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部
2019年03月14日 星期四
第A09版:身边事    
   
版面导航

第A01版

第A02版

第A03版

第A04版

第A05版

第A06版

第A07版

第A08版

第A09版

第A10版

第A11版

第A12版

第A13版

第A14版

第A15版

第A16版

第A17版

第A18版

第A19版

第A20版
2019年03月14日 星期四
“淮盐”对中国古代“四大盛世”的影响

  在璀璨的华夏文明史上,“淮盐”文化是中国悠久历史长河中闪光的一脉分支。从四千年前夙沙氏海水煮盐开始,“淮盐”就划时代地开始了她对中华民族的巨大贡献。“淮盐出,天下咸”,“淮盐”的地位,不仅仅是其产量大、品质高,更重要的是,它对于中国历史进程的影响,也十分深远。

  盐业,一直是我国古代朝廷税收的重要组成部分,素来有“天下之赋,盐居其半”的美誉。而“淮盐”在中国所有盐产地中,产量最大、品质最好,所以历来是我国王权更迭的必争之地,而中国历史上的几次盛世,也都和“淮盐”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成康盛世:西周初年的“成康盛世”是中国历史上的第一个盛世。当时,江淮之间的原始部落逐步组合成古干国,古干国的中心在扬州蜀冈,周边属地在今“淮盐”主产区。古干国是西周的属国,煮海所产的盐,作为贡品上交西周。那时,“淮盐”初开,尽管产量不丰,却为周公辅佐的西周王朝成王、康王造就繁荣和谐的西周,作出了不朽的贡献。

  文景之治:汉代的文景之治是中国历史上的第二个盛世。此时“淮盐”较前代有较大的发展。当时的“淮盐”产区,属于吴王刘濞的封地。刘濞善用“淮盐”资源,组织流民扩大煮海队伍,丰厚的“淮盐”之利,使得刘濞的侯国“无赋于民”而“国用富饶”。此事被司马迁写入《史记》。文景之治时,百姓富足,国用丰赡,赢得佳誉。刘濞后来发动吴楚七国之乱,虽国破身亡,但他却为江淮地区经济迈向繁荣,做出了特殊的业绩,为江淮经济融入伟大的文景之治,做出了一大善举。

  贞观之治:唐代的贞观之治是中国历史上的第三个盛世。一般来说,人们都把这归功于唐太宗英明的治国之术,但其实贞观之治的盛世与“淮盐”的支撑有着密切的关系。在“贞观之治”时期,“淮盐”已经获得了长足的发展,全国销盐“以江淮为大宗”,大片地区都食“淮盐”,诗仙李白也曾经写下过“吴盐如花皎白雪”的诗句来赞颂淮盐。而正是因为“淮盐”的销量高,税收多,才帮了唐太宗的大忙。《宋史·食货志》中记载,唐时“天下之赋,盐利居半”,如果不是盐税的支撑,太宗凭什么敢“轻徭薄赋”,如果没有盐税做国家财政的坚强柱石,唐王朝大厦的根基怎么能风雨不动安如山,太宗又哪来“贞观之治”绝代风华?

  康乾盛世:康乾盛世是中国历史上的第四个盛世。当时的中国经济尚居世界强国地位,经济总量占世界的32%。为什么康乾盛世能有那么大的经济总量?关键是盐业的经济总量十分巨大。盛世之时,全国十大产盐区的产量达到史上的最高,淮盐年产量达4亿多斤、上交盐税600余万两银。全国盐税为1300万两,占了清廷财政收入的一半,而“淮盐”又占了盐税的一半,占了清廷财政收入的四分之一。康熙、乾隆两位皇帝,都曾六次南巡,每次南巡的经费,都是由当时两淮(淮南、淮北)盐课支出的。

  “淮盐”对于中国古代“四大盛世”的影响,功不可没,无可替代。当我们重温“淮盐”先民的非凡贡献时,不禁要从心底里称颂:在中华文明史上,将永存“淮盐”记忆!

底部
© 版权所有 扬子晚报 合作伙伴:方正爱读爱看网
扬子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