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部
2019年04月17日 星期三
第A04版:巴黎圣母院火灾    
   
版面导航

第A01版

第A02版

第A03版

第A04版

第A06版

第A07版

第A08版

第A09版

第A10版

第A11版

第A12版

第A13版

第A14版

第A15版

第A16版

第A17版

第A18版

第A19版

第A20版
2019年04月17日 星期三
法国流泪!世界痛心!巴黎圣母院突发大火
初步调查认为起火原因并非“纵火”,可能与房顶修缮有关;南京留学生目睹燃烧全过程
刘浏 林昀

  悲痛一夜

  18时50分,屋顶上冒出火焰和烟雾

  19时40分,火势蔓延到大教堂尖顶

  19时53分,尖塔坍塌

  20时07分,屋顶倒塌

  ……

  火灾之后。

  高小姐拍下的玫瑰花窗。

  圣母院起火现场。黄珊 摄

  火灾现场。

  荆棘王冠

  管风琴

  有“法国国宝”之称的巴黎圣母院15日晚突发大火,尖塔倒塌、屋顶坍陷,消防人员正在加紧抢救馆藏艺术品。大批法国民众站在塞纳河对岸目睹了此情此景,有人表情凝重,有人泪流满面。

  法国消防部门16日宣布,当天上午10时,大火已经“全部扑灭”。这座有着大约850年历史的哥特式建筑“保住了主体结构”,举世闻名的两座钟楼得以保住。

  巴黎圣母院大火的消息震惊世界,英国、德国等多国领导人向法国表示慰问。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4月16日就法国巴黎圣母院发生火灾向法国总统马克龙致慰问电,向全体法国人民表示诚挚的慰问。

  现场

  尖塔轰然倒塌,屋顶坍陷……

  15日18时左右,巴黎圣母院突发火灾。随后数小时内,大约500名消防人员动用数十辆消防车、至少18个高压水枪、多架无人机以及一个机器人灭火。

  15日傍晚,巴黎圣母院的尖塔轰然倒塌在熊熊烈火之中。紧接着,整个屋顶塌陷。经过消防人员奋力扑救,法国文豪雨果小说《巴黎圣母院》中描述的两座钟楼总算得以保住。

  巴黎消防部门负责人让-克劳德·加莱15日23时许告诉媒体记者,“我们保住了巴黎圣母院的主体结构”。

  16日上午,巴黎消防部门发言人加布里埃尔·普吕告诉媒体记者,起火大约15个小时后,大火已经扑灭。一名消防人员和两名警察在灭火过程中受伤。

  普吕告诉记者,后续任务一是评估这座大教堂的整体结构是否遭受损伤,二是扑灭零星火点。大约100名消防人员16日当天会一直处于待命状态。

  “眼看着我们的一部分在燃烧”

  法国总统马克龙原定15日晚发表一场演讲,因巴黎圣母院突发火灾而紧急取消演讲,与妻子布丽吉特和多名内阁部长赶赴火灾现场。据报道,马克龙现场坐镇指挥,并在推特上感叹,“眼睁睁看着我们的一部分在燃烧”。

  成千上万的民众站在河对岸或通过电视直播目睹了这一幕,所有人表情凝重,很多人泪流满面。法国《费加罗报》说,这场大火“烧在整个法国的心上”。

  灾后,教堂如同“爆炸现场”

  菲利普·马赫赛在巴黎圣母院充任神职人员31年。作为火势得到控制后第一批进入这座教堂的人,他以“爆炸现场”描述所见场景,形容这座建筑受损如同“自己的母亲受伤”。

  马赫赛说,15日晚间宗教仪式结束不久,巴黎圣母院屋顶起火,工作人员随即着手转移建筑内的手工艺品、画作和其他文化藏品,直至消防人员下令疏散人员。“整晚,我看着人们含着泪水走过(巴黎圣母院)……完全是一片混乱,但我们不能让它击倒我们,”他说,“这座建筑建于850年前,挺过了战争和爆炸,挺过了一切。”

  巴黎圣母院建造耗时近200年

  巴黎圣母院耸立在塞纳河的西堤岛上,拥有850多年历史,始建于1163年,并在1345年完工。圣母院建筑总高度超过130米,是欧洲历史上第一座完全哥特式的教堂,具有划时代的意义,也是巴黎历史悠久最具代表性的古迹。

