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部
2019年11月04日 星期一
第A08版:身边事    
   
版面导航

第A01版

第A02版

第A03版

第A04版

第A05版

第A06版

第A07版

第A08版

第A09版

第A10版

第A11版

第A12版
2019年11月04日 星期一
夜宿玉其塔什草原
关永健

  进入六月,帕米尔高原夏天的气息便愈见浓郁。迪力夏提州长早就说要带我去趟玉其塔什草原,这个计划终于要实施了,我心里有点抑制不住的激动。

  克孜勒苏柯尔克孜自治州(简称克州)百分之九十以上为山地,有“万山之州”称号。我们的汽车经过托帕边检站后,就越走海拔越高,进入边境山区,仿佛进入了一座山体博物馆:有的银白,有的深灰,有的赭红,有的墨绿,有的高耸陡峭,有的沟壑纵横,有的蜿蜒起伏,大自然的鬼斧神工令人叹服。

  车过乌鲁克恰提乡政府,再向前行,山路崎岖起来,绿色也逐渐在周围铺展开来,我们已进入玉其塔什大草原!玉其塔什是柯尔克孜语“三个石头”的意思。南疆干旱少雨,地表土层薄,植被生长极其困难,每平方米只要有三根草,就可视为“草原”。像玉其塔什这么大面积的优质牧场尤其难得,这主要得益于围护在她四周高耸雄伟的雪山,夏季融化的雪水滋润着她的丰茂与肥美。玉其塔什是南疆海拔最高的夏牧场。

  我们进入草原中心,下车沿山坡登上一处高岭,哇,三顶披着绿装的巨大“皇冠”赫然矗立在我们眼前,这就是著名的“三个石头”吧!明媚的阳光照在草地上,各色盛开的野花闪动着晶莹的露珠,远处冒着炊烟的白色毡房,与草地上悠然自得的羊群、零星散落在半山腰的牦牛、山顶上定格住的马儿,构成了一幅幅绚美灵动的油画。

  我们来到喀什喀苏山口执勤点,这是一个可以通行到吉尔吉斯共和国的边境山口。护边员们见到州长,热情地围拢过来。我与一位名叫吐来提的柯尔克孜汉子聊起来,他说他和妻子带着两个女儿和一个儿子,有八十多只羊还有五匹马,每个月护边员的补贴是两千六百元,五天一轮换,既能守边又能放牧,日子过得“亚克西”!正好是午饭时间,我们在执勤房与护边员们一起吃羊肉拉条子,一大碗大块肉加拉条子下肚,浑身说不出的舒坦。

  告别热情好客的护边员们,我们继续驱车北上,来到海拔三千五百米的59号界碑。大家纷纷与这块我国最西北角界碑合影留念,对面就是吉尔吉斯共和国的草场。自打援疆,对于诸如家国情怀、边防稳固、民族团结等等以前很少涉及的字眼,有了更切身更直接的感悟和理解,一种使命感油然而生。

  从59号界碑下来,我们重新回到三顶“皇冠”前的草原中心,我们在毡房里和萨热克巴依村的村干部们开起了座谈会,主要是了解村里控制养殖规模保护草场、发展草原旅游的事。说起搞旅游,村支书买买提哈斯木的兴头很高,他介绍说今年来玉其塔什的游客越来越多,村里打算建一个自驾营地,带动牧民转型致富,同时想请交通部门把进草原的公路早点修好……

  入夜,躺在毡房里久久不能入睡,一方面是有点高原反应,另一方面则是一路上的见闻令我思绪万千,索性穿好衣服走出毡房。夜色如水,夏季草原特有的花草清香伴着乳香扑面而来,满天的星星亮得有些眩眼,近得仿佛伸手可以摘到,我被眼前的一切陶醉了,似乎回到童年,躺在那万里之外故乡的打谷场上纳凉,头顶也是这样的满天繁星……

  关永健

  (作者:省对口支援新疆克州前方指挥部总指挥、党委书记,克州党委副书记)

底部
© 版权所有 扬子晚报 合作伙伴:方正爱读爱看网
扬子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