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部
2019年10月11日 星期五
第A05版:今日置顶    
   
版面导航

第A01版

第A02版

第A03版

第A04版

第A05版

第A06版

第A07版

第A08版

第A09版

第A10版

第A11版

第A12版

第A13版

第A14版

第A15版

第A17版
2019年10月11日 星期五
“陪跑”并不意味着失意 究竟有哪些中国作家“被提名”?
臧磊 张楠

  奥尔加·托卡尔丘克的两部小说。

  彼得·汉德克的两部作品。

  国人对诺贝尔奖似乎有一种执念,每一年诺奖名单公布前后,各种“被提名”的流言便会轮转一回。今年残雪只是进了博彩公司的赔率榜单,就有不少国内媒体下大标题:残雪“入围”诺奖。按诺奖委员会的规定,入围名单50年后才会公布,入围与否那时才能见分晓。好在残雪清醒,她的话很值得点赞:这不过是一个奖而已。趁着这个机会,记者理一理这些年来的“诺奖提名”流言。  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 臧磊 整理报道

  上世纪90年代,“辜鸿铭热”成为一个文化现象。之后,一则关于“辜鸿铭与泰戈尔同被提名为1913年诺贝尔文学奖候选人”的流言便流传开来,而辜也由此被认为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个获得诺贝尔文学奖提名”的人。

  虽然当时1913年的档案业已解密,但时人仍懒得去核实,而多人云亦云。直到2015年,才有人写文加以澄清:在1913年诺贝尔文学奖的角逐中,并没有中国籍作家。

  到目前为止,1968年之前的诺贝尔文学奖档案已经解密。可以得出确切结论,在1968年之前,曾获得诺贝尔文学奖提名的只有胡适和林语堂两人。

  这两位中国作家都曾被瑞典著名探险家、瑞典文学院成员斯文·赫定提名。1939年他提名胡适,1940年提名林语堂。1940年,赛珍珠也同时提名林语堂;1950年,赛珍珠再次提名林语堂。1957年,“国际笔会”提名了胡适。

  还有一个传闻,斯文·赫定试图提名鲁迅,遭到鲁迅本人拒绝。这是不对的。事实是,当时瑞典著名汉学家高本汉委托刘半农提名一位中国作家,刘半农征求鲁迅意见,鲁迅拒绝了。

  之前还有一个广为流传的说法:老舍因为去世才没有获得1968年度诺奖。但去年刚解密的1968年度档案显示,这年共有四人进入短名单,没有老舍的名字。学者傅光明称,老舍差点夺得诺奖的说法是日本人藤井荣三郎传入中国的。他是在一本日本文艺杂志看到的,但杂志和文章作者,他都不记得了。

  马悦然是瑞典学院18位院士之一,他多次声称,沈从文1988年进入诺奖终审名单。他确信,如果沈从文不是在1988年辞世,将在十月获奖。如果现在就认同这种说法,显然并不严谨,它最终需要档案的证实。1988年的档案,要到2038年才会解开。

  此外,国内流传的“被提名”名单,还包括巴金、艾青、王蒙、李敖。这些流言也必须要等到档案解密才能见分晓。

  诺奖影响

  诺贝尔文学奖带动小众阅读热潮

  对于“陪跑”的其他作家来说,也并不意味着失意。由于去年的空缺,今年诺贝尔文学奖比往年更引人关注。由英国博彩公司Nicer Odds给出的赔率榜算是一石激起千层浪,榜上有名的24位作家早早地被扒了一遍。

  评论家告诉记者,在宣传小众作家和引领大众审美方面,诺贝尔文学奖的作用仍然是难以替代的。不管是否获奖,光是被排上赔率榜,就能大大提升作家的知名度。

  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 张楠

  更多思考

  “奖项只是奖项”,保持独立判断同样重要

  事实上,尽管诺贝尔文学奖在国际上影响很大,但作为一个奖项,它确实有许多不足的地方,雷蒙德·钱德勒所提到的“这个奖颁给了太多的二流作家”的说法固然有些刻薄,但不可否认的是,诺贝尔文学奖确实错过了许多伟大的作家,诸如托尔斯泰、博尔赫斯、乔伊斯、普鲁斯特等,都是当代文学史上鼎鼎有名的作家,却无一例外成了诺奖遗珠。

  因此,保持个人的独立判断,不过分看重奖项的意义,同样是非常重要的。阅读文学,领略文学作品的魅力是必不可少的,至于奖项,终归不过是个奖项罢了。

  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 张楠

底部
© 版权所有 扬子晚报 合作伙伴:方正爱读爱看网
扬子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