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部
2019年08月04日 星期日
第A03版:红色丰碑    
   
版面导航

第A01版

第A02版

第A03版

第A04版

第A05版

第A06版

第A07版

第A08版
2019年08月04日 星期日
微山湖畔铁骨铮铮,江苏大地再建功勋——
“铁道游击队”打响南京解放“第一枪”
张可

  “西边的太阳就要落山了,微山湖上静悄悄。弹起我心爱的土琵琶,唱起那动人的歌谣……”1956年电影《铁道游击队》和这首充满了革命浪漫主义的主题曲,让所有中国人都知道了微山湖畔、津浦线上有一支英雄的铁道游击队。

  但鲜为人知的是,抗战胜利后,正是江苏大地见证与承载了“铁道游击队”光辉的延续:昔日的队员们先后参加了淮海战役、三浦战役、南京解放。     扬子晚报/扬眼记者 张可 专题统筹 刘璞

  【影视寻踪】

  电影《铁道游击队》根据刘知侠同名小说改编、上海电影制片厂出品,曹会渠、秦怡、陈述等主演,1956年拍摄并上映。电影及小说讲述了抗日战争时期山东临城(今枣庄市薛城区)的一支由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力量,活跃在津浦铁路线上,开展游击战,打击日本侵略者。

  “刘洪”是谁

  鲁南铁道大队两任大队长

  洪振海、刘金山“合二为一”

  1956年版《铁道游击队》的演职人员表中,观众会在“军事顾问”一栏看到“刘金山”这个名字。他就是影片男一号、那个全中国家喻户晓的铁道游击队大队长“刘洪”的主要原型之一。

  刘金山1915年出生在枣庄,年幼时父母双亡,和奶奶相依为命。在枣庄这个曾经的煤炭主产地,他下过矿井、拉过煤,在铁路线上做过小工给火车上机油。1938年加入了当地抗日队伍。

  “铁道游击队”历史上真正的名字是八路军115师苏鲁支队下辖的“鲁南铁道大队”,成立于1940年1月。同年,刘金山和首任大队长洪振海结识,加入铁道大队。最初他是洪振海身边一名通信员,由于作战勇敢又爱动脑子,很快就担任支队长。1941年底,洪振海在战斗中牺牲,刘金山担任第二任大队长直至抗战胜利。刘知侠创作《铁道游击队》小说时将两任队长的姓合在一起,塑造了主人公“刘洪”。

  从微山湖到长江

  成名之战,一顶帽子骗“鬼子”中计

  影片开头,刘洪率领队员突袭临城火车站中的日本洋行,干掉了山口司令,极大打击了日寇的嚣张气焰。这一情节直接取材于刘金山的“成名之战”。

  “当时为了对付铁道大队,日寇专门组建了‘特务队’,特务头子高岗茂一就盘踞在临城站里。”刘金山之子刘宁告诉扬子晚报记者,为了准确“斩首”,父亲几次化装成铁路工人,潜入车站,摸清了高岗所在位置。行动当晚,刘金山和另外两名队员身着伪军制服,再度进入车站。“哐”的一声,刘金山直接踹开大门。高岗正伏在桌上写字,抬头望向门口的同时,脑门已被刘金山的子弹贯穿。一旁趴在桌上睡觉的特务头子石川,也是刚抬头就被刘金山击毙。电光火石之间,两日酋毙命。此时身后的队友击伤了一名从里屋探出头张望的鬼子,又甩了两颗手榴弹进去,一阵爆炸声,敌人就没动静了。临走前,他们摘下头上的伪军军帽扔在门口。“这顶军帽后来误导了日寇从济南来的调查团,断定高岗被杀是附近伪军所为,因此迅速将该伪军驻地包围、缴械,全团调走,团长等军官枪毙,整整1000人没了,日伪力量大幅削弱。”

  刘宁说,“父亲射击全凭手感,从来不是‘三点一线’地瞄准,而是抬手的同时扣动扳机。上世纪60年代,他到南通海防团‘下连当兵’时还保留这种方式,出枪总是比别人快一步。”

  1941年底,铁道大队大队长洪振海牺牲后,刘金山担任代理大队长。翌年鲁南军区下文,刘金山正式担任铁道大队大队长。1945年年底,刘金山带领铁道大队在枣庄沙沟,迫使日寇上千人的铁道警备大队和铁甲列车大队缴械投降。这场“沙沟受降”更是铁道大队最光辉的时刻。

  解放战争中,打响南京解放第一枪

  抗战胜利后,鲁南铁道大队一度集体转业,解放战争打响后又重建,此后番号也几经改变,但刘金山一直和昔日队员们并肩战斗。江苏省新四军和华中抗日根据地研究会会员、抗战史学者胡卓然介绍,鲁南铁道大队重建后不久编入鲁南军区特务团,1948年7月改编为鲁中南纵队47师139团,刘金山任副团长,正式成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的指战员。