  这座哥特式教堂更因法国文学家雨果的著作《巴黎圣母院》而闻名,不仅成为巴黎地标,也成为法国文学乃至文化和精神的地标。法国作家和历史学家贝尔纳·勒孔特表示:“如果说埃菲尔铁塔是巴黎的象征,那么巴黎圣母院就是法兰西的象征。法兰西的整个文化和整个历史都寓于这处文物古迹。”巴黎圣母院1991年由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世界遗产名录,每年吸引至少1300万名游客。

  中国游客拍下圣母院起火前最后的影像

  南京女留学生目睹燃烧全过程

  作为世界著名景点,每天接待数万人的巴黎圣母院里也少不了中国游客的身影。北京时间4月16日下午,记者采访到了一位15日圣母院闭馆前刚参观完的游客高小姐,离开时消防车正与她擦肩而过;而另一位南京女孩正住在圣母院不远处,几乎目睹全过程。               扬子晚报/扬眼记者 刘浏

  火灾发生前20分钟,她拍下玫瑰花窗

  高小姐可能是4月15日巴黎圣母院大火前参观的最后一批游客。下午6点30分,圣母院教堂区域闭馆,她临走前匆匆拍下一张玫瑰花窗的影像,约20分钟后火苗蹿上了圣母院的塔楼。

  “当时去的比较晚,钟楼已经不开放了,我就去了教堂里面,因为临近关闭,游客也比较少。”高小姐告诉记者,在她意犹未尽地走出圣母院大门,步行前往老佛爷商店时,看到救火车向反方向疾驶与她擦肩而过。“无论如何也没想到会是刚刚参观过的圣母院起火了,真的挺难受的,见到它转眼间就被大火包围了。想做的事情就赶快去做,谁也想不到什么意外会出现在计划之前。”  

  4月16日白天,高小姐再次来到圣母院附近。火灾已被扑灭,巴黎圣母院周边的道路仍然处于戒严状态,但仍有络绎不绝的游客涌向它的方向。很多人在警戒线外围观、拍摄,高小姐需要挤过人群才能远眺圣母院的景象。“警戒线外全是电视台的记者架起的摄像机,现在来看其实外观并没有15日晚那么恐怖,但是建筑里面的受损其实挺严重的,而且由于周围植物环绕,远远的并不能看到建筑的全貌和损坏面。”高小姐拍下的玫瑰花窗,受损情况还未得到官方发布。

  南京女孩在法求学,目睹大火全程

  南京姑娘黄珊目前在法国学习,住在圣路易岛上,桥对面就是巴黎圣母院。15日晚她目睹了这场大火。

  “我看到的时候大火刚起,哥特式的尖塔还没有坍塌,大约7点左右已经有很多的浓烟了。当时感觉是周围的法国人都傻了,因为谁也没有想到这个建筑会起火,它在法国人心中有非凡的意义。”周围很多巴黎人觉得难以置信,纷纷涌去靠近圣母院的消防安全警戒线附近,人们大概都涌向这里了。“有拿手机录像的,有捂着嘴流泪的,有边看边摇头的。”黄珊告诉记者,由于第二天要演讲,大约晚上10点多她赶回了住处,那时火势小了,但是还没有被扑灭。“对于巴黎人,甚至是当时在场的外地游客,大家都很哀伤,形容一下的话就是这场大火烧伤了塞纳河。”

  黄珊介绍,圣母院是巴黎的灵魂和中心,15日晚的大火让整个法国都陷入悲伤中。“新闻中提到,火灾发生将近10多分钟后,消防员到达现场,进行灭火抢救。据一位消防员透露,火灾起因可能是教堂修缮工程施工不当。他同时表示:‘所有的东西都在燃烧。那些从13世纪和19世纪开始就在这儿的木头都快被烧光了。’”

  原因

  初步推断:是意外而非“纵火”

  巴黎圣母院等名胜古迹不仅起着记载历史、传承文化的作用,也是法国旅游业的基石。诚如此,巴黎圣母院这场大火又为何破坏力度如此之大?

  起火点究竟在哪里?

