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部
2020年01月14日 星期二
第A04版:紫牛头条    
   
版面导航

第A01版

第A02版

第A03版

第A04版

第A05版

第A06版

第A07版

第A08版

第A09版

第A10版

第A11版

第A12版

第A13版

第A14版

第A15版

第A16版

第A17版

第A18版
2020年01月14日 星期二
“让重生的我们延续你的音乐梦!”
外教小伙不幸离世捐出器官,5位中国受捐者组成乐队奏响生命赞歌
张楠

  菲利普。

  这支特殊乐队穿着印有菲利普名字的队服。

  “菲利普,我的儿子,你的离去是我们永远不能治愈的伤。你走了,留给这个世界最珍贵的礼物是希望。五个等待已久的生命,因你获得重生……”

  最近,《见字如面4》公益先导片中,一位澳大利亚老人的一封信让许多人潸然泪下,信中讲述了他的儿子,27岁因病去世的西南大学外教菲利普跨国捐献器官并且成功帮助了5个人的故事。

  故事有一个暖心的结尾,五位成功受捐者组成一支乐队,一起延续爱弹吉他的菲利普生前的音乐梦。昨天,远在重庆排练的乐队成员们接受了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的专访。               紫牛新闻记者 张楠 受访者供图

  外教菲利普

  27岁因病去世 捐献器官帮了5名中国人

  菲利普生前是西南大学的外教,他也是澳大利亚首位在华器官捐献者。《见字如面4》中菲利普的父亲彼得写给儿子的信《你的离去是父母永难痊愈的伤》,让观众体会到生命延续的感动。

  彼得在信中说:“你走了,留给这个世界最珍贵的礼物是希望,是五个等待已久的生命,因你重获新生,我和你母亲知道你还活着,从未离开,空气中还有你的气息,你还在亲历这个精彩的世界,你就是他们,他们和你一个样,我们失去了一个菲利普,却获得了五个菲利普……”

  喜欢弹吉他唱歌的菲利普,因为深爱中国这片土地,在大学毕业后来到中国,成了重庆西南大学的一名外教。但天有不测风云,2018年5月9日,27岁的菲利普却因病医治无效,不幸离世。按照菲利普的遗愿,他的父母捐献了他的肝脏、两个肾脏、一对角膜。这让三名中国人的生命得到挽救,两名中国人的眼睛重获光明。

  “在澳大利亚,器官捐献是非常普遍的事情,绝大多数人都赞同和认可器官捐献。菲利普是器官捐献的倡导者,他在澳大利亚时就是一名器官捐献志愿者了。”菲利普父亲在接受紫牛新闻记者采访时称,虽然舍不得儿子的离开,但儿子在生命最后时光能为他人做点贡献,捐献有用的器官挽救他人生命,自己感到骄傲和欣慰。“儿子一直都喜欢中国的文化,我们也受他的影响,对中国文化有一种情结”。

  重生者乐队

  5位受捐者做了个决定:组成乐队延续菲利普的音乐梦

  2019年9月5日,在中国人体器官捐献管理中心、重庆市红十字会的协调下,接受菲利普捐献器官且身体完全康复的5位移植受者,了解到了菲利普的音乐梦想,为了感恩这份厚重的生命礼物,他们聚到一起,计划为菲利普圆梦,让生命延续、梦想继续。

  其实,他们5人原本都没有音乐基础,又不在同一个地方,要组建乐队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继在北京集中排练后,日前他们又相约重庆排练。

  5名受捐赠者中,有2名本身是医生。骨科医生陈景忠排练后因感冒不适,当天没有接受紫牛新闻记者的采访。

  肝脏受捐者伍俊2016年被检查出肝硬化,随时可能有生命危险。在重庆医科大学做了器官移植登记半年后,他就得到了肝源消息。而且很幸运,做了移植手术后,伍俊几乎没出现什么排异反应,身体恢复得很快,工作生活也都重回正常轨道。

  伍俊说,得知捐献者菲利普的故事,他感动又悲伤,打心里感谢菲利普和他的家人。为把乐队做起来,伍俊从头开始跟老师学吉他。

  本身就是医生的伍俊说,自己原本对器官捐献就有一些了解,这次有了更深入的了解。自己也加入到这个行列里来,希望可以帮助更多的人。

  原本不相识的5个人 因为菲利普,成了“一家人”

  五个原本不认识的人,因为菲利普的捐献成为“有缘人”。肾脏受捐者茉莉是个性格爽朗的80后,她告诉紫牛新闻记者,现在大家就像一家子。“大家都是得过病,经历过生死的人,出门在外会互相照顾。”

