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部
2019年07月20日 星期六
第A10版:身边事    
   
版面导航

第A01版

第A02版

第A03版

第A04版

第A05版

第A06版

第A07版

第A08版

第A09版

第A10版

第A11版

第A12版

第A13版

第A14版

第A16版
2019年07月20日 星期六
惊险!在子宫内为胎儿动手术
直径只有3毫米的神奇“胎儿镜”,“挽救”了两个小宝贝的生命
通讯员 柳辉艳 王娟 实习生 兰倩怡 扬子晚报/扬眼记者 蔡蕴琦

  扫二维码可看视频

  郑明明副主任医师解释手术。

  胎儿镜下微细的血管清晰可见。

  郑明明展示胎儿镜图片。

  直径3毫米的“胎儿镜”轻轻伸入子宫。来了“新朋友”,子宫内的小宝贝踢起了小脚丫……7月19日,扬子晚报记者在南京鼓楼医院产科看到这样一段有趣而又惊险的手术视频。这两个小家伙差点因为“双胎输血综合征”而胎死腹中。南京鼓楼医院产科的专家在胎儿镜下,将胎盘交通血管凝固,安全度过10周后,两个小宝贝平安地降生了。

  通讯员 柳辉艳 王娟 实习生 兰倩怡

  扬子晚报/扬眼记者 蔡蕴琦

  凶险!

  不动手术双胞胎保不住了

  这对双胞胎的降生一波三折,2018年9月,怀着这对小宝贝的杨女士还没来得及高兴,就被医生告知,肚子里的宝宝是“单绒双羊双胞胎”,这类双胞胎面临的挑战多风险大。果然,怀孕22周杨女士感到腹部发胀,B超下,医生发现两个宝宝一个羊水过多,另一胎儿羊水过少,得了单绒双羊双胎特有的并发症——双胎输血综合征。通俗来说,两个宝宝之间的血液流动不均匀,一边的血液不足以维持正常的发育,而另一边的小心脏则难以适应过多的血液流动。这种并发症在单绒双羊双胎中的发生率高达10%-15%。

  杨女士转诊到南京鼓楼医院胎儿医学门诊,医生为她进行了详细的超声检查。南京鼓楼医院产科副主任医师郑明明发现,羊水过少的那个宝宝膀胱变得模糊不清了,而羊水过多的那个又因充血性心力衰竭已出现水肿,两个宝宝的胸腹腔及心包膜均有积液,右心已不能泵出血流,取而代之的是肺动脉的反向血流,郑明明心里清楚,这对双胞胎属于双胎输血综合征IV期,若不进行治疗,双胎病死率极高。

  惊险!

  3毫米的胎儿镜伸入子宫

  为子宫内的胎儿动手术,风险之大可想而知,稍有不慎就会伤到宝宝。

  2013年郑明明副主任医师在南京鼓楼医院胡亚莉教授的推荐及支持下,前往英国胎儿基金会,接受长达两年的专业胎儿镜手术培训。截至目前,他是中国唯一拥有由英国胎儿基金会颁发的“胎儿医学专家资质”的医生。2016年,学成归国的郑明明在鼓楼医院开启了胎儿镜手术,迄今完成了30余例。手术前,郑明明与家属进行了充分的沟通,“让孕妇家属了解胎儿病情的危重,手术的必要,及对医生的信任。”

  得到患者及家属的信任和支持,杨女士转诊到鼓楼医院当天,郑明明副主任医师紧急安排了胎儿镜手术。郑明明向记者展示了术中使用的设备图片,跟普通腔镜比,胎儿镜看上去更像一根长长的针。“直径只有3.3毫米”。手术视频显示,在超声辅助下,胎儿镜轻轻伸入子宫,抵达脐带,宝宝的小脚丫不时踢过来。

  医生利用激光的热效应凝固脐带上胎儿输血的血管交通支,切断输血通道,从发病源头上进行胎儿宫内治疗。手术仅用了十几分钟。手术后监测发现,双胞胎的多普勒血流参数逐步恢复正常,水肿胎儿体腔积液逐渐吸收,发育偏小胎儿也逐步生长。10周后,怀孕31周+5天的杨女士因自发宫缩剖宫产娩出两位宝宝,两位宝宝出生体重分别为1765g和1450g,目前发育已经追赶上同龄儿。

  理性!

  胎儿手术有充分依据

  为尚未出生的胎儿进行手术,这个过程更为精细,也更为复杂。在业内,胎儿手术一直存在争议。尤其是剖宫的胎儿手术,风险很大损伤更大。

  郑明明副主任医师认为,为胎儿进行手术必须有充分的循证依据。比如对于严重双胎输血综合征患者,若不经治疗,II-IV期TTTS胎儿病死率高达80%-100%;而经胎儿宫内激光治疗后,总体胎儿存活率达50%-70%甚至更高。除双胎输血综合征以外,还有一些疾病是可以进行胎儿宫内治疗的,比如胎儿体腔(胸腔、腹腔、膀胱等)积液,若不治疗,积液可能会对胎儿重要器官造成压迫,影响胎儿器官发育且增加出生后手术风险及难度,若于胎儿期即行宫内相关手术,则可缓解压迫且延长孕周,为宝宝发育成熟争取时间。南京鼓楼医院使用胸腔羊膜腔分流术对一批水肿胎儿进行治疗,接受过治疗的胎儿都很健康地出生了。

  另外还有胎儿严重贫血、胎儿先天膈疝等疾病,均有对应的宫内治疗手术。但治疗的前提是筛查,郑明明副主任医师提醒说,孕妈妈在孕期各常规检查可不能忽视。

底部
© 版权所有 扬子晚报 合作伙伴:方正爱读爱看网
扬子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