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部
2019年09月10日 星期二
第A03版:紫牛新闻    
   
版面导航

第A01版

第A02版

第A03版

第A04版

第A05版

第A06版

第A07版

第A08版

第A09版

第A10版

第A11版

第A12版

第A13版

第A14版

第A15版

第A16版

第A17版

第A18版
2019年09月10日 星期二
他是中国手语律师第一人 专门帮聋哑人打官司
陈勇 周碧莹

  唐帅律师曾获得十大公益法律服务奖。

  唐帅律师

  生活中,当一位普通聋哑人遇到法律问题需要寻求帮助时,往往会很为难,因为绝大多数懂法律的人无法看懂他们的手语。

  幸运的是,有一位来自重庆的手语律师,他用自己所擅长的手语和法律知识,为很多奔波在维权路上的聋哑人提供帮助。他叫唐帅,很多聋哑人不知道怎么称呼他,有叫他“唐法律”的,还有叫他“唐律法”的,甚至让人哭笑不得的是称他为“唐法师”,而媒体称他为“中国第一手语律师”。

  紫牛新闻记者 陈勇 

  紫牛新闻见习记者 周碧莹 受访者供图

  他 是不少聋哑人心目中的“大律师”

  今年3月,一位神情疲惫的中年妇女来到唐帅位于重庆的办公室,“唐律师,救救我的儿子吧,他还小,被判得太重了。”女子眼里流露出急切与无助。

  这个女子从湖北省荆门而来,她的儿子是名聋哑人,因涉嫌盗窃一审被法院判处有期徒刑4年半。唐帅接下这个案子,从重庆赶到荆门,通过手语与她儿子交流后,他发现在案值认定中有一条价值2万多元的黄金项链被认定了进来,而被告从没承认过此事,同案另两名聋哑人被告也否认了这点。

  本案中,检方起诉的盗窃金额为6万多元,涉及黄金项链的2万多元金额在量刑上会产生重要的影响。庭审时,被告一直竭力向其手语翻译说明此事,但因手语的差异,对方并没正确翻译出这个重要信息。

  好在,上诉后在唐帅的辩护下,二审法院剔除了这个据此量刑的事实,最终将被告的刑期从4年半改判为2年半。案件的结果让当事人感到满意。

  这名女子为何会千里迢迢赶到重庆求助于唐帅呢?紫牛新闻记者了解到,其实唐帅律师早已名声在外,他懂手语,也愿意为聋哑人提供帮助。很多聋哑人遇到难以解决的问题时,首先想到的都是唐帅,他也被媒体称为“中国第一手语律师”。

  他 懂法律懂手语致力帮助聋哑人

  紫牛新闻记者联系上了唐帅。唐帅告诉紫牛新闻记者,我国的手语大致分两种,两者区别很大:一种是残联推广的普通话手语;另一种是自然手语,也就是聋哑人在生活中约定俗成的语言。在现实中,公安部门聘请的手语翻译大多是正规聋哑学校的老师,他们精通的是普通话手语,但不少聋哑人因教育条件等多种原因,往往使用的是自然手语。

  唐帅进一步解释,自然手语在各地也各不相同,同一个意思在各地可能会有不同的手语手势,这也就是俗称的方言手语。“从适用范围讲,普通话手语的适用范围比较狭窄,比如说新闻翻译、学校教学、大会翻译等,但平常聋哑人90%以上使用的都是自然手语,而且以各地方言手语居多。”唐帅说,这就很容易出现“鸡同鸭讲”的情况。

  据了解,我国有几千万聋哑人。因沟通不畅,很多聋哑人遇到法律问题时,往往遭遇困境,“懂手语的不懂法律,懂法律的不懂手语”。唐帅每当遇到这些需要帮助的聋哑人时,总是竭尽全力去帮助他们。他目前最主要的精力就用在帮助聋哑人上。他说,这是他的使命。

  他 是出生在聋哑人家庭的健全人

  1985年,唐帅出生在一个聋哑人家庭,父母都是聋哑人。一个正常孩子的出生让父母感到莫大的惊喜,饱尝无声世界痛苦的父母为让他尽快学会说话,早早地将唐帅送去和外婆一起生活。

  4岁那年的一次遭遇还是让唐帅学起了手语。原来,当年唐帅的父亲突发阑尾炎被送去医院,但因沟通不畅,医生无法了解他的病情,疼得他在床上直打滚。唐帅就向父母所在的福利工厂的聋哑人学起了手语。后来经过刻苦学习,唐帅基本掌握了全国各地的手语表达。

