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部
2019年04月10日 星期三
第A16版:扬子旅游    
   
版面导航

第A01版

第A02版

第A03版

第A04版

第A05版

第A06版

第A07版

第A08版

第A09版

第A10版

第A11版

第A12版

第A13版

第A14版

第A15版

第A16版

第A17版

第A18版

第A19版

第A20版
2019年04月10日 星期三
宿迁赏花

  来到宿迁,刷新我几个陈旧观念。

  比如地名。原以为此地古代处于黄淮两河的双重泛滥区,洪水猛兽,不期而至,人们常常宿夜搬迁,故名宿迁。殊不知,是因为春秋时期宿国迁都于此。

  比如,原以为项羽是草莽,是糙哥。事实上,他却是一个贵族青年,有仁有义,有礼有情。所以他的败亡,虽悲剧,却令人惋惜,是中国历史上不以成败论英雄的最典型。

  再比如,原以为这里地属北方,应该干旱。谁知此间地域,近五分之一是水面,比江南还要水灵。那天傍晚,泛舟骆马湖,烟波浩淼,一望无际。波浪们呼喊着,泛滥着。水中央原有的几个小村,都沦陷了,都宿迁了……

  总之,这是一个出人意料的“绿富美”之地。

  城郊之北,骆马湖畔,有一片丘陵岗坡,名曰三台山。这里原是一家国有林场,面积约12.7平方公里。虽然树木茂盛,却因地处偏僻,抱守凄清,独自枯荣。林场一隅,是一个小村。全村2220亩农地,竟然被分割成612块梯田,高高低低,大大小小,扁扁圆圆,披挂在山坡上。

  这片土地的出路在哪里呢?

  不知哪位高人,提出了一个全新思路。于是,当地政府与园林大师联手,根据此间山峦起伏的特殊地形,决心打造一个独一无二的以生态和时尚为旗帜的国家级森林公园。最美的园林,最美的花木,最美的溪涧,最美的甬道,最美的廊桥。当然,其核心,便是衲田花海。

  小村易地搬迁后,这六百多块梯田被重新整理、统一规划。而后,把适宜当地的多种观赏花卉,按照花期,分季种植。

  二月暖阳,冰凌消融,春风的纤手,开始悄悄地弹拨四季的琴弦。于是,田埂上边边角角的野花,闪闪地绽放了。

  这些咣咣嚓嚓的锣鼓啊,只是序幕。

  三月中旬,300亩梨园一夜盛开,瞬间变成浩浩荡荡的白雪世界。而雪白之下,则是同期怒放的紫色二月兰。

  梨兰相会,紫白辉映。那是色彩的对撞,那是感觉的炸裂。

  接着,从四月初开始,各种本色的“演员”纷纷登台。赤橙黄绿,姹紫嫣红,排山倒海,惊天动地。而其中,最醒目的主角是三位:红、紫、黄。

  为什么是这三色呢?

  也许是最接近人类梦想吧。

  虞美人、格桑花、矢车菊、一串红、木槿,酡红、蕉红、梅红、猩红、石榴红、胭脂红、鹤翎红……红得那么标准,那么彻底,那么自然,那么得意,若鲜血,若朝阳,若朱砂,若爱情,若婚礼,似醉汉的狂,似新娘的羞,似婴儿的脸,似一个个娇艳的虞姬。于是,人们心底的舞台上,与虞姬一起舞蹈,一起舞剑,一起饮酒……

  红到深处即为紫。马鞭草、薰衣草、鼠尾草、飞燕草、美女樱,绛紫、朱紫、矿紫、丁香紫、缬草紫、锦葵紫……无论东方西方,紫色均象征尊贵,是王者和圣者的标配。紫,又代表胆识与勇猛,力能扛鼎,破釜沉舟,拔山盖世,霸王怒吼;紫,更寓意哲理和忧思,肃穆、深沉、神秘,让人斟酌生命的重量,反思曾经的轻薄,悔恨过去的荒废,向往一种有秩序的文明。

