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部
2019年10月21日 星期一
第A03版:紫牛新闻    
   
版面导航

第A01版

第A02版

第A03版

第A04版

第A05版

第A06版

第A07版

第A08版

第A09版

第A10版

第A11版

第A12版
2019年10月21日 星期一
“8年前欠的医药费,今天我还了!”
守信男子:现在睡觉心里特别踏实;医院:没想到时隔八年特地来还钱
於苏云 江珂

  张振东母亲写的欠条。

  张振东抱着他的女儿。

  张振东翻孩子看病的一些单据。

  9月27日,苏州大学附属儿童医院收到了一笔特殊的费用,一名患儿家长偿还了8年前所欠下的医药费。医务人员表示,真的没想到,这笔钱还能还回来。据了解,还钱的家长叫张振东,欠的款是8年前他儿子治病的医药费,写欠条的是张振东母亲。如今,儿子和母亲都过世了,张振东却表示,这个钱,一定要还!还完钱的张振东长舒一口气,他说,这是对儿子的交代,也是完成了妈妈的遗愿!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 於苏云  见习记者 江珂

  信守承诺

  过了8年, 也要把这笔钱还上

  9月27日上午10点左右,一家三口推开了苏州大学附属儿童医院党政办公室的门。抱着孩子的父亲说:“2011年的时候,我们的孩子住院欠了钱,打的欠条出院,现在,我们想还上这个钱。”

  办公室的工作人员也非常慎重,立即询问这家孩子的情况。原来,孩子的父亲叫张振东,现在手中抱着的孩子是他14个月大女儿。而张振东要还的钱,是他已过世的大儿子看病时所欠下的医药费。

  工作人员很快便找到了欠条,上面写着:“张××欠苏州儿童医院住院费5247.27元,欠款人:张××奶奶。”欠条的字并不好看,却一笔一画显得格外认真。张振东说:“医院在最困难的时候帮助了我们,我们一定要把这个钱还清,也算是了了母亲的一桩心愿。”

  说着,张振东拿起手机仔细地打下“5247.27”,看着手机上转账成功的消息,张振东长长地舒了一口气。“终于把欠了8年的钱还掉了,如果不还上这笔钱,我心里会一直过意不去。现在回去睡觉心里都特别踏实。”说罢,他抱紧怀中的女儿,开心地笑了。

  党政办公室的工作人员表示:“我们没想到,时隔八年,患儿家属还会特意回来还钱。现在他们来还钱,我们也感到很高兴,他们信守承诺,更让我们十分感动。”

  事件回顾

  儿子不停咳嗽,一查竟是得了绝症

  据扬子晚报记者了解,张振东来自安徽阜阳,1984年出生。2009年,经过他人的介绍,张振东与妻子相识、相爱,并走进婚姻殿堂。第二年,他们的儿子出生了。

  儿子刚出生不久,张振东便发现,儿子经常低烧、咳嗽,初为人父母的张振东夫妇本以为,这是因为孩子抵抗力低,是正常现象。但是,到了2011年,儿子8个月时,张振东便发现不对劲了,伴随着感冒久治不愈,儿子出现了不停咳嗽,甚至嘴唇发紫,喘不过气的现象。这让张振东十分心惊,他抱着孩子来到了太仓市第一人民医院,张振东说:“开始,医院检查出来说是肺炎,但是孩子挂了一个多星期水,也没有明显好转。”太仓市第一人民医院的医生建议张振东,带孩子去更大的医院给孩子做些更细致的检查。

  于是,张振东立马给孩子办理转院,并赶到了苏州大学附属儿童医院。经过一系列复杂的检查,医生说出了张振东从来没有听过的一个病症:“肺含铁血黄素沉着症”。张振东告诉扬子晚报记者,检查出这个病症的时候,医生就委婉地说,不好治。听了这话,张振东全家立马都崩溃了。

  当时孩子的主治医生,也就是现在苏州大学附属儿童医院呼吸科主任医师范丽萍说:“我记得,他家儿子刚来就直接住进了重症监护室病房。病情稍微好转了一点后,就转到了我所在的呼吸科二病区。”范丽萍告诉记者,这种病症发展到后来,就需要用吸氧来维持身体正常的氧饱和度,维持生命。

  写一张欠条,主治医生和护士长破例担保

  即便得知这样的结果,张振东一家也从来没有放弃过孩子。张振东借遍亲戚朋友,想尽办法筹钱给孩子看病。张振东说:“我那时想的就是,只要还有一分钱,我都要给孩子治病。”然而,幸运女神却没有眷顾这个家庭,经过两个月的治疗,孩子的病情没有丝毫好转,甚至逐渐加重。范丽萍说:“我们给孩子用的氧气浓度越来越高,但是也没有办法阻止病情恶化,于是经过医院的商讨,我们建议张振东一家去上海儿童医院,看看能不能找到新的医治方法。”

