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部
2019年05月14日 星期二
第B03版:繁星·美文拔萃    
   
版面导航

第B01版

第B02版

第B03版
2019年05月14日 星期二
钱包丢了

  [南京]姜琍敏

  ◇铭心一刻

  下了火车,我穿过人流直奔地铁。购票时摸遍全身,口袋都空空如也。顿时毛剌剌地滋出一身冷汗:坏了,我的钱包被偷了!

  为图方便,也因为侥幸心理吧,我总是把身份证和所有银行卡、加油卡、驾驶证等全放在钱包里。这些卡别说要一张张去挂失、补办有多麻烦,小偷很可能根据我身份证号猜出银行卡密码,这会儿没准已在ATM机上取我的钱呢!

  恨归恨,我还是忍住焦躁,好一通忙乱后将银行卡挂失了。回到家,妻子严肃指出我的一时大意导致的一连串后果。比如,钱财损失不说,最可怕的是,我的身份证可能会被人用去开银行卡恶意透支,或者办其它坏事。而这后果,将来全部要我承担……

  此时,我脑中忽然闪出一个嫌疑人——那家伙是和我一起在郑州东上的车。40来岁一个黑苍苍的汉子,两只小眼睛深陷在眼袋里。他随身也只带个塑料袋,袋里有个水杯和一串葡萄。他把塑料袋放在小桌板上,伸手一颗颗揪葡萄吃。有几粒葡萄籽掉在他腿上,他

  不是拈起来放垃圾袋,而是随手扫到地上。所以我对这人一直没好感。对了,他好像连个瞌睡也没打,还老爱东张西望,像没坐过高铁似的——我可以肯定,就是这流窜犯偷了我的钱包!

  正议论间,我的手机响了。一看是陌生来电,我顿又窜起无名之火。这帮人也太猖狂了,平日里每天都接到几个诈骗电话,连这种倒霉时候也逃不脱他们骚扰。我哼都不哼就掐掉了电话。

  没想到电话还没放下,铃声又响起来。我一看还是刚才那号码,刚接通,耳中突然钻进个粗嘎嘎的声音:“喂,你挂什么电话啊,再挂我可不打啦?”我一听这话里似乎有话,怔了一下。紧接着,我又听见电话里说:“我问你,你是不是叫姜琍敏啊?我在你钱包里找到张名片……”

  我正想回话,电话里又道:“哼哼,幸亏你碰到的是我!告诉你,你的钱包在我手上……”“啊?”我霍地从沙发上蹦起来,大叫:“听出来了,你就是在火车上坐我边上的……那位先生吧?”“是啊。你头也不回就走了,钱包落在座位上……对,应该就是你打瞌睡的时候,身子往下出溜着,钱包从你裤袋里挤出来了。”这位曾让我高度怀疑的大好人,正在与我商议,到什么地方接头,要把钱包还给我……

底部
© 版权所有 扬子晚报 合作伙伴:方正爱读爱看网
扬子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