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部
2019年09月11日 星期三
第A16版:扬子旅游    
   
版面导航

第A01版

第A02版

第A03版

第A04版

第A05版

第A06版

第A07版

第A08版

第A09版

第A10版

第A11版

第A12版

第A13版

第A14版

第A15版

第A16版

第A17版

第A18版

第A19版
2019年09月11日 星期三
从宝带桥到宝带桥

  在我的人生经历中,有一段时间,常常沿着运河走,准确地说,那是非常有名的京杭古运河。

  我们乡下的家离茅盾的故乡乌镇不远。农闲时,我们沿着大运河一直走,路上需要一个多小时,却从来没觉得路途遥远,因为这一路上,有运河陪伴着,河上的船,河上的桥,河上和河边的一切,都是我新鲜而又有趣的生活经验。就这样,我就在大运河边,走呀走呀,走着我的少年的时代。

  后来,初中毕业考上了设在另一个镇上的高中,每学期几次来来回回,都坐运河航船,运河的水又将我送向知识的远方。再后来我高中毕业,又独自到另一个地方插队。说来也巧,这又是一处运河沿岸,每天每天,站在运河边,看着永远流不断的运河水,当时想些什么,早已经忘了,也许我曾经像运河一般的激动奔放,或者,我又像运河一样的平静淡泊。

  我的乡村班车,我的那一段乡村公路,也是沿河而筑,透过车窗看着大运河的流水,时而急湍,时而舒缓,我看到一掠而过运河桥——宝带桥,我数着运河上的船只,我一点也没有为自己的前途着急,运河博大的胸怀,运河从容不迫的气度,抚平了我内心的焦躁。

  运河上的那座特殊的桥,宝带桥,就是从那时候开始,走进了我的内心。只不过,那时候的我,并不了解宝带桥的前世今生,只是在每次经过的时候,认真地快速地数着桥洞,可笑的是,几乎每一次数出来的桥洞数都不一样,有时候是五十二,有时候是五十四,也有的时候是五十三。以至于以后有好长一段时间,我都不敢确定宝带桥到底有多少个桥洞。

  我们知道几乎所有的运河桥,都是横跨运河的,唯独宝带桥例外,它是与运河平行的。到了很多年以后,我才知道,宝带桥之所以例外,是因为这个河段地貌的特殊,在水网密布的江南水乡,河湖港汊,纵横交错,在运河和澹台湖交界处,有一条玳玳河,恰好横卧在运河之中,隔断了纤夫们沿着运河前行的路,漕运受到影响。

  于是,就有了与运河平行的宝带桥,让纤夫继续前行。本是一条平常的纤夫通道,却建造得如此精巧绚丽,如此惊艳,苏州人的工匠精神,苏州人的追求完美的习性,在这里得到了充分的展示和体现,一如苏州无数无数的遗产,一如苏州的永远割不断的文脉。宝带桥风姿蜿蜒,真如一条飘逸的宝带,凌空悬架在运河之畔,给运河添彩增色。

  再过一些年,运河也渐渐地老了,河道窄了,河床高了,河岸也不那么坚固了,河里的船只船队经常堵塞,河上的桥梁也经常会被碰撞。无论运河是不是沉闷了,无论宝带桥是不是老了,我毕竟已经远离了它,它从我的生活中淡出了。可是,谁知道呢。

  在四十多年后一个秋日的下午,阳光很好,微风轻拂,我从家里出来,驱车几分钟以后,就看到了通往宝带桥的路标。

  携带着往事的我,又到宝带桥来了。几十年后的再见,宝带桥竟然一点也没见老去,它仍然是古朴的,也仍然是充满活力的,只是不再有纤夫经过,也不再是行人的必经之路。纤夫的日子早已经过去,作为交通要道的宝带桥,以及建在桥头供行人和纤夫休息避雨的石亭,都成了观赏的景点,起始的功能虽然不在,甚至我们知道,作为物质,终有一天,它们会消亡,但是,从人民群众生产生活出发的历史功绩和造桥工艺的精湛内涵,那些却是永存的。

  站在宝带桥上,我的目光沿着运河一直投向远处、更远处,在那里,苏州环古城河正以它的古朴而又新鲜的面貌,散发出灿烂的惊艳的光彩和气韵。

  且让我的思绪。暂时地离开宝带桥,飞扬到那边去停留一会吧。

  是否可以这么说,在过去的漫长岁月里,日常和平凡遮挡了我们的双眼,或者说,曾经贫乏的物质和精神生活羁绊了我们的脚步,让我们在很长的时间内,淡忘了我们身边的许多瑰宝,忽视了我们脚下的这片沃土,也忽视了运河沿岸的许许多多历史文化遗产。终于,在新的时代里,我们和它们重新相遇。开启了全新的相融模式。

  环古城河健身步道,不仅让沿河而居的市民开门就能看到这条绿色的项链,还有许多并不是沿河而居的市民,每天都会来这里行走,亲近运河,了解运河,观赏风景,锻炼身体,舒适心情,沿途处处有文化底蕴的景点和历史遗迹,更有助于提高市民的文化品位、知识积累和素养境界。

  是的,在今天,我们重新开始保护运河也好,利用运河也好,建设运河沿岸文化带也好,就应该是这样的,这是最接地气的,是与民同建与民共享的。就像在我的童年和少年时期的运河,和我们的生活,是真正的零距离,正因为如此,运河才是鲜活的,亲切的,才能够最大程度地发挥它的作用,哺育运河儿女。

  我将思绪收回来了。“宝带桥头水满矶,小舟双桨暮渔归”。我的宝带桥还等着我呢。

  从宝带桥到宝带桥,时间差不多已经走过了半个世纪。如果我想回家了,家很近,与宝带桥有2公里的距离,出门步行不出半小时,就可以看到宝带桥,开车的话,十分钟足矣。

  这是缘分吗?

  从小,运河就陪伴着我,一直到我老了,她还在呵护着我,滋养着我。

  所以,无论运河离我很远还是很近,无论我是经常见到它,还是难得见到它,它早已经留在了我的心底深处,永远不会离去。

  范小青  江苏省作家协会主席,全国政协委员。1980年发表小说处女作。共出版长篇小说二十部,代表作有长篇小说《女同志》、《赤脚医生万泉和》、《香火》、《我的名字叫王村》等。发表中短篇小说四百余篇,以及散文随笔等。短篇小说《城乡简史》获第四届鲁迅文学奖,长篇小说《城市表情》获第十届全国五个一工程奖,获得第三届中国小说学会短篇小说成就奖、第二届林斤澜杰出短篇小说奖、《小说选刊》、《小说月报》、《人民文学》、《中国作家》、《北京文学》、《中篇小说选刊》、《中华文学选刊》等多种奖项。有多种作品翻译到国外。

底部
© 版权所有 扬子晚报 合作伙伴:方正爱读爱看网
扬子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