  想要转院,张振东还面临着一个困难,那就是他还有5247.27元的医药费没有结清。对于这个本就不富裕的家庭而言,经历了那么长时间的治疗,张振东一家几乎已经是山穷水尽,实在是拿不出这么多钱。面对这样的情况,范丽萍和当时的护士长向医院办公室和医务处,反映了张振东家孩子的实际情况,并破例担保。医院考虑到张振东一家的实际情况,让家长在出院的时候打了一个欠条。2011年,张振东的母亲写下了这张欠条,孩子得以顺利转院至上海市儿童医院。

  来到上海的张振东一家,也就仅待了一个星期。张振东说:“上海的医生也跟我们表示,这个疾病,目前没有办法医治。那时候,我们希望可以出现一个奇迹。”可是,奇迹并没有降临。就在从上海出院回家7天后,张振东的儿子便去世了……

  两年前母亲重病,才说起这张欠条

  2011年写下的欠条,为何等到2019年才来还呢?

  原来,张振东跟妻子结婚前,老家盖房子花了不少钱,后来结婚又花了一些钱,再后来,孩子生病,家庭负担越来越重。张振东的父母都是普通农民,没有多少钱,妻子生完孩子后也一直在家照顾孩子,因此,张振东的工资收入是家庭的主要经济来源。张振东说:“第一个孩子生病时,一直是母亲和妻子在医院照顾,我就一直在浙江宁波拼命打工赚钱。”

  由于张振东并没有一直陪在医院,妻子一心在孩子身上,两人一直都对这笔钱不太了解。孩子出院后,张振东的母亲曾提过一次,但是也没详细说。直到两年前,张振东的母亲病重,才跟张振东详细说起了这笔欠款。张振东回忆:“当时,母亲已经病得很重了,她告诉我,我们还欠儿童医院一笔钱,大概5000元左右,一定要去还掉。”

  张振东说:“如果早知道,我早就会去医院还了,不会拖到现在。”母亲过世后,张振东还清了家中欠款,手里慢慢攒齐了5000元。张振东便从网上搜到苏州大学附属儿童医院的联系电话,经过几次联系,终于和医院财务沟通上了。经核查,张振东母亲说的欠款确实存在。最开始,张振东希望直接转账还款。由于还需要办理一些手续,医院方面希望张振东到医院来一趟。但是后来,张振东疲于工作和家庭琐事,一直没有机会来苏州一趟。

  痛心结局

  14个月的女儿 得了同样的病

  采访中,张振东坦言,这次之所以有空过来还钱,其实是因为女儿又病了,跟儿子的病几乎一样。说这话时,张振东有些羞愧,他说:“我本应该早点来还钱的。”说起女儿病情,张振东脸上又很无奈和绝望。

  原来,2018年8月份,张振东的第二个孩子降生了,是一个可爱的女孩,孩子生下来也是十分健康。然而三个月前,又是一次平常的感冒,让这家人再次陷入困境。张振东说:“因为第一个孩子,我们对女儿都格外小心,发现她感冒后开始嘴唇发紫,我们立马去医院看。”说到这,张振东忍不住低下了头,“没想到,还是没能逃过……”

  女儿看病时,正巧遇上了8年前儿子的主治医生范丽萍。范丽萍说:“女孩的疾病是间质性肺炎,跟儿子有些相似,目前,也仅能靠吸氧和抗生素来维持正常生活。”

  采访期间,范丽萍不断地告诉记者,这一家人真的是太难了。失去一个孩子,对任何一个家庭而言,无疑都是一个非常大的打击。范丽萍说:“女儿的后续治疗也需要非常大的费用,我本来想从医院能不能为他捐一次款,能帮他一把。不算多,最起码给孩子买点营养品吃吃。没想到,等第二天我们去看他的时候,他已经出院了。”

  10月18日下午,记者来到了太仓市沙溪镇张振东的家中。一进门,入眼的便是未经装修的水泥毛坯,整个屋子除了大门,就仅卧室有一个门。张振东笑着告诉记者,卧室那个门,还是自己装上的,但是租这样的房子便宜,只要1500元。张振东说:“失去一个孩子后,妻子心情就一直很压抑,没有办法出去工作,我也不放心她出去工作。家里目前仅靠我一个人工作,有些收入。”说到这,张振东笑了笑:“老板知道我们家情况后,一有加班机会就让我去,让我多赚点钱。”

  采访中,他说:“真的真的,太谢谢范医生,谢谢医院……”说这话时,声音有些哽咽……

  紫牛新闻

  最佳深度媒体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

底部
© 版权所有 扬子晚报 合作伙伴:方正爱读爱看网
扬子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