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部
2019年03月14日 星期四
第A06版:紫牛新闻    
   
版面导航

第A01版

第A02版

第A03版

第A04版

第A05版

第A06版

第A07版

第A08版

第A09版

第A10版

第A11版

第A12版

第A13版

第A14版

第A15版

第A16版

第A17版

第A18版

第A19版

第A20版
2019年03月14日 星期四
“闪辞”稳定工作 同事很惊讶,家人不理解
从医生到澳军上尉再到高级保镖 扬州爷们“折腾”19年回乡侍双亲
陈咏

  在澳大利亚时,虞斌参加训练。

  虞斌留着络腮胡子,一脸沧桑。

  在扬州出生的今年47岁的硬汉虞斌,因长着一张“明星脸”而走红网络,有人说他酷似“旭日阳刚”中的王旭,也有人说他更像和他同岁的知名电影演员李易祥。

  但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非同寻常的经历。了解他的经历后,不少人都是啧啧称奇,他人生的很多选择让人感觉真是想不到,这哥们儿真是太能“折腾”了。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采访后获悉:他出生在高级知识分子家庭,却辞去当地最大医院稳定的医生工作;出国先读硕士研究生,再换另一所世界级高校重读本科;毕业后却参加皇家澳大利亚空军部队,先后两次参与“马航”搜寻行动,还参加过中东反恐军事行动;戎马十载在澳大利亚获授上尉军衔,退役后的他又返回扬州,辞去起步数十万元的高薪,回到家乡扬州创业。“很多人都认为我太能‘折腾’了,做的事情常人想都不敢想,不可理解,甚至不可理喻。其实我每做任何一件事,都有我明确的方向。”虞斌说。   紫牛新闻记者 陈咏 受访者供图

  棱角分明、络腮胡须、身板硬朗,虞斌给人“硬汉”的沧桑形象。真正了解他的过往,其传奇的经历绝对配得上“沧桑”二字。

  虞斌的爸爸毕业于南京医科大学,是扬州最大的医院苏北人民医院的知名医生,妈妈毕业于南京大学,虞斌是独子。高三时,虞斌接受家人的“建议”,报考并考取了苏州大学医学院。1994年毕业后,“子承父业”被分配到了苏北医院,在放射影像科工作。

  “我是闪电辞职的,之前谁也没讲,包括爸爸妈妈。那是我工作的第4个年头,1998年下半年的一天。记得当时正值夜班,我对科主任说,明天我不上班了,辞职。”虞斌告诉紫牛新闻记者,事后想起来,自己的做法有点欠妥当,没有给领导一个工作安排的缓冲期。自己“闪电般”辞职,同事很惊讶,家人也不理解。其实,自己考虑了很长时间,只不过当时年轻,26岁,处理问题简单化了。

  “我从小就喜欢理工科,学医不是我的兴趣。在不感兴趣的行业工作4年,我进行了理性思考,并重新规划了人生,恶补英语,出国深造学理工科。”辞职后的虞斌背上行囊赶到无锡好朋友处,朋友一个人居住,那里有安静的学习环境。当时就有英语6级水平的虞斌,没日没夜地学习英语,之后是考托福、申请出国。1999年,虞斌到了澳大利亚,考取皇家墨尔本理工学院影像学硕士研究生。

  读了研究生再回炉读本科

  只为向少年时代的理想“靠拢”

  在皇家墨尔本理工学院读了两年研究生,虞斌再一次在亲朋好友惊讶的眼神中,花了一学期的时间恶补数学,考入墨尔本大学重读本科。虽说墨尔本大学是世界级高校、澳大利亚最好的大学,但而立之年重读本科,还是让人大跌眼镜。“别人觉得我糊涂,其实我清醒得很,我知道我在做什么。这次选择的专业是物理学,是对之前影像学的‘校正’,这才是我真正的兴趣所在。”虞斌对紫牛新闻记者说,自己从初中起就对物理产生了浓厚兴趣,此后一直热衷于学习航空、船舰和兵器知识,中学阶段一直订阅《航空知识》《舰船知识》《兵器知识》三种杂志。高三时,自己曾铁了心要考北京航空航天大学相关专业,但那年这个专业没有招生,这对自己打击不小。