  1949年2月,139团改编为35军103师307团,刘金山继续担任负责指挥作战的副团长。渡江战役中,307团担任三浦战役主攻任务,打响了南京解放的第一枪。

  “据南京地方史志记载,4月20日晚9点后,307团向江浦县城发起了进攻。副团长刘金山就在阵地的最前沿指挥解放江浦的战斗,且曾亲自指挥主攻营进行火力掩护。”胡卓然介绍,21日早晨6点,江浦县城解放。顾不得休息,刘金山带着部队继续向浦口方向追击。“除了枪支弹药其他辎重都不要,一路狂奔,有的连队一半战士都掉队了。”刘金山带着307团最先跑到了浦口火车站——他和队员们当年抗战杀敌的津浦线的最南端。

  渡江后,刘金山根据部署驻扎在南京鼓楼区颐和路一带的使馆区,没多久随部队继续南下,参加浙东剿匪,又经历了解放洞头岛等几场血战。

  刘宁介绍,1953年下半年刘金山奉命去朝鲜战场实地学习,归来后完成了电影《铁道游击队》的拍摄,此后又先后担任江苏省军区南通军分区副司令员、苏州军分区司令员、苏州地区革委会主任和苏州地委书记等职务,直至1981年离休。1996年刘金山去世,安葬于铁道游击队纪念碑旁。纪念碑位于山东枣庄薛城区,正是当年微山湖畔那个“临城”。

  电影幕后故事

  “刘洪”骑马追火车,开火车的是刘金山

  《铁道游击队》电影最紧张刺激的一幕莫过于影片尾声,大队长“刘洪”为了营救“芳林嫂”,骑马狂奔追逐火车,最后超过车头,横穿铁轨而过。由于饰演刘洪的演员曹会渠刚学会骑马,在剧组担任军事顾问的刘金山亲自驾驶火车控制车速,最后拍摄成功,既有惊险的效果,又确保了安全。

  刘金山在影片中还亲自上阵,为曹会渠当了一回替身演员。在影片开场一段“刘洪扒火车”的戏中,细心的观众可以看出来,“刘洪”追着火车扒上去的镜头中,人好像胖了一点,其实扒火车的人就是刘金山。

  “微山湖”是太湖,“骑马追火车”拍于南京

  胡卓然介绍,1956年电影《铁道游击队》开拍,但因为枣庄铁道线太繁忙,而微山湖又太辽阔,电影实际上是在江苏境内的无锡、南京以及上海江湾铁道线拍的,其中以无锡境内的太湖代替了微山湖来取景。电影中岗村饰演者陈述的文章介绍,影片拍摄地点位于太湖畔的无锡闾江,当地村民很多都作为群众演员参加拍摄。

  同样在陈述发表的文章中,介绍了“刘洪骑马追火车”等铁路上的“动作戏”,是当年9月初在南京拍摄的。

  刘大队长的小秘密

  正式“上学”是在南京“军人俱乐部”

  1995年电影《飞虎队》有这样一个情节:大队长“老洪”因为不识字,把义和炭场门口的对联说反了。这其实也是基于史实。“父亲从小没有上过学,当了大队长后,是政委每天教他认10个字。”刘宁说,刘金山从朝鲜回来后,先到解放军第十七文化速成中学,快40岁了才得以系统学习文化知识。该校校址就位于今天南京山西路的军人俱乐部。刘宁是刘金山在南京学习时出生的,因此得名“宁”。

  “厨艺”高手,手工鱼丸堪称“一绝”

  从枪林弹雨中走出的战斗英雄刘金山,也有“居家暖男”一面。刘宁告诉记者,父亲还有一个“绝活”,做的手工鱼丸、手切花生糖味道绝对好。“那个鱼丸口感紧致、弹性十足;花生糖每年过年时父亲都要亲手做,拿来待客。”

  “父亲能有这个手艺,主要是他的童年太苦。跟奶奶到处逃难,到人家里烧火干活,晚上就睡在人家厨房的炉灶边取暖。做鱼丸、花生糖的手艺,是他在人家炉灶旁干活看会的。”

  一副好身板,曾客串南通篮球队队员

  刘宁印象中的父亲,生活非常简朴,对吃穿不讲究,唯独爱喝酒。“就像电影里,队员们以‘义和炭场’为掩护,平日里一边喝酒一边讨论作战计划。”

  在铁道线上战斗多年,需要一副好身板,刘金山终身保持锻炼的好习惯。“在南通军分区工作时,他还曾客串南通市篮球队队员,和江苏省队比赛,像小伙子一样满场飞奔。到了晚年,父亲的石锁依然玩得很漂亮。”

底部
© 版权所有 扬子晚报 合作伙伴:方正爱读爱看网
扬子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