李鸿彬:对这个问题的分析,应该要考虑到当下经济发展水平跟以前不一样的现状。从家庭层面来看,家长更关注孩子的考试成绩,要求孩子把更多的时间、精力放到课业上;从学校层面来看,评价学校办学水平,往往看升学率;从社会层面来看,从事体力劳动的行业或专业,没有得到足够的职业认同感。这些对劳动教育造成一定的消极作用。

  王立峰:劳动教育现状确实不是很乐观,大学生和中小学生的劳动教育都比较缺乏。劳动教育并不等于干活,必须选择适合的劳动项目,对劳动过程进行必要的设计,中小学的手工课程不能替代劳动教育。进入大学后,实践课程也是劳动教育的一部分,但还没有真正把劳动教育纳入人才培养方案。

  主持人:请两位结合日常工作,谈一谈如何更好落实劳动教育。

  李鸿彬:劳动教育至少要达到三方面目标。首先,学生要树立正确劳动观念,能够发自内心地尊重身边人的劳动成果,认同劳动最崇高、劳动最伟大、劳动最光荣、劳动最美丽。其次,让孩子养成热爱劳动的习惯和品质。最后,让孩子们掌握生产劳动的一些方法或技能。

  王立峰:我们学校设置实践教学环节,本身就包含了劳动教育。在大学,实践教学跟劳动教育是可以打通的,但劳动教育仅靠学校来抓还是不行的。我们正在提炼建议,希望建立一个区域化工程训练中心,同一城市的高校学生都到这里参加劳动实践,弥补劳动教育、工程训练的不足。 

  新华报业全媒体记者 杨频萍

底部
© 版权所有 扬子晚报 合作伙伴:方正爱读爱看网
扬子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