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部
2019年08月15日 星期四
第A03版:紫牛新闻    
   
版面导航

第A01版

第A02版

第A03版

第A04版

第A05版

第A06版

第A07版

第A08版

第A09版

第A10版

第A11版

第A12版

第A13版

第A14版

第A15版

第A16版

第A17版

第A18版

第A19版
2019年08月15日 星期四
爱尔兰婚礼上“狂涮”老公 这个逗乐全场的新娘来自扬州
宋世锋

  王天晓在自己婚礼上拿老公开涮。 本版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王天晓和丈夫。

  “爱尔兰人爱喝,喝醉了都很疯” “这帮爱尔兰人喝醉了你再跑就来不及了” ...Before all the Irish got drunk.

  “犹太人鼻子都特别大,我老公鼻子很大” 

  “一个爱尔兰小伙长了个犹太人的鼻子”

  ...He is an Irishman with a Jewish nose.

  也许是你们以为

  你们会英语吧,

  我也不知道了

  ...or you think 

  you do.

  I don't know.

  身处异域,一袭婚纱,妙语连珠,来自中国扬州的新娘在自己的爱尔兰婚礼上来了段“单口相声”,“黑”了老公和他的爱尔兰亲友,搞得宾客们捧腹大笑。这位热情开朗的中国新娘让人好奇。她是怎么与爱尔兰小伙相识相恋的呢?有一个爱尔兰老公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两个不同文化背景的家庭又是如何融洽相处的呢?

  当事新娘王天晓告诉紫牛新闻记者,她在婚礼上的讲话是个小插曲,是为了让婚礼气氛更轻松愉快。“和老公的相处让我更深刻地了解到爱尔兰文化的幽默、温和,对物质的淡然,和对快乐生活的追求。”

  爱尔兰特约记者 吴莹 紫牛新闻记者 宋世锋 

  婚礼乐翻天

  新娘“狂涮”老公一家人,

  精彩堪比单口相声

  这位中国新娘叫王天晓,7月26日和来自爱尔兰的老公大龙举行婚礼。她在婚礼上发表了一段脱口秀般的幽默讲话,被亲人录了下来,她干脆给视频加上了中英文字幕发到网上。

  天晓在婚礼讲话中吐槽爱尔兰英语太难懂,她说:“我没来爱尔兰以前以为自己会英语,结果听到爱尔兰人的口音后,不知道是哪国英语。”

  她“无情地”拿老公开涮,引得宾客们哄堂大笑。天晓的讲话段子频出,也不乏温情,说自从认识老公一家人,他们就待自己如家人。

  这段讲话就是一场单口相声,近日发到新浪微博上之后,转发量3万多,点赞数达到12万,很多网友都称赞天晓情商高,祝她新婚幸福,甚至有人问她是不是小时候在国外长大或者长期在国外生活。

  对此,王天晓有点意外,同时也很开心。她说:“完全没有想到。我知道关注我的人都是因为喜欢单口喜剧,我当初想可能就一两百的转发量吧。不过我很开心有这么多的转发量,说明大家都很有幽默感呀。”

  婚礼前一晚写出讲稿,老公偷看了一半

  近日,紫牛新闻记者联系到了王天晓,谈起为什么要在婚礼上表演这段“单口相声”,她表示:“因为之前的婚礼准备非常忙,所以想着婚礼的时候能够轻松快乐。”

  西方婚礼上一般有致辞环节,天晓和大龙在筹备婚礼期间提到这个问题。在爱尔兰,婚礼上一般是双方父亲讲话,伴郎讲话,伴娘也许会讲一下,通常讲话很冗长,一讲十几分钟,宾客坐着也不耐烦。他们两人不想这样做,就提出谁想上去讲都行。

  天晓说自己想“讲两句”,大龙说“好的”。她告诉紫牛新闻记者,其实在西方的婚礼上,新娘讲话是很少见的,但大龙一家都没意见。“我想想也不能是很冗长的客套话,想要搞得好玩儿一点,搞笑一点。而且大龙也猜到我会拿他们开涮,因为平时我们两个就涮来涮去”。

  讲话稿是在婚礼前一天晚上睡觉前两个小时写的,之前她在脑子里大体构思了一下。

  天晓说:“因为我们两人在一起五年了,非常了解彼此。所以他知道我上去演讲肯定会拿他开涮,拿他家人开涮,拿爱尔兰开涮也有可能。其实婚礼前一天晚上,他还偷偷看我的稿子,虽然看了一半就被我抓住了。我最喜欢爱尔兰人的一点就是,他们特别幽默,最喜欢自黑、吐槽,还特别喜欢听别人吐槽他,所以他们不会觉得你在冒犯他。婚礼后很多爱尔兰宾客跑过来跟我说:‘你能这样吐槽我们,你现在也算半个爱尔兰人了。’”

