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部
2019年10月02日 星期三
第A15版:繁星    
   
版面导航

第A01版

第A02版

第A03版

第A04版

第A06版

第A07版

第A08版

第A10版

第A11版

第A12版

第A13版

第A15版
2019年10月02日 星期三
◇两代风景
团 圆

  [安徽]章小兵

  阿莲家突然热闹起来。

  父亲被接了来。已经成家立业的兄弟姐妹,全家都来了,比过年还热闹。阿莲这个家,说是家,有点不确切。阿莲前两年前来县里陪读,闲不住的阿莲,就在临近学校的地方开了一家“阿莲麻辣烫”。儿子考中大学离开后,因为生意很好,阿莲也就把店继续开了下来。父亲得了绝症,阿莲便把父亲接来与自己一起住。母亲走得早,父亲在乡下家中孤寂,生病了也没有人照料,更重要的是,住在县城,总比乡下就医方便。

  父亲在这个世界上的日子已经不多,父亲在哪里,哪里就形成一个凝聚力很强的场。成年后,孩子们就像放出去觅食的鸟儿,飞着,飞着,就离开老巢很远了。儿女都争着想把父亲送到外面的大医院去医治,但父亲本来就是医生,知道自己的日子不多了,就想过一过与儿女相守的日子,儿女便尽量众星捧月般地守在父亲身边。家中的女儿们围着父亲的饮食转,儿子女婿们即使再忙,也装着从容,仿佛有大把大把的时间,能够陪父亲说话闲聊。过去,父亲说起自己的生活经验,他们不见得百分之百地都听,有时,还争论几句。此时,父亲不管说什么,他们不是点头称好,就是殷切附和。父亲那张因为痛苦而消瘦的脸,难得地泛起些许的笑意。

  父亲在痛苦与欢乐的夹缝中,挣扎着。有一天,他大口吐血,儿女们焦急地将他送到医院,一通检查之后,父亲以最后的气力摇头,重重地吐出两个字:回家!

  歇业一个多月的“阿莲麻辣烫”,重新开张了。只是老顾客们发现,以前喜欢说说笑笑的阿莲,现在时常变得缄默。她常常望着门口父亲留下的那盆吊兰发呆。秋天到了,吊兰又抽出了新枝,新的气根在生长。父亲说过:等我走后,记得还要与兄弟姐妹时常团聚啊,这样,我就放心了。

底部
© 版权所有 扬子晚报 合作伙伴:方正爱读爱看网
扬子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