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部
2019年08月04日 星期日
第B08版:法治周刊·拍案    
   
版面导航

第B01版

第B02版

第B03版

第B04版

第B05版

第B06版

第B07版

第B08版
2019年08月04日 星期日
自称“富家女” 小店打工“体验生活”
老板们纷纷讨教“生财之道”,被骗1800余万元
扬子晚报/扬眼记者 刘浏 通讯员 李冰 谭蕾

  大学刚毕业的娜娜在“伊人”服装店打工。但在大家眼中,她不像是打工妹,而更像是个来“体验生活”的富家女。虽然每月打工的收入才三四千块,但丝毫不影响她吃穿用度上档次,出行豪车代步,还经常出没于酒吧、美容院等各种高档消费场所,因此大家都深信娜娜家里有“矿”。娜娜自称父亲经营着一家担保公司,而且她自己也经常和朋友做些“放水”(高利放贷)生意。不少服装店老板因此都心生艳羡,拿出钱来希望能一起投资,殊不知这却是她精心设下的骗局。             扬子晚报/扬眼记者 刘浏 通讯员 李冰 谭蕾

  老板娘向员工讨教“生财之道”

  闲暇时娜娜经常会和“伊人”服装店的老板娘美芳聊起自己做“放水”生意的生财之道,把钱放给那些急需用钱的学生,短期内就可以获得高额利息,而且绝对安全。时间一长,美芳也不由得动了心。一开始美芳还是有点半信半疑,思量一段时间后,她就只拿出几千元试试水,对此娜娜承诺说5天可以拿到10%的利息。5天一过,娜娜果然如约将几千块钱,连本带利全部付给了美芳。初尝甜头之后,美芳又先后拿出几次钱给娜娜放水,每次娜娜都能信守承诺的到期还本付息,至此美芳完全相信了娜娜。这样的赚钱方式和速度可比辛苦经营服装店来得省事和快捷,渐渐的美芳托娜娜放水的频率越来越高,而且每一次投入的金额也越来越大。

  熟人同事都来她这“放水”收利

  同样经营服装店的老板娘小敏没事时常会到“伊人”服装店来串门。这一天小敏和美芳、娜娜闲聊时又谈到了此事,看着小敏一脸艳羡的神情,娜娜就说起自己手头正好有一桩15万元的大单,1天利息1万元,小敏不太放心,但这时一旁的美芳提出自己可以出5万元和小敏拼单,在娜娜的一再保证以及作为“过来人”的美芳大力印证之下,小敏终于下定决心投了10万元。经过一天的忐忑之后,第二天娜娜果真信守承诺连本带利付给了小敏10.8万元,也就是说短短一天小敏就凭借这10万元赚到了8000元的利息,至此小敏这才完全信服了娜娜的路子,不久后又在娜娜的游说下投了一笔更大的单。

  与此同时娜娜的放水生意通过熟人之间的口耳相传也越做越大了。阿凡是娜娜在之前一家公司实习时的同事,主动打电话联系了娜娜,说自己手头有点闲钱,想通过娜娜放水赚点利息,娜娜推脱一番之后同意。第一次阿凡就主动拿出了5万元,娜娜承诺3个小时的利息是5000元,不过尽管当天娜娜并没有如约还本付息,但两天后娜娜还是主动通过银行转账付给阿凡5.5万元,尝到甜头的阿凡后来又在娜娜处投了一个7万元的单子。

  “放贷”两年骗了1800多万

  一开始娜娜的信誉极好,托她放水的钱总是能如约按时支付本息,但渐渐的娜娜还本付息的速度就越来越慢了,有时到期后或者只能先付点利息,或者说是因为有了更大的单子,又把本息继续投了进去,大家想着反正能再多赚点钱也就没多深究,这种状态一直断断续续地持续着……直到有一天大家突然发现联系不上娜娜了,想方设法找到了娜娜家里后,这才发现娜娜家并不像他们想象中的那般有钱,娜娜的父母都只是在亲戚所办的厂里打工的工薪阶层,大家这才恍然大悟自己被骗了。

  公安机关接到报警立案侦查后发现,娜娜以做放水生意、投入资金短期内获得高额利息为由,短短两年时间内共计骗取了人民币1800余万元,其中光老板娘美芳一人就被骗了近1000万元,除去之前陆陆续续返还的本金及利息共计1700余万元,直接经济损失高达90余万元。

  行骗竟是意外怀孕还欠债 

  案发后逃亡外地的娜娜归案后对自己的上述诈骗行为供认不讳,而且进一步侦查中发现娜娜犯罪的动机也是令人唏嘘,原来娜娜大学毕业前因为谈恋爱时不慎怀孕,担心被家人知道后责骂,因此就先后贷了五六家网贷筹钱去做了人流,结果直到大学毕业都还没有还清这些网贷的本息,而上班后每月三四千块的收入根本无力继续偿付网贷,因此才动了骗钱的念头。而且所谓的做放水生意也只是个幌子,其实她根本就没有放水的朋友和路子,起先娜娜只想从老板娘美芳那里骗点钱先应付每个月的网贷,至于前几次支付给美芳所谓的放水本息都是娜娜通过透支信用卡套现的钱。

  虽然后来娜娜确实通过这种方式得到了美芳的信任。但娜娜拿的钱却只是去还了网贷和进行高消费,根本产生不了利息,渐渐就超出了娜娜的偿付能力,根本就周转不开了,于是就有意拉拢更多的人到自己这里来投钱放水。

  因集资诈骗被起诉

  可娜娜用同样的方法拆东墙补西墙了一段时间后,再也偿付不出那么多人的本金和利息,而且这时她从周围的人的身上再也骗不到钱了。又从父亲那里得知自己已经被网上通缉了,娜娜于是就断了一切联系离家出走了。侦查终结后,公安机关以娜娜涉嫌诈骗罪将案件移送张家港市检察院审查起诉,但经承办检察官审查后认为,娜娜的诈骗行为并不是针对某个特定的人,而是以高回报、高利率为诱饵,较大规模地以公开方式向不特定社会公众人员吸收资金,其行为特征更符合集资诈骗罪。近日,张家港市检察院已经以娜娜涉嫌集资诈骗罪向法院提起公诉。

底部
© 版权所有 扬子晚报 合作伙伴:方正爱读爱看网
扬子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