  视频是一位朋友拿天晓的相机从侧面录了一些,坐在主桌的天晓妈妈也用手机录了一些正面。其实事先也没让他们录,所以整个视频并非演讲的全部。

  听新娘说——

  异国恋:嫁给爱尔兰老公“幽默感提升了”

  王天晓和老公大龙相识在2014年的上海。因为闲暇时候的接触,两人觉得彼此志趣相投。“我们一拍即合,像认识了十几年的老朋友的感觉。”

  大龙虽然是爱尔兰人,但已经在中国待了6年,他很能接受中国文化,爱吃中国菜。在大龙看来,中国生活节奏和各方面发展都异常快速,中国人虽然不像西方人一样很爱表达自己的感情,但是内心都很热情善良,乐于助人。

  “大龙是个特别简单快乐的人,很少有负面情绪。我就不一样,脑子里想东西很多,而且我是广告剪辑师和导演,有时候一天要工作十几个小时,压力很大,多多少少会有负面情绪。我们俩如果出现负面情绪,几乎不吵架,即使红了脸也不会超过二十分钟,不会乱发脾气,顶多是坐下来好好地讲道理,指出你做的哪一点让我哪里不舒服了。”天晓一脸幸福地说:“和他在一起,我的幽默感提升了。这段感情让我特别幸福,特别快乐。”

  自己和家人:长在扬州,有个贫嘴老爸

  “我是东北出生,在扬州长大,到南京读的大学,之后天南地北到处跑,目前主要在上海工作。”天晓说,自己其实是个扬州姑娘,一直怀念着扬州的三丁包和蒸饺,觉得在别的地方都吃不到那个味道。“我表面是个粗线条的豪放姑娘,内心却有细腻的一面,平时尤其喜欢古典文学诗歌,这一面是扬州带给我的。”

  天晓的开朗乐观,是受父亲的影响。她说:“我爸是个很搞笑的东北人,很喜欢开玩笑,属于那种在外面吃个饭都能跟服务员贫两句的。”

  她说自己私下也非常喜欢开玩笑,跟朋友开起玩笑甚至没有边。她说很多朋友说自己不笑的时候特别“冷”,但是熟了之后就觉得自己是一个“开心果”。“在婚礼上的那段致辞,我觉得已经很收敛了。”

  老公和家人:乐呵一家子,平等如好友

  大龙一家的亲密关系让天晓很是喜欢。“我刚见到他们的时候,一直特别羡慕他们一家人的相处方式,每年我在他家住一两个月,能看到他们互相尊敬的同时还能互相吐槽开玩笑,关系是真的很平等,像是最好的朋友。他们家里总是很乐呵,兄妹四人都直呼爸妈的名字。但是你可以看到家庭成员互相之间的尊重和爱,互相非常照顾,日常互相说谢谢和对不起。我也是一见面就和他们打成一片,一直觉得自己真的是一个家庭成员。”

  天晓说,大龙一家人三观也正,不会乱发脾气。“大龙说他这辈子就看到过一次他爸妈发脾气,就是他十岁左右的时候,他爸爸当时工作压力大,不知为了什么事,声音抬高了回了他妈妈一句。为了这个事,第二天他爸单独和他坐下来,向他说对不起,并且保证这种事以后再也不会发生了。”

  “我们很多人不善于表达这种后悔的情绪,可能最大的道歉就是‘过来吃饭吧’,所以我觉得我从我老公家人那里学到了很多情绪管理方面的东西,还有表达方式。”天晓说。

  爱尔兰文化:轻物质重情义,生活很快乐

  王天晓说,单口喜剧和脱口秀的翻译其实是很有难度的,因为里面会涉及很多文化方面的东西,双关语句多,王天晓并不是英语专业出身,但现在做这些翻译很拿手,因为她平常工作和生活基本都是和外国人交流,每天说英语比说中文多,再加上常年看英美剧、单口喜剧和脱口秀,对欧美的生活文化比较了解,能抓住里面的精髓。

  嫁给一位爱尔兰老公后,天晓对爱尔兰文化更为熟悉:“爱尔兰人的代际隔阂没有那么大,所以就少了很多家庭矛盾。他们感到快乐就唱歌跳舞,无论在哪里。他们也不在乎物质上的东西,金钱、豪车、名牌物品这些东西,他们都不在意。他们最在意的就是和家人、亲朋好友团聚,每天出去喝一喝、笑一笑、乐一乐就很好,他们还热爱户外运动。我觉得这种生活特别快乐。如果我们可以和爱尔兰人这种对人生快乐的追求稍微中和一下,也许我们会过得更开心一些。”

底部
© 版权所有 扬子晚报 合作伙伴:方正爱读爱看网
扬子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