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部
2019年09月16日 星期一
第B04版:诗风    
   
版面导航

第B01版

第B02版

第B04版
2019年09月16日 星期一
《捕星录》中的北大

  ■秦立彦

  吴重生拿“捕星录”三字作为自己新诗集的题目,令人眼前一亮。这题目简短新奇,令人想起“手可摘星辰”,然而那仍是“摘星”,“捕星”的意象确实在这里第一次见到。摘星,星星是静止的,人的手是要够上星星的位置,即可摘之;而捕星,星星是活动的,可以理解为星星是有生命的,星星在“逃”,而人在追着“捕”。一下子,人和星星互动起来。

  《捕星录》的著作者吴重生是勤奋的。值得注意的是,从这本诗集中呈现出的作者形象,与大众心目中的诗人形象不甚相同。这位诗人有诗意的敏感,“我不再为村庄担心,为水底的生物发愁”,但他并不多愁善感。他是积极向上的,不以诗的手段发泄困惑,从而使诗作呈现出一种明亮、健康、稳定的特征。诗人很外向,行动能力强。由于工作轨迹的变动,诗人常在南北之间奔走,常写到高铁、飞机、运河这些古代现代的交通工具与路线,也偶尔会用流浪、流放等词语,但那并不是存在意义上的流放或流亡,没有尖锐的痛苦。

  诗集之中有一些处理比较大的题目的篇章,作者常能将“大”写得具体生动,而避免了空洞。比如《大运河是条太阳河》。作者多次写到运河,这源于他对运河的熟悉,运河是作者生活轨迹的见证,同时运河又是宏大的、属于国家层面的,负载着历史。

  写北大的组诗《北京大学的门》也是“大题目”中的一例,作于2019年6月9日。北大出产的诗人甚多,对北大诗人来说,最重要的地标是未名湖。或许是“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的缘故,北大诗人笔下较少涉及北大的整体面貌和历史地位。《捕星录》中这组诗对北大的书写,提供了较为特殊的视角,并在北大的官方微信公众号上发表。作者与北大有着深刻的渊源,最大原因是作者的女儿在北大就读,作者曾作为2017级的北大新生家长代表亮相在北大开学典礼的大屏幕上。

  这组诗分为四篇,分别写北大的西门、西南门、东南门、南门。作者从门的角度写北大,立意巧妙。北大因为校园广大,门颇多,门与门之间相距甚远,外来者常晕头转向,“不得其门而入”,也给指路者造成困难。长期的校园生活中,因为不同的位置和历史,各个门形成了自己的特点。门是内外联通,内外守望之处。从这些门里一次性进出的游客,对门没有感觉,只忙于在门前照相,以期留下自己与北大的合影。师生们对这些门无比熟悉,天天从那里经过,但因为司空见惯之故,在门口也多是匆匆而行,来不及驻足观察。组诗中的北大四门形成不同的声音,有的厚重,有的轻松,有交响之感,共同写出了北大的庄严与青春。组诗写门,但作者“醉翁之意不在酒”,目的是从这四个方便之门进入,写北大的种种面向。

  “北京大学的门”这题目很少人写,也很难写。作者不是将思路局限于对门的建筑本身的描绘(北大有的门样貌很普通,甚至谈不上“建筑”特点),而是着力于门前、门旁的人的活动,把这些门与历史、与人联系在了一起,使它们具有历史维度,成为空间与时间相交汇的门口。它们既代表着一瞬间,也是长时段。如诗集中写大运河的诗一样,作者也将“我”写入大历史之中,作为历史的同行者和见证人。

  秦立彦,北京大学中文系副教授。

  吴重生,诗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浙报集团北京分社社长。

底部
© 版权所有 扬子晚报 合作伙伴:方正爱读爱看网
扬子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