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部
2019年10月02日 星期三
第A15版:繁星    
   
版面导航

第A01版

第A02版

第A03版

第A04版

第A06版

第A07版

第A08版

第A10版

第A11版

第A12版

第A13版

第A15版
2019年10月02日 星期三
◇闲情偶寄
滑草垛

  扫描二维码,敬请关注本报专副刊公众微信号“B座西窗”,也可在微信“添加朋友”中“查找公众号”,搜索“B座西窗”或微信号“bzuoxichuang”。

  [靖江]庞余亮

  离我们学校不远的地方有一块打谷场,秋收过后,打谷场上堆满了金色的草垛。从学校看过去,打谷场上似乎被农民们扣满了巨大的金色草帽。

  孩子们和我不一样,他们把这些草垛命名为“山”。一开始我听他们说“上山去”,我完全听不懂,后来才明白这些孩子的想象力,以及平原上的孩子对山的渴望。有一次我看到鲜红的太阳从打谷场上的草垛间升起,我也觉得这太阳真的是从群山中升起来的,洒满阳光的草垛仿佛是一座座金山。

  放学后,我都会看到很多孩子在那儿滑草垛,他们像麻雀一样往草垛上扑,然后手脚并用攀到草垛顶上,再尖叫着下滑。孩子们的小屁股带出了草垛深处的稻草,深处的稻草没有经过风吹日晒和雨淋,每一根还是簇新的。

  孩子们滑着草垛,我也觉得内心有一股快乐之蜜在往下流淌。

  我在课堂里,会经常发现头发上或衣服上粘满稻草的孩子,这些都是滑草垛的孩子啊,攀登的快乐,下滑的快乐。

  还有一个孩子,他上黑板板书时,屁股上居然露出一个大洞——他的裤子滑破了,那湖蓝的内裤正像一只调皮的眼睛,向着哄笑不已的同学们眨着呢。

  有一次,我经过打谷场,看到四下没人,我也学着学生的样儿爬上了草垛顶,站在草垛顶上,我能眺望整个小学。春天时,树阴曾经遮住我的学校,而现在树叶已落,我的学校静默着,多像那架被搁置已久的旧风琴。

  我回到办公室,看到那架旧风琴,兴之所至开始弹奏。虽然走了调,但每一个音符都像快乐的孩子,正在往下滑。他们一个个嬉笑着,头发上全是晶亮的汗珠,欢乐全都簇拥到我心里了。

底部
© 版权所有 扬子晚报 合作伙伴:方正爱读爱看网
扬子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