  “2006年我遇到一个‘贵人’,是公安局的一位领导,他让我试一试参与到聋哑人刑事案件的翻译工作中去,这一干就是7年。”唐帅回忆,当时公安局在处理一个13人的聋哑人犯罪团伙,从聋哑学校请的手语翻译和他们交流了一天也没什么进展。这位领导听说唐帅懂手语,便让唐帅去试试,结果很快解决了难题。

  他发现,现在精通手语的健全人已是凤毛麟角;要从这些人里选出有志于法律工作、为聋哑人服务的人,更是难上加难。面对这一状况,唐帅下定决心,要通过自己的力量来改变。为此,他通过自学考上了西南政法大学,又在2012年通过了司法考试,成为一名律师。

  他 办起“四不像”律师事务所

  当上律师后,唐帅愈发忙碌起来。这些年,他已处理过一千多件涉及聋哑人的案件。由于致力于帮助聋哑人,唐帅的律师事务所也常常被人戏称为“四不像”律师事务所。他的律所除了承接一般性的法律诉讼业务外,还要为公安机关承担一些法律工作。全国的聋哑人和日本、美国、马来西亚等国的聋哑人华侨遇到刑事案件时,也经常会到他的律师事务所来报案、寻求帮助。事务所负责为他们做好笔录、记好经过,并梳理证据,最后移交给有管辖权的公安机关进行立案。

  “经常有夫妻关系紧张的聋哑人,到我们律师事务所来闹离婚。”唐帅告诉紫牛新闻记者,“但是我们本着一个原则,尽量调解婚姻,避免离婚,即使这样没有收入。”唐帅说:“我了解聋哑人,聋哑人在有限的条件下,能找到一个自己爱的人,本身就不容易。”

  谈现在

  忙啊,都34岁了还单身 每天只睡4个多小时

  采访中,紫牛新闻记者得知唐帅每天忙得团团转,每天的睡眠时间只有4个多小时。一睁开眼睛,就得看微信上的小红点,“那都是聋哑人向我咨询的法律问题。”

  唐帅今年34岁,还是单身。“那么多人找我,我根本停不下来,连见父母、外公外婆的时间都没有,更不要说去谈恋爱了。”唐帅表示,只有等40岁后才能考虑成家的事了。

  既然这么忙,每年接那么多聋哑人案件,律所收入如何呢?唐帅告诉记者:“聋哑人的案件,我们是接得越多亏得越多,比如说正常收费在3万—5万元的案件,如果是聋哑人客户只有3000元的话,我们也接,有时候连路费都不一定够。”唐帅说,律所的运营需要通过其他正常业务才能平衡,“好在所里的律师都能理解,他们并不在乎收入高低,觉得我们做的事有意义就值得。”

  一个人服务这么多聋哑人必然力不从心,唐帅也在着手培训其他聋哑人律师,但这个过程也并不顺利。“一开始,我曾试图教事务所的律师们手语,但发现成效不佳。后来才意识到,聋哑人才最懂聋哑人,何必舍近求远呢?”于是,他在全国各地的高校中找到5位聋哑人,试图将他们培养成律师。

  唐帅告诉记者,每天学习10小时,经过一年的魔鬼训练后,其中一位学员在去年的法考中成绩突出,离合格线也只差十几分了。

  谈未来

  筹建手语翻译协会 努力向更多聋哑人普法

  为让更多的聋哑人能够得到法律上的支援,唐帅一直不遗余力。

  很多聋哑人法律知识匮乏,他们第一次见到唐帅时,对法律根本没有概念,给他取的名字也五花八门:“唐法律”、“唐律法”,最令他哭笑不得的名字是“唐法师”。

  唐帅觉得向聋哑人进行普法教育很有必要,于是进行了多种形式的尝试。比如制作短视频、开发app等,通过耳熟能详的方式向聋哑人群体普及法律知识、提供法律咨询。

  鉴于单向地发布内容、让民众被动学习比较有局限性,唐帅还想了一个办法,“我花钱在公众号上设计了法律知识问答,只要参与就有红包,一个月要发出好几千块钱呢。”

  现在,唐帅正在忙于手语翻译协会成立的事情。唐帅说,一旦这个协会成立,就能在很大程度上为聋哑人解决沟通障碍问题,还能承担第三方鉴定职能,在聋哑人案件中确保手语翻译的有效性。此外,它还能为社会输出相关人才,以及推进手语确立统一翻译标准的进程。

  唐帅的事迹在网上传开后,一夜间他也成了“网红”, “2018年度感动重庆十大人物”、“CCTV2018年度十大法制人物”等荣誉也随之而来。对于未来,唐帅还有很多设想,虽然这条路任重而道远,但他表示:“虽然个人的力量很微薄,但我做了,就心安理得,不后悔。”

底部
© 版权所有 扬子晚报 合作伙伴:方正爱读爱看网
扬子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