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部
2019年04月19日 星期五
第A04版:今日置顶    
   
版面导航

第A01版

第A02版

第A03版

第A04版

第A05版

第A06版

第A07版

第A08版

第A09版

第A10版

第A11版

第A12版

第A13版

第A14版

第A15版

第A17版

第A18版

第A19版

第A20版

第A21版

第A22版

第A23版

第A24版

第A25版
2019年04月19日 星期五
15岁初中生迷上为昆虫拍写真
为拍好昆虫,他把房间改成工作室,养了近200个品种、800只昆虫
徐昇

  吕泽逸在研究昆虫 。

  新华报业视觉中心记者 宋峤 摄

  吕泽逸的昆虫摄影作品

  斑猎蝽

  优蟋螽

  扫码看视频

  相比其它软萌的小动物,女孩子们看到螳螂、飞蛾,或许浑身起鸡皮疙瘩、大叫着跑开。但如果你看到男孩吕泽逸拍的照片,说不定会立刻爱上这些小生灵。15岁的“昆虫男孩”吕泽逸,痴迷昆虫,热爱大自然。从10岁到现在,他在家中养了近200个品种、800只昆虫,为它们拍摄了百余张写真。你很难想象,这些高水准的照片竟出自一个15岁孩子之手。

  扬子晚报/扬眼记者 徐昇

  15岁男孩拍出高水准照片

  3岁时“围观”昆虫,种下兴趣的种子

  吕泽逸是南京河西南外的一名初三学生。在他的朋友圈里,每天都记录有趣的昆虫。在微距镜头下,这些微小的“虫虫特工队”看起来充满神秘和魔幻感:中华屏顶螳,举着坚硬的锯齿状前肢,好似扛着两把大刀,威风凛凛;华丽金螳羽化48小时后,颜值达到巅峰,泛着迷人的金属光泽;一只摩尔螽正在蜕皮,纹路在镜头下清晰可见;天然大眼萌的跳蛛,可爱搞怪,仿佛在“炫耀”自己的大眼睛……这些小昆虫的身体细节被放大,乌溜溜的眼睛,表情可爱,动作逗趣,营造了一个无比神奇的昆虫世界。

  “我3岁时,全家人搬到河西新家,外婆把后院改造成一片菜园。一有空闲,我就蹲在小园子里观察青虫,一看就是半天,看蚂蚁搬家,蝴蝶飞来飞去。”吕泽逸经常问外婆“这是什么虫呀?”如果观察到一只奇异的小虫,外婆也答不上来,祖孙俩就小心翼翼用容器采集小虫,一起在网上和昆虫图鉴书上寻找答案,原来一只小小虫子的背后是如此庞大而有趣的家族。

  到小学四年级时,吕泽逸在网上认识了一位擅长昆虫摄影的虫友,看到他拍的犹如童话世界般的微距昆虫摄影作品,深受启发,于是一头扎进了探索小虫之美的昆虫摄影中。

  父亲知道吕泽逸痴迷昆虫,在他10岁生日时送上一份特别的礼物——一只漂亮的眼斑螳螂。这个长相奇特的小家伙生活在江西、福建一带。从此,吕泽逸存下每月50元零花钱,用来收集各种心仪的螳螂,像弧纹螳、巨腿螳、纤柔螳、华丽金螳、中华屏顶螳、地衣限定螳、纤细刀螳、云南亚叶螳等等。他在昆虫学科上的知识越积累越多,远远超过了同龄人。

  房间改造成工作室,小世界里有大精彩

  为方便观察昆虫习性,并用相机记录下来,吕泽逸把自己的房间改造成工作室,并养了不少昆虫。在他的小天地里,各种昆虫饲养盒、照片、标本盒是最吸引眼球的物件。

  “最多的时候,房间里放了100多个亚克力饲养盒,挺壮观的,养的大部分是螳螂。因为螳螂的肢体语言很丰富,我最喜欢拍它们。”吕泽逸告诉扬子晚报记者,便宜的小虫大约50元到80元一只,像他心爱的叶背螳,一龄若虫要卖到1000多元。