  贵到极处便是黄。硫华菊、万寿菊、金鸡菊、花菱草、月见草,橙黄、杏黄、蛋黄、藤黄、米黄、鹅黄、柠檬黄、橄榄黄、芥末黄……黄得像帝王的龙袍,像非洲的金矿,像赤壁大战的烈火,像楚汉对垒的方阵。黄得让你妄想,让你恍惚,让你肋生双翼,羽化升仙。

  600多块梯田,错落有致,像一方方舞台,站立着一群群最专业的演员,用最专业的眼神,最专业的精神,向你示好,向你微笑,向你放电。

  想想吧,那是一种怎样的磅礴气势。

  我相信,这里的每一朵花,都是主人宠爱的孩子;我更相信,这里的每一朵花,都是自觉的,自由的,欢快的,民主的,充分享受爱情的。所以,她们开得舒展,开得热烈,开得眉飞色舞,开得哈哈大笑。

  是的,这众多的美丽天使,当她们站在一起,恰似上海的车展、香港的T台,又好像成群结伙的孔雀,相互羡慕,心怀嫉妒,争奇斗艳,倾情表演,香氛弥漫,犹如雾岚。于是,花的娇美,花的天性,花的神韵,全部爆炸了,形成巨大的冲击力,直冲击着你的眼,你的心,如入仙境,如入梦幻,如归童年,如温初恋。放眼望去,所有的梯田,天衣无缝地连缀在一起,宛若一件天然的三色袈裟。

  花海中间的小村,整体迁出后,按照人类的梦想模样,进行打造。小桥流水,曲栏回廊,原始客栈,柴门石墙。可听戏,可吃瓜,可住宿,可品茶。白天,人在花中,与花同舞。晚上,头枕花香,与花同眠。

  小村,有一个诗且禅的名字:衲田村。

  这一片花海,这一片美艳,点燃了宿迁人和外地人的花心,每年的赏花人,竟达数百万。

  置身花海,纵然是耄耋的老者,忧郁的悲客,也会身心震撼,为生命的大美,为天地的大美。恨不得此景此情,凝为永恒。但是啊,花是主人,皆为过客。正是因为没有永恒,人们才更欣喜当下、更珍惜眼前,仿佛一生一世,就是这一场轰轰烈烈的赏花之旅。

  我来这里时,已是十月下旬。大部分花田已经休眠,农民们正在像收割玉米一样地收割花秧。但花的香气,仍是在空气中飘舞着,碰撞着,撞击着人的神经。

  那天晚上,我夜宿衲田村。满室花香,一夜无梦。晨起散步,猛然看到田埂旁边镶嵌着一道长长的银灰色絮状物,宛若贵妇人项上的一条裘皮围巾,华贵且温柔。

  一位农民告诉我,那是粉黛乱籽草,初秋种植,深秋开放,是百花谢幕后的值班族。

  看来,施以慧心,草也是美。

  的确,行走在宿迁,感受着各种美。

  花香酒香,追思霸王。项府深深,楚风余韵。

  总之,这是一个古代与现代、东方与西方、南方与北方极度交融之地,既原汁原味,古色古香,又现代时尚,罗曼蒂克。

  这种种的美丽和美丽的种种,红红黄黄紫紫,飘飘渺渺袅袅。那是文化的氤氲,那是历史的回眸,那是现实的蒸腾,充盈天地,仿佛一袭吉祥纳福的彩云袈裟,庇护着这方土地……

  李春雷 国家一级作家,现为河北省作家协会副主席,中国报告文学学会副会长。主要作品:长篇报告文学《钢铁是这样炼成的》《宝山》等21部;中短篇报告文学《木棉花开》《夜宿棚花村》《朋友——习近平与贾大山交往纪事》等200余篇。曾获鲁迅文学奖、全国五个一工程奖、徐迟报告文学奖(蝉联三届)等。

底部
© 版权所有 扬子晚报 合作伙伴:方正爱读爱看网
扬子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