  2015年12月,茉莉检查出肾衰竭,无法继续工作,专心治病。靠吃药维持三年后,病情逐渐恶化,2018年只能靠透析或者肾脏移植手术两种途径进行治疗。2018年3月份在重庆三家医院做了器官移植登记。在等待肾源过程中,准备做透析,结果透析还没开始做,5月7日就接到了重庆医科大学附属第一人民医院的电话,告诉她有人愿意捐肾。茉莉一开始不敢相信,以为接到了骗子的电话,一度反复质疑。

  两天后茉莉做了移植手术,十二天后出院,身体恢复得很好。去年10月,茉莉又回到房地产行业工作。她说,现在的生活跟之前相比最大的变化是,生病的时候,肉只能限量吃,肉丸子只能吃两三颗,现在想吃多少就可以吃多少。

  茉莉现在乐队练沙锤。对菲利普,她一直心怀感激,“一个外国人愿意把器官捐给中国人,他是一个优秀的儿子,在《见字如面》听他爸写的信,大家都哭了。”

  乐队最年长和最年轻者:菲利普给他俩带来光明

  33岁的眼角膜受捐者陈贤军,是乐队最年轻的一位。他以前是货车司机,家里的顶梁柱,有两个孩子要养,还有年迈的父母要照顾。眼睛意外受伤后,他的人生陷入谷底。

  对于能否等到眼角膜捐献者,陈贤军其实没抱太大希望。他认为中国人思想比较传统,死后捐赠器官这种事不太可能。但一年后,陈贤军就做了移植手术。虽然眼睛没完全恢复正常,还不能做货车司机,但毕竟重见光明,他还是非常开心。去年9月,他得知菲利普的信息,很是吃惊:一个年轻人能有这样的行动,让他也有了死后捐献器官的想法。

  53岁的眼角膜受捐者谭到碧,是乐队中年龄最大的成员。来自农村的谭到碧到重庆,路上得花七八个小时。因为家境贫困长期营养不良,30岁时,她双眼视力下降,最后看不到东西。在儿女和丈夫外出打工的日子里,谭到碧一人在家摸索做饭洗衣服。

  2018年3月,谭到碧做器官移植登记时,医生说她的眼睛可以治,她很激动。两个月后,谭到碧做了右眼眼角膜移植,术后恢复不错,能看清老人机按键,生活质量比以前提高很多,还能养鸡养鸭,种菜。

  自称“不会讲话,让人担心应付不来记者采访”的谭到碧告诉紫牛新闻记者,菲利普跟自己的孩子差不多年纪,因为他,自己又看见了世界,非常高兴。

  榜样的力量

  因为菲利普,不少观众登记捐献

  当得知儿子捐献器官挽救的5位受捐者组成“菲利普乐队”,63岁的彼得·汉考克先生写了一封家书给阴阳两隔的爱子。“我和你母亲激动了好几天,看到这个乐队,印着菲利普名字的队服,我们一家人也要一人一件,想穿上它去给你鼓掌、呐喊,菲儿,你就是我们的王子。”深受感动的音乐人小柯,来到见字如面现场,替老人家把信读给观众和天堂里的菲利普。

  菲利普的故事让不少观众对器官捐赠有了更多了解,并表示愿意登记加入器官捐献事业。

  网友Cat*^o^*第一时间和自己的爱人以及同事签下器官捐献志愿书,并称这是自己这一整年“最温暖的一件事”;

  网友sheep也在2019年的最后一天,决定要加入志愿器官捐献者行列;

  网友周妮是2020年新年的第一天在摇晃的公交车上看到菲利普的故事,然后就登录中国人体器官捐献管理中心网站,用10秒钟完成志愿遗体捐献的登记;

  网友何瑞平也分享了自己成为第290250位器官捐献登记成员的消息……

  ■新闻链接

  多名外国人 永远“留在中国”

  2017年10月11日,在苏州大学附属第一医院,41岁的美国教师Amery Scott离开了人世。但他的生命却以一种特殊方式留在了这片他深爱的土地上——他捐献了一个肾脏和一对角膜,Amery Scott也成了江苏省首位捐献器官的外籍人士。

  记者了解到,目前有多位外籍人士在我国进行器官捐赠,他们中有几个月大的婴儿,有正值青春的少年,还有耄耋老人,在生命结束之时,家人选择了器官捐赠这种方式进行告别,让生命在施与受中生生不息,跨越种族,跨越国界!

底部
© 版权所有 扬子晚报 合作伙伴:方正爱读爱看网
扬子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