  为何不直接买成虫?“叶背螳成虫要卖到6000元至1万元。”吕泽逸说,爸妈支持他的兴趣,将每月零花钱涨到100元,但还是远远不够。他就查阅大量资料,在房间里建造生长室,准备好饲养盒、水、食物,帮助这些小生灵成长。

  “昆虫的寿命从几个月到几年不等。我从一龄若虫养起,一来买起来不贵,二来可以拍到它们成长的各个阶段,很有意思。”吕泽逸笑着说,他一开始饲养叶背螳也走过弯路。

  吕泽逸刚开始摄影用的是苹果4S手机,直到小学六年级时才得到属于自己的一台尼康D90。为了留住昆虫的美丽瞬间,他还迷上了昆虫科普书,摸索拍摄技巧,写了厚厚的笔记。

  “因为昆虫的生存环境要比一般的动物复杂得多,体型又小巧。要想拍好它们,设备和技术不是首要的,只有熟悉了解昆虫的习性,才能事半功倍。”吕泽逸说,他在各种昆虫吧里认识了很多志趣相投的爱好者,大家互相交流。为了研究昆虫,自己常要查阅国外的文献资料,还要为小虫们拍写真、记笔记。昆虫死后,他舍不得扔,还学着制作成昆虫标本。时间久了,他成了同学们公认的“昆虫专家”。

  “从小学到初中,同学们回家做作业,我回家先伺候小虫子。其实也耽误不了太多时间,就像养花草一样定时管理,三四天喂一次食、喷水就行。而且对昆虫的热爱,还变成了我努力学习的动力。”吕泽逸说,父母对自己的爱好很支持。爸爸特别热爱大自然和动物,妈妈虽不太了解昆虫,但认为昆虫摄影这一爱好需要有丰富的知识储备、敏锐的眼光、技巧以及耐心。男孩子有机会去观察和探索大自然,总比在家玩网游强得多。

  去年吕泽逸上初二,爸爸担心他耽误学习,只允许他保留最心爱的4只昆虫,其余的都送给了虫友。好在后来吕泽逸被一所知名国际学校提前录取,如今他养的虫虫大家族再度恢复往日的“兴旺”。

  未来

  希望长大后成为摄影师,致力于动物保护

  吕泽逸平时经常去紫金山、老山、宝华山拍昆虫。昆虫最喜欢出没的地方,就是在小河旁、湖塘边等有水的地方。今年早春,他幸运地在紫金山拍到中华虎凤蝶,又到宝华山拍到了金斑剑凤蝶。“每种昆虫习性不同,出现的概率也不一样。每年三四月间是中华虎凤蝶产卵期,它们喜欢聚集在一处产卵,而且产卵于杜蘅等马兜铃科草本植物上。幼虫孵出后也会聚集在一起,靠吃杜蘅的叶子为生。要拍摄它,首先要找到这种植物。”

  野外观虫不容易。寻虫过程除了辛苦、蚊虫叮咬和酷热天气,还有孤独。拍昆虫的最好时机是夏秋之交,特别是雨后天晴时,为昆虫活动的高峰期。有时吕泽逸一个人在山上一待就是一天,从早晨到黄昏,甚至到次日凌晨三四点钟,因为一天中昆虫最活跃的时段就是清晨和夜晚。

  有一次,吕泽逸和外公到海南尖峰岭国家森林公园待了3天,他惊喜地观察到不少奇特的昆虫,有阳彩背金龟、纤柔螳、巨腿螳、猎蝽、双斑素猎蝽、巨燕蛾、乌柏大蚕蛾等。有时为了拍下螳螂羽化、摩尔螽蜕皮的过程,他可以整晩不睡觉,守在心爱的虫虫身边。

  “我想去亚马逊雨林拍动物,还希望以后能拍到珍稀罕见的昆虫,把照片充实到我国的昆虫图鉴书中。”吕泽逸自信地说,他的梦想还不止于此,希望长大后能成为地理杂志和纪录片的摄影师,致力于动物保护工作。

底部
© 版权所有 扬子晚报 合作伙伴:方正爱读爱看网
扬子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