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部
2019年10月11日 星期五
第T06版:初心如金之峥嵘岁月    
   
版面导航

第T01版

第T02版

第T04版

第T05版

第T06版

第T07版

第T08版

第T09版

第T10版

第T11版

第T12版

第T13版

第T14版

第T15版

第T16版
2019年10月11日 星期五
江苏吴江人、九旬经济学家的传奇经历
沈立人:以笔为剑,起40多个笔名
马燕 沈春宁

  沈老近照。赵阳 盛玉婕 摄

  在20世纪的江苏经济学界,沈立人的名字为人所熟知。他曾获孙冶方经济学奖,及10余项国家、省部级奖,被评为“有突出贡献专家”和“优秀知识分子”,2012年入选全国80位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家。但鲜为人知的是,70多年前,他还有另一种人生选择,如果沿着那一条路走下去,或许他会成为一名文学工作者。

  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 马燕 沈春宁

  以笔为剑,写下《悼李公朴》

  近日,扬子晚报记者慕名来到沈老位于南京江宁的家中拜访。那是一个环境优美的小区,当他走出来时,年轻的记者们都“震惊了”。眼前这位精神矍铄的“90”后老人,面带微笑、观之可亲,轻声细语的吴侬乡音给人一种平和舒缓的感受。他的视力非常好,阅读时不需戴老花镜。若不是他听力不太好,简直让人难以相信沈老已年超耄耋。也因此,记者与他的交流加入了笔谈的方式。

  沈立人是苏州吴江人,1927年出生,5岁入小学。上学之余,他由父亲沈龙圣教读《诗经》。沈龙圣曾是晚清秀才,后加入南社。参加辛亥革命后,沈龙圣曾做过大学教师、报社编辑和地方政府的官员。沈立人曾习古文,写旧体诗,但更多的是接受新式教育。1944年上半年,他就读于上海的华东联合大学会计系,下半年转到震旦大学法学院,通法语。1946年进苏州东吴大学经济系。

  扬子晚报记者看到,除了《资本论》等经济书籍,沈老家中还存有数本厚厚的剪报集。《中国人与中国文》、《读经济评论》、《最好的笑》、《声音的渴念》、《周末》、《自己的南瓜》、《雨的黄昏》、《猫的怀念》……一篇篇文章,或针砭时弊,或抒发情感,泛黄的纸张记录着他对写作的热爱。1946年到1948年,他先后在《文汇报》《大公报》《经济周报》等发表杂文、随笔、短论千余篇,几乎每天一篇,仅笔名就有40多个。其中,他迄今记得的有“史班”和“但蒙”。

  为什么用这么多笔名?沈老解释,这样比较容易通过审查。1946年,当李公朴、闻一多遭特务暗杀的消息传来,他悲愤交加,以笔为剑,写下《悼李公朴》,表示“后死者的责任只有继续下去,完遂他的遗志”。

  坐牢70天,不忘读《资本论》

  “回顾一生,在党的教育下开始觉悟,投向革命;在党的呵护下得以成长。收获大于回报,对人民的贡献是有限的。这鞭策着我,至耄耋之年仍不敢过于松懈。”晚年沈立人曾这样自述。

  20世纪40年代,抗战胜利后,苏州城区有一个自发自觉的地下进步团体 “群社”。自发,是说这个团体没有共产党的直接领导,是由一群要求革命的进步青年组织的;自觉,是说他们信仰共产主义,寻找党的领导。

  沈立人回忆,“群社”发起者和参加者是进步青年,举办过“鲁迅逝世十二周年纪念会”,开过座谈会,以团结更多的青年。1948年11月,成员吕某乘火车时,被国民党特务查出两份手稿,其中一份是准备发表的《论组织观念》,于是身份暴露被捕。吕某招供后,沈立人等被捕入狱。他被判7年有期徒刑,关押在南京老虎桥监狱。

  虽然被捕后失去人身自由,但他感觉仿佛获得了精神上的“自由”。周围都是自己人,“顿觉情深如海,并且把个人的得失、忧虑都净化了。”他被捕后,妻子宣镜渊冒充他的姐姐,给他送来了《资本论》——沈立人1945年与同乡、同学宣镜渊在苏州结婚,他们是青梅竹马、亲戚做媒,有着共同的理想。

  1949年元旦,传来了蒋介石下野和李宗仁求和的消息,看守们的态度大变,前倨后恭。后来,沈立人等人被释放,距离被捕正好70天。不久,他们接受太湖游击队的领导,在苏州城里发展地下团,两个月扩大到了140多人。

  年过九旬,仍笔耕不辍

  1949年4月,人民解放军百万雄师过大江。沈立人等进步青年也迎来了新生。他的写作才能卓越,功底深厚。组织上拟分配他到文化部门或报社工作。他说:“旧世界砸烂了,新世界需要人建设,还是让我从事经济工作吧!”此后便与经济结下了不解之缘。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沈立人在苏州税务局、苏南财委和江苏省计委工作。1952年加入中国共产党。20世纪50年代,他业余学习经济理论和经济政策,一些研究经济的文章发表在《经济周报》《新华日报》等重要报刊上。1979年末,他考入中国社科院,后在经济所任副研究员、研究员兼宏观室副主任、硕士生导师。1986年,沈立人调回江苏省,曾任江苏省社科院经济所所长和省社科联副主席。1992年离休后,继续编著经济文章。

  扬子晚报记者看到,在沈老家的书房里,摆满书的书架占了房间的一大半。这些与经济和社会有关的文字,是他一生的心血。尽管现在已年逾九旬,他依然热衷于阅读和思考,笔耕不辍。如今,回顾往昔,展望未来,对于经济工作,沈立人更多的寄语是“要创新”。

底部
© 版权所有 扬子晚报 合作伙伴:方正爱读爱看网
扬子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