  巴黎检察机关15日晚说,正着手调查这场大火的原因。多名警方消息人士说,初步推断火灾是意外事故。法新社报道,调查人员把这起火灾视作“自主起火”而非“纵火”处理,已经彻夜走访目击者,以搜集线索。

  巴黎检察官雷米·海茨16日说,大约50名调查人员将投入火灾原因调查。海茨表示,第一个火警在15日18:20响起,然后有人员检查是否真的发生了火灾。第二次警报在18:43响起,人们发现火灾发生。

  巴黎警察局认为,火灾可能与巴黎圣母院正在进行的房顶修缮工程有关。大火发生前,巴黎圣母院正在进行翻新工程。消防队员先前推断起火可能关联维修施工,最先起火的屋顶区域处于脚手架下方。有法国媒体提到,圣母院顶楼的电线短路可能是引发火灾的原因。

  大火为何燃烧这么久?

  专家认为,年久失修与木质结构屋架是导致火势蔓延的重要原因。

  巴黎圣母院长达数世纪之久的木横梁、石砌外墙以及圣母院的建筑高度使得扑灭这场大火显得尤为困难。

  不少法国名胜古迹为石质结构建筑。巴黎圣母院则不同,它拥有巴黎市最古老之一的木质屋架,且规模宏大,长度超过100米、宽度达13米。巴黎圣母院的天花板因为采用了大量的木质结构而被称为“森林”,因此塔楼起火后迅速蔓延至屋架。

  巴黎消防部门发言人普吕说,火势在木质屋顶蔓延“非常快”,消防人员一直力图保住巴黎圣母院的两座钟楼。

  美国退役消防员格雷格·法尔福说:“在火灾刚发生的20分钟,就可以看出它巨大的破坏力,消防员还没有出消防站就已经处在一个不利位置了。”纽约消防队退休副队长布洛克则表示,一般来说,教堂是特别经不起火灾折腾的,因为这些古老的木材非常干燥,很容易被点燃。

  而一旦木做的房梁开始燃烧,圣母院的石砌外墙会让消防员更难进入建筑内部扑灭火苗;另一方面外墙聚集火灾的热量和浓烟,让消防员在里面作业变得更加艰难。

  此外,近年来巴黎圣母院一直被相关部门评估为“状况堪忧”。上一次大规模维修还是在1990年代,本次维修从2018年4月开始。

  为何不派飞机灭火?

  救援人员解释了为何不采用森林灭火飞机的方式灭火,主要是怕高空放水会毁坏建筑。

  当天,美国总统特朗普在社交媒体“推特”上出主意,“或许可以出动消防飞机灭火,动作要快!”不过,法国内政部副部长努内兹回应称,这一方式可能“严重损害”建筑结构。

  重建

  结构依然“不稳固”,重建工程需数十年

  马克龙发起国际募捐,法国各界纷纷认捐

  尽管巴黎消防部门负责人让—克劳德·加莱说巴黎圣母院的主体结构和两座钟楼得以保住,法国文化部长弗兰克·里斯特警告,这座建筑的结构依然“不稳固”,迄今没有人能够全面评估这场火灾造成的损失。

  法国总统马克龙称,重建巴黎圣母院是法国人民的期待,也是“我们的历史使命”。马克龙表示将发起筹款行动,呼吁海内外捐助。“我们将重新建造它。这无疑将是法国命运的一部分,是今后数年的重点项目。”

  斯特拉斯堡大教堂基金会主任埃里克·菲舍尔表示,巴黎圣母院重建工程预计需要“数十年”。

  多国领导人16日向法国表达慰问,一些国家表露帮助重建巴黎圣母院的意愿。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总干事阿祖莱16日说,这家政府间国际机构准备组建一个紧急专家工作组,评估巴黎圣母院的损失状况。

  联合国教育、科学及文化组织承诺,为重建巴黎圣母院,这一位于巴黎的联合国机构将与法国“站在一起”。

  法国企业家、地方政府和一些国际组织和团体16日宣布将捐款或协助筹款,帮助重建遭大火重创的巴黎圣母院。

  法国亿万富翁、路易威登集团总裁贝尔纳·阿尔诺说,他的家庭和路易威登集团将为重建工程捐款2亿欧元。法新社报道,这一声明紧随路易威登“老对手”开云集团的认捐声明。开云集团总裁弗朗索瓦·亨利·皮诺当天早些时候宣布,为“完整重建巴黎圣母院”捐款1亿欧元。沙卢瓦集团总裁西尔万·沙卢瓦表示,这家木材企业作好准备提供栎树木材,用于制作支撑教堂顶部的木质格架。

