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部
2019年09月10日 星期二
第A06版:紫鲸大讲坛    
   
版面导航

第A01版

第A02版

第A03版

第A04版

第A05版

第A06版

第A07版

第A08版

第A09版

第A10版

第A11版

第A12版

第A13版

第A14版

第A15版

第A16版

第A17版

第A18版
2019年09月10日 星期二
800年前的宋代沉船 里面竟然有一筐咸鸭蛋

  从“南海一号”打捞发掘出的文物。

  主讲嘉宾

  孙键 国家文物局水下文化遗产保护中心技术总监、“南海一号”保护发掘项目领队

  打捞出一筐腌制的植物,也就是果核。

  2019年8月6日,国家文物局发布了我国南宋初期古沉船“南海一号”的最新考古发掘成果:至今为止“南海一号”共出水18万余件文物精品,被誉为“中国水下考古的里程碑”。9月8日,CCTV1《开讲啦》邀请到“南海一号”保护发掘项目领队——孙键,他为大家讲述了“南海一号”从发现、打捞到发掘的传奇经历,揭秘这艘古沉船背后的故事。

  “南海一号”打捞一波三折

  这条船不是我们中国人发现的,是英国人发现的。上个世纪60年代,出现了一批水下寻宝的人。一个叫罗伊·马丁的英国人,他去检索东印度公司的档案,找到了一条叫莱茵堡号的沉船,沉没在我国台山阳江这个海域。

  1987年,马丁来到中国,跟广州打捞局提出要找到这条沉船。当时他从海底“抓”了很多文物,其中包含了德化窑的这种白釉漆物,最有名的是那条“金腰带”。但后来发现这条船不是他要找的莱茵堡号。从某种角度上来说,既是不幸,也是一种幸运——我们知道有这么一艘沉船了。

  随后,我们国家就开始重视这件事了。但是当时确实是没有经验,所以并没有把“南海一号”完整地找出来。这个工作就暂停了,真正重启工作是到2001年。

  在海里面想找一条船非常难,它没有参照物,没有个“门牌号码”。我们大概在2001年的4月份开始做打捞工作,近一个月的时间在海上,每天下水去找,最后还是没有发现。当时很多人都已经丧失信心了。直到有一次,我们已经结束工作回航了,结果船起锚时,发现锚上挂了渔网,网上挂了很多瓷片——这实际上就是提醒我们,要找的沉船遗址离我们在调查的地方非常近。这让大家重燃信心。最终,在2001年的5月,我们才找到这条沉船。

  装进特殊的“集装箱”里整体打捞

  在这之后,问题又来了,我们怎么去挖这条船?船在水下24到28米。正常的海水,每10米增加一个大气压力。如果我们用空气潜水,停留时间大概是25到35分钟之间;如果我们用34%的氧气去潜水,大概停留时间是40分钟左右,就是说,能在水下工作的时间是极有限的。

  另一方面,我们已经知道这是一条满载货物的沉船了。木材能不能够承受这个重量?货物之间码放的关系是怎么样的?都是需要研究的问题。经过反复的争论,最终还是采取了“整体打捞”的方式。

  我们做了一个巨大的沉箱,其中最大的两个难点:一个是精确定位,怎么把这么大的一个沉箱精确地放到30米的水下去,而不把原来的沉船破坏掉?再有一个,这个沉箱肯定是没有封口的,我们怎么把它封起来?要不然就漏了。

  广州打捞局当时做了非常详细和认真的方案,这个沉箱的中间在1/3处其实是有一排孔的,下到海底,在摸黑的情况下,穿了30多根钢梁把底封起来,整个把它拿上来。所以里面的东西不光是沉船内的文物,包括沉船周边散落的像锚石啊,都被一起打包上来了。另外,当时我国正好造了一条“华天龙”,在海上可以把4000吨的东西直接提起来,这个起重机的起重量在当时是最大的。

  18万件文物展现了宋朝的“壕”

  到现在为止,我们已经从这条船内清出货物174000件,如果加上早期发现的,是182000件,这个数字是什么概念呢?

  在我们所做过的其他沉船里面,像绥中的沉船,大概是600多件,韩国的新安沉船是20000件,华光礁沉船是12000多件,碗礁一号沉船是15000件,加起来都没有这条船的装货量多!这条船上最大宗的货物应该是什么呢?是瓷器和铁器。当然肯定还有丝织品,但是丝织品保存不下来了,在海里经过800年的浸泡,已经跟泥混合在一起了。这说明在各个方面,宋代的文明已经达到一个很高的高度。除此之外,这条船上还出了很多货币类的文物,比如说金叶子、银锭,还有铜钱。金叶子最主要的是作为大宗贸易的储备金来使用。银锭出了7000两,就是接近200枚的银锭,这种贵金属交易在海外贸易当中的出现,展示了宋代是一个非常高度发达的商品社会。

  还有一类就是船上的生活用品。毕竟上百人,要在一个狭小的空间内度过几十天,我们甚至可以把它理解成一个小型社会。现在我们看这些食物,一定是经过提前准备好的。所以当时在文献上也提到“中积一年粮,豢豕酿酒(其中)”,就是每次出航的时候,恨不得带上一年的粮食在船上,甚至在船上养猪、酿酒。

  还有一点,就是个人携带的物品,出了差不多有近200件的金器,其中最大的一组是在一个盒里面。当时这个盒子被发现的时候,我们开玩笑说,这是不是《杜十娘怒沉百宝箱》的那个盒子。在那里面发现了有70多件金器,3条项链,20个耳环、戒指等等。有些很显然有异域风格,不一定是我们中国人传统的货物,也有可能是搭载这条船的客人自己所使用的。

  这条船的出现为我们提供了海上丝绸之路的一个实证的材料,通过这个我们可以看到什么呢?是不同文明之间的交流的重要性。

  精彩互动1

  在这艘800年前的大号沉船中,发现了哪些不可思议的货品呢?

  这筐看起来很像蛋类的东西是啥?孙键说,这是咸鸭蛋——800年前的咸鸭蛋,除了咸鸭蛋还有筐腌制的植物,也就是果核。另外,孙键还向大家揭秘当时“南海一号”上的船员吃得最多种类的肉是羊肉。这是因为一是他们在“南海一号”上发现得最多的动物残骸是羊,二是本身在宋代就是以食羊为尚。在当时的条件下,正常的食物在海上高温环境中存放45到60天根本不可能,所以高糖、高盐腌制以及带着活物上船,是解决海上生活舒适度的重要途径。

  精彩互动2

  水下考古是探险还是寻宝?

  本期节目一开场,主持人撒贝宁提出了这个问题:到底什么是水下考古?孙键表示:“水下考古既不是寻宝,也不是探险,更不是猎奇,从本质上来说它是陆地考古向水域的延伸,只不过介质不一样。”孙键从事水下考古近三十年,最长时,他一年中有三分之二的时间都在海上,至今下水上百次,工作内容不仅面向海洋,也包括内陆的水下遗址。但是孙键表示,真正的水下考古并没有大家看到的这么浪漫,正常海域的能见度都很差,很多时候伸手不见五指,基本上像盲人摸象一样摸过去。也正是因为这样差的能见度,才让许多的水下遗址得到保存而不被盗捞。

  选自CCTV1开讲啦公众号

底部
© 版权所有 扬子晚报 合作伙伴:方正爱读爱看网
扬子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