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部
2019年04月19日 星期五
第A03版:紫牛新闻    
   
版面导航

第A01版

第A02版

第A03版

第A04版

第A05版

第A06版

第A07版

第A08版

第A09版

第A10版

第A11版

第A12版

第A13版

第A14版

第A15版

第A17版

第A18版

第A19版

第A20版

第A21版

第A22版

第A23版

第A24版

第A25版
2019年04月19日 星期五
相距1公里,相认隔了59年 当年无奈送走的七妹终于找到了
周晓青 金欣

  时隔59年,陆家六兄妹终于团聚了。前排右一为七妹。

  七妹被送走前拍的唯一一张照片。

  “只是因为在人群中多看了你一眼……”谁也无法预料,去社区中心配药的大姑子遇到了一个和自己嫂子长得极为相像的女人,而沿着这条线索,竟帮助嫂子找到了失散59年的妹妹。

  4月15日,苏州市姑苏区的陆家老五与偶遇的张瑾做的DNA比对鉴定结果出来了:两人的确是亲姐妹!

  令人感慨的是,这么多年来,张瑾家和三个哥哥相距仅一公里。一切似乎冥冥之中自有注定,亲人终于团聚。                     紫牛新闻记者 周晓青 实习生 金欣  受访者供图

  从一次偶遇开始

  那个背影如此熟悉,大姑子多了个心眼

  3月27日下午3点左右,苏州市姑苏区沧浪街道三香社区卫生服务中心,陆家老五陆秀英的大姑子岳雪珍正在排队配药,偶然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排在她前面,岳雪珍心想:“这人长得真像我嫂子。”早就得知嫂子家中早年送走了一个小妹妹,于是岳雪珍上前搭讪询问,对方正是张瑾。面对突如其来的认亲,张瑾只是应承了几句,并未放在心上,“天下长得像的人很多,可能是巧合。”

  回去后,岳雪珍将此次“偶遇”告诉了嫂子陆秀英, 陆秀英心里咯噔一下:“会不会真的是自己的亲妹妹呀?”循着线索,陆家兄弟姐妹决心追查下去。4月2日,等哥哥嫂子旅游回来,聚齐了一家人来到三香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想要进一步辨认岳雪珍口中“长得像嫂子”的那个人。通过调取当天的监控录像,看到监控中的侧脸,陆家人一致惊呼,:“像,真像!”

  筛选排在岳雪珍前面五位就诊者的信息,只有一位名叫“张瑾”的女性符合条件。随后,三香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建议陆家人联系社区,帮助他们寻亲。

  DNA鉴定确认“她就是我们的七妹”

  4月2日下午5点多,姑苏区沧浪街道三香社区工作人员吴伟民接到电话,对方表示,希望请社区帮忙查找一位名叫“张瑾”的居民信息,同时表明了“寻亲”的愿望,语气听上去有些焦急。

  “当时我快下班了,但还是答应帮他们查一下,十分钟后联系。”随后,吴伟民迅速在电脑上查找到“张瑾”的相关信息,“第一个号码打不通,第二个号码打过去,是张瑾老公接的。”说明来意后,两家人约定,第二天在三香社区的会议室先见个面谈谈情况。

  第二天上午,陆家人早早来到社区,等待与张瑾的会面。“那天第一次觉得有了希望,”二姐陆惠英描绘着当时的情景,情不自禁地抹起眼泪。坐下来面对面聊了半小时后,大家都觉得张瑾长相和陆家姐妹非常相似,当天下午,陆秀英和张瑾到苏州大学司法鉴定中心,去做了DNA基因检测。

  4月15日,激动人心的消息传来,苏州大学司法鉴定中心出具司法鉴定意见书,报告显示陆秀英和张瑾之间存在生物学全同胞关系,两人的确是亲姐妹,由此确认了张瑾和陆家的血缘关系。

  “好像做梦一样!”拿到鉴定结果的张瑾起初完全不敢相信,从未见过亲生父母的她,原来竟有六个兄弟姐妹,出生在一个大家族里。

  59年前……

  家境困难,无奈送走七妹

  在接受紫牛新闻采访时,二姐陆惠英说起了59年前的往事。从她的叙述中记者得知,1960年正值三年自然灾害,正好小妹出生,此时家里已有六个兄弟姐妹,生活举步维艰。母亲当时37岁,患有严重的心脏病,无奈之下父母才决定将七妹送走。

