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部
2019年10月11日 星期五
第A03版:紫牛新闻    
   
版面导航

第A01版

第A02版

第A03版

第A04版

第A05版

第A06版

第A07版

第A08版

第A09版

第A10版

第A11版

第A12版

第A13版

第A14版

第A15版

第A17版
2019年10月11日 星期五
速扩散!嫌疑人贩新画像公布 寻子14年的爸爸看到了希望
杨志敏 陈勇

  被抢的申聪13周岁模拟画像。

  “梅姨”的最新模拟画像。

  申军良在寻子路上。

  近日,因新画像的公布,一名绰号叫“梅姨”,一直没落网的神秘女贩子再次引起网友们的关注。2017年6月,广州增城警方曾发布公告征集线索:“梅姨”,涉嫌多起拐卖案件……并贴出一张“梅姨”的模拟画像。这个“梅姨”与“2005年婴儿申聪在广州增城被抢案”有关。根据落网嫌疑人交待的线索,申聪被卖给了“梅姨”!而申聪被抢后这14年来,他父亲申军良倾家荡产、历尽艰辛,一直没停止过寻子,却至今仍没找到……

  10日,山东警方画像专家林宇辉独家向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披露了几次画像的过程。申军良则告诉紫牛新闻记者,今年以来,为了寻找儿子,他已前往广东河源紫金县5趟。国庆节前他返回济南筹款,近日准备再次前往紫金县寻找儿子申聪。                      紫牛新闻记者 杨志敏 陈勇 

  受访者供图

  儿子大白天被抢 幸福人生骤然变轨

  今年42岁的申军良是河南周口人,时隔多年,他仍对儿子被抢当天的情形记忆犹新。

  事情发生在2005年1月4日10点40分。“那天上午,我在厂里刚开完会,妻子就打来电话说孩子申聪被人抢走了……”

  妻子于小莉说,当天上午10点多,她在屋里做饭,突然有两名男子打开门,要抱走她的儿子。她阻止时,被对方用胶带控制住,双手被反绑。等她5分钟之后挣脱胶带追出,发现对方已不见踪影,一同消失的还有儿子申聪。申军良介绍,14年前,他在广州增城一家企业务工,租住在石滩镇沙庄,妻子独自在家带孩子,儿子被抢时刚满周岁。

  他赶紧到沙庄派出所报警。申军良告诉紫牛新闻记者,警方通过调查后确认,住在他所在出租屋斜对门308房的一对贵州籍夫妻存在重大作案嫌疑。

  寻子十多年 殷实之家卖光所有家产

  儿子被抢走前,申军良算是有个殷实之家。那时,他在一家企业做管理人员,每月能拿六七千元薪水。老家不但有房有车还有地,还有当时很稀罕的联合收割机。儿子被抢后,他忙于寻子没法上班,后来把工作辞了专门寻子。从2005年1月到2008年年底一直没上过班,也没有任何收入来源。4年时间花光了所有的积蓄,卖了车、房、地和收割机。

  2009年春节,申军良在济南开家具厂的表哥,看到他为寻子,经济陷入困境,便让他到厂里做管理工作。申军良没答应,只做自由度高的辅助工作。于是,他就帮厂里开车送货,工资上一天班算一天。从2009年到2015年,他断断续续地在表哥厂里干,广东一有线索就出发寻子,每年都要去广东好几趟,钱不够还要在表哥厂里拿。这几年去掉工资还欠表哥9万多元。

  2015年他通过微博联系上公安部打拐专家陈士渠,9月去广东协助警方查找抢走他儿子的拐卖人口团伙。

  抢儿子的5名嫌犯都落了网

  但儿子和转卖儿子的中介“梅姨”仍下落不明

  时间到了2016年3月出现转机,申军良获悉当年涉及“申聪被拐案”的5名犯罪嫌疑人被警方抓获。

  增城警方侦查发现,在申聪被拐一案中,贵州籍的周某、杨某、刘某、陈某、张某5人涉嫌参与此案。2016年3月,5名犯罪嫌疑人先后在贵州被抓获。

  警方调查发现,2005年1月4日上午10时40分许,周某、陈某、刘某、杨某四人来到增城区石滩镇沙庄街江龙大道68号出租屋3楼305房,周某、陈某在楼下把风和接应,杨某、刘某携带透明胶、辣椒水等工具闯入305房间,绑住被害人于小莉,强行将其儿子申聪抱走,然后交给周某、陈某,再交由犯罪嫌疑人张某贩卖。