  巴黎大区主席瓦莱丽·佩克雷斯说,大区政府将提供1000万欧元。

  关注

  巴黎圣母院的文物命运如何

  巴黎市长安妮·伊达尔戈介绍,由于维修施工,巴黎圣母院内部分艺术品早就被转移走,多座铜像被移除,得以逃过大火。但令人痛心的是,不少艺术珍品在大火中损毁。

  巴黎副市长格雷瓜尔介绍,消防队把“抢救尽可能多的艺术品”当作头号任务。

  法国巴黎圣母院主教帕特里克·肖维在当地电视台直播节目中说:“我们救出了荆棘王冠、圣路易的法衣。还成功地挽救了几幅画作,但是大型油画难以取下。”

  巴黎市长特别指出,万幸的是,最无法复制的荆棘王冠得以保存。据称,荆棘王冠是耶稣被钉死在十字架时所戴的王冠。当时耶稣被鞭打行刑前,罗马士兵为了羞辱他,用荆棘编成一个王冠的形状强行戴在耶稣头上。

  巴黎圣母院另一件举世瞩目的文物“圣路易法衣”也幸存下来,这是路易九世的遗物。1239年,路易九世向拜占庭帝国重金收购了耶稣受难时所戴的荆冠和十字架的残片,还在宫殿旁边专门修建了一座礼拜堂珍藏这些物品,这也是荆棘王冠被保存下来的最主要原因。

  教堂中13世纪时的彩色玻璃窗也部分保留下来,但由于塔尖坍塌时损毁了一些。位于教堂南侧著名的玫瑰花窗尚存。

  发生大火时,圣母院正在进行整修。所幸的是整修前有16座铜雕像从塔顶空运下来,因而这些绿灰色雕像目前都安全。

  位于大教堂高坛上的十字架目前仍然矗立,部分雕塑清晰可见。它是1723年由尼古拉斯·库斯托创作的。

  有报道称,两座钟楼都得以保存,钟楼里的大钟也应能保存下来。

  巴黎圣母院的管风琴也幸存下来。这是世界上最大最著名的管风琴之一,它建于1401年,有将近8000根管子。

  ●下落不明的文物

  画作《圣托马斯·阿奎纳——智慧之泉》:据说创作于1648年,目前下落不明。圣托马斯·阿奎纳是中世纪经院哲学的哲学家、神学家,也是自然神学最早的提倡者之一。

  画作《圣母拜访》:创作于1716年,目前下落不明。

  圣母玛利亚和婴儿耶稣雕像:14世纪时期的真人大小的圣母玛利亚和婴儿耶稣雕像就如大教堂本身一样,充满了历史感。它位于十字形雕塑的附近。

  圣丹尼斯雕像:这座始于1853年的雕塑描绘了圣丹尼斯,他是巴黎城的守护神。巴黎圣母院的雕像显示,他被处决后,仍抱着被砍下的头。目前雕像命运不知。

  点评

  莫让历史只存在于回忆中

  这场大火在令法国心痛不已的同时,也为全世界敲响了文物保护的警钟。不能让历史从此只存在于回忆、梦境、照片和视频。

  犹记得2018年9月那场大火,将巴西里约热内卢的国家博物馆主体建筑几乎完全烧毁,巴西人200年的集体记忆几乎被“一刀切除”。一个细节是,事发时博物馆的消防栓竟然没水……

  巴黎圣母院的大火,同样暴露出法国文物保护的弊病。如此重要的文物古建,又包含木质结构,理应提前做好防火预案,杜绝一切安全隐患。

  历史长河中的文物,在世代更替中能够幸存至今的,都弥足珍贵,是人类文明发展一路走来的宝贵足迹。它们的脆弱和不可再生性,要求我们用更先进的手段、更专业的技术,更智慧的途径加以呵护。而这,既需要资金支撑,也需要科学管理,更需要理念更新。

  从巴西国博大火到巴黎圣母院损毁,每一次文物历劫都应给我们警示。与时间赛跑,加强文物安全管理,推动文物数字化保护,留存文明记忆,是我们共同的责任。

  专题供稿:新华社、央视、中新等

  扬子晚报/扬眼记者 林昀 编译

底部
© 版权所有 扬子晚报 合作伙伴:方正爱读爱看网
扬子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