  “通过我的姨奶奶联系了一户想要收养小孩的人家。”陆惠英告诉记者,送走的那天下午,她帮小妹穿好小棉袄,和奶奶一起送到了枣市桥南(现胥江新村),交给姨奶奶。此后,陆家人和小妹妹断绝了联系,关于收养小妹那户人家的情况,陆秀英和兄弟姐妹也都一无所知。

  “小妹出生后,名字都起好了,叫‘秀珍’。”陆惠英哽咽的苏州话里,蕴含几十年的愧疚和深情。

  这一大家子

  七妹对身世有过猜测,但始终没搞清楚

  4月17日下午,紫牛新闻记者来到老禾家塘岸63号5幢的张瑾家中,她和老伴、儿子一家五口住在这里。

  张瑾回忆,自己读小学一二年级时,家里最早住在仓米巷,后来搬到人民路、凤凰街、道前街等地。“关于我是被抱养的事情,父母从来没有和我提过。”张瑾说,虽然从很小的时候便听隔壁邻居说过,但养父母对她视如己出,养母叮嘱她“不要去听别人的闲话”。

  2015年6月,张瑾的养母去世,而养父早在1993年因病过世。至今,张瑾仍没搞清楚自己的身世,只是内心有过猜测:“是不是因为自己有先天缺陷,才被父母送走?”

  紫牛新闻记者了解到,张瑾小时候患有软骨病,走路严重内八字,后来养父母带她去看了老中医,每天按摩腿部,直到2岁才完全治好。在陆家哥哥姐姐们找到她之前,张瑾有时也会思索,亲生父母家中会有多少兄弟姐妹,而自己会是排行老几,种种疑问都因苦于没有一丝线索而搁置下来。

  一张七妹幼时的照片珍藏几十年

  陆家老三陆根寿介绍,他们兄弟姐妹一共七个,大哥陆根海已去世多年,二姐陆惠英、四弟陆根元、五妹陆秀英、六弟陆福元,现在找到了七妹,一家人终于团聚了。

  几十年来,每年春节家庭聚会,大家都会想起流落在外的七妹,尤其是二姐,想起小妹便忍不住泪流不止。陆根寿哽咽着说,母亲很早就去世了,父亲临终前心里也放不下这事。

  66岁的老五陆秀英保存着唯一一张七妹儿时拍的相片,那是她被送走之前留下的纪念。陆秀英介绍说,相片中的张瑾10个月大,被送走之前特地去拍的,过去一直放在家中的玻璃相框内,几次搬家都小心翼翼地保留着,生怕弄丢。见面时,陆秀英把照片拿出来给张瑾看,“七妹小时候很好看,大眼睛,小脸红扑扑的。”

  想起送走小妹的情景,陆秀英说,自己心里满是不舍:“我比她大6岁,小妹几个月的时候,我经常喂她喝米汤。”

  张瑾说自己的身份证和户口本均显示出生于1961年6月,但听姐姐们说,自己是1960年被送走的,当时她已经出生10个月,“或许养父母是从领养我那时开始算的。”

  这么多年,哥哥姐姐就在不远处

  没有拥抱,没有喧哗,欣喜藏在一杯茶和几盘干果里。陆家兄弟姊妹分别时,他们刚谙世事;再见时,已然白发苍苍。能坐在一起聊聊天,便是最幸福的事。

  聊天中,陆家人才注意到,三个哥哥都住在银桥新村,两个姐姐住在西环路附近,几家靠得非常近,而小妹与哥哥们的家直线距离不到一公里,他们平时经常在同一个劳动路菜场买菜,也会去同样的三香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看病配药。

  “七妹回来了,现在我不是最小的了,”老六陆福元开心地表示,家里人商量,小妹多年在外生活,和家人都不太熟悉,直接一起吃饭有些唐突,怕她感到拘谨,不如选择喝茶聊天,氛围比较轻松自然,先沟通一下感情,之后慢慢相处。

  数十载牵挂惦念,一朝重逢,镜头前,陆家兄弟姐妹们拍下了第一张全家福。

底部
© 版权所有 扬子晚报 合作伙伴:方正爱读爱看网
扬子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