  得知消息后,申军良激动得落了泪,他本以为人贩子被抓后,儿子马上就可以回来了。不过,被抓的犯罪嫌疑人仍然没交代出申聪最终下落。当年负责交易的张某交代,他2005年将孩子带到广东省河源市紫金县,通过“梅姨”介绍,在一饭店内将孩子卖给了一对夫妇。

  至此,这名绰号“梅姨”的妇女成了能找到申聪的关键人物。

  2017年6月,增城警方发布公告,向社会征集关于“梅姨”的线索。公告称,“梅姨”,真实姓名不详,现约65岁,身高1.5米,讲粤语,会客家话,涉嫌多起拐卖案件。公告中还贴出了一张“梅姨”的模拟画像。

  然而,警方至今没有找到这个“梅姨”。

  画像专家倾力相助 画三幅像用于寻子

  抢走申军良孩子的人贩子虽然都受到了法律严惩,但申军良依然奔走在寻找儿子的路上。

  好在,在此过程中,他得到了山东省公安厅模拟画像专家林宇辉的帮助。林宇辉帮其画出了“梅姨”的最新画像,曾与“梅姨”有过接触的人看过后,认定相似度超过90%。

  林宇辉曾帮助美国警方画出章莹颖失踪案的嫌犯画像,引发广泛关注。在接受紫牛新闻记者采访时,他向记者介绍了参与申聪被拐案三次画像的经过。

  林宇辉介绍,在三次画像中,两次画的是申聪,一次是“梅姨”。

  关于“梅姨”的画像,林宇辉告诉紫牛新闻记者,此前的旧画像是广东警方画的,最新画像是增城警方联系他后他画的。“今年3月,我专门去了河源市紫金县,因为‘梅姨’曾在那住过半年,与一位老汉生活过。我与老汉和其女儿进行了面对面的交流,通过他们详细的描述画出了最新模拟画像。”林宇辉介绍,画像用了3天时间,画完后得到了描述方的认可,相似度达到90%以上。

  林宇辉说,他完成了“梅姨”新画像后就交给了广东警方。

  从满怀希望到绝望:“万箭穿心的痛”

  还是在2017年6月,当时落网的人贩子在警方的“攻势”下终于交代了申聪被拐卖到紫金县。寻子这么多年来,第一次终于知道儿子最确切的下落。申军良思念儿子的心情越发迫切。从那时起一直到现在,这两年多的时间里,申军良一直像钉子一样“钉”在紫金县找儿子。

  申军良在紫金县寻子的方法依然是古老的笨办法:带着寻人启事,逢人就问,逢人就发。两年多来,他走遍了紫金县城的每一条大街小巷,每一个乡镇,每一所学校。

  申军良告诉紫牛新闻记者,其中有一个男孩,让他至今想起来还心痛不已。当时报料人说和儿子画像一模一样。申军良租了一辆面包车来到男孩家附近,躲在车内观察了两天,越看越像,从面貌到身材就是自己想象中的儿子现在的模样。报警后,在等待警方DNA鉴定的焦躁不安的十几天内,申军良已经无数次在脑海里设想过如何与孩子相认的情景:如何与孩子建立感情,如何与孩子养父母交涉等等。

  最后,警方来电话告诉申军良:我们还要再努力……他不相信自己耳朵,反复问警方,是不是我们的DNA采集有问题,要不要重新采集?警方告诉他鉴定过程非常慎重,DNA采集了3次,经过反复比对才得出这个结论。绝望的申军良一下瘫在小旅馆的床上。他告诉紫牛新闻记者,当时他只有一个感觉:万箭穿心的痛。躺在那里好几天才缓过劲来……他告诉紫牛新闻记者,寻子十几年来,这种绝望他已经历过很多次。

  寻子得到很多好心人帮助 如今仍在寻子的路上……

  在各地寻子十多年来,申军良虽然遇到过骗子,也被流氓打劫过,但是他更得到过很多好心人帮助。他在紫金县一所学校门口连续发寻人启事,有个人多次给他买饭买水,学校的一些孩子都认识了这个孤独坚韧的中年男子。一些学生跟他说,给我几张寻人启事,我也来帮你发发。

  他告诉紫牛新闻记者,国庆节后再去紫金县,除了继续找儿子,还要根据“梅姨”新的特征,沿着她的轨迹行踪,再进行更仔细的寻找。

  10月10日下午,紫牛新闻记者联系上了广州增城警方。办案民警告诉紫牛新闻记者,新的“梅姨”画像公布后对案件的线索征集肯定会有所帮助,但目前还未征集到有用线索。目前,案件正在积极侦办中,如果有新的进展会向社会发布。

底部
© 版权所有 扬子晚报 合作伙伴:方正爱读爱看网
扬子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