  虞斌的这个选择,再次惊呆了爸爸妈妈,“我这个人骨子里有浪漫主义的成分,一切都为圆儿时的梦。我把自己的想法说给爸爸妈妈听,他们逐渐也理解和接受了。”虞斌说,进入墨尔本大学学习物理学,对自己而言是个全新的专业,也是个“久违”的专业。自己在这里学习了4年,2005年3月毕业。

  在澳大利亚参军10年:

  参与过“马航”搜寻,去过中东反恐

  虞斌的“折腾”远未停止,在墨尔本大学本科毕业后,他加入了皇家澳大利亚空军部队。“我本来就喜欢军营,儿时就有参军梦。中学阶段喜欢物理,热衷于学习航空、船舰和兵器知识,当然也热爱军营。”虞斌告诉紫牛新闻记者,澳大利亚的军队是职业化的,自己申请了一年才成功加入,从此开始了十年的从军历程。

  虞斌所在的是空军地面防御警卫部队,他的十年从军历程堪称精彩:曾任空军地防警卫中队步枪排排长、连部行动中心指挥、军官学院教官、马航国际搜救行动中澳联络官、中东反恐行动某空军基地警卫部队指挥、中美澳三军野外生存联合演习翻译队队长等职,最终以上尉的军衔离开部队。

  “两次参与‘马航MH370’的搜寻行动,对我人生的历练意义重大。”虞斌说,第一次是在2014年3月,他与中国空军飞越南印度洋,持续3周搜寻“马航MH370”;第二次是在2014年8月,他被派协同中国海巡一号持续5周海上搜寻“马航MH370”,“行动中有一次我担任联络官,协调中方紧急从新加坡调油,锻炼了个人职业素养,这次行动还被人民日报报道了呢!”

  紫牛新闻记者采访了解到,2015年9月到2016年4月,中东反恐行动的经历同样令虞斌终身难忘。

  “飞行员苦,战斗轰炸机飞行员更苦。每天早上6:00不到,在帐篷里熟睡的我就被F16的单发引擎震天的声音给吵醒。在中东这个鲜为人知的联合空军基地,以前只能想像的F22、F15、F16天天在头顶飞,没任务时就停放在跑道上,而我们则时常驾车在价值几百亿美金的战机队列中随意穿出穿入。有个晚上我心血来潮,驾车去机场查岗。缓缓开上跑道,侧头看着似乎离我甚远的U2黝黑的机身,欣赏着五颜六色的引导灯。U2翼展太大,光线又暗,我根本没意识到我的车直冲着离地很近的翼尖驶去。一身冷汗,我急拐驶离了U2的阴影。”虞斌在他的军营日志中写道。

  和其他国家军人或联合演习、或并肩作战的经历,让虞斌受益匪浅。虞斌告诉紫牛新闻记者:与美国空军的警卫部队指挥官们天天开会,美军军官技能里最大的“刷子”就是公共演讲力,军衔越高,“刷子”越大。虞斌说,“和各国同行在一起,取长补短,互相学习非常重要,别看法国人热情、绅士,动起真格,一点也不含糊:第一次约好了上门拜访交流战术,法军上尉招待一大堆美食,还绅士般道歉,说准备不足。但是,吃过美食进行战术格斗交流时,这群绅士画风骤变,下手狠毒,毫不留情,摔得我手下几名士官七荤八素。”

  思念年迈双亲回到家乡扬州

  拒绝高薪最后“折腾”一次

  尽管这些经历丰富多彩,但虞斌还是思念自己的家乡和年迈的父母,“父母在,不远游”,“折腾”了这么多年,也该回去尽尽孝道了。

  “折腾”19年的游子终于要回乡。2017年,虞斌结束了自己的十年军旅生活,选择回乡发展。虞斌表示,澳大利亚部队生活节奏过慢,受到的束缚也多,加之父母年过八旬,他是家中独子,因此选择回乡发展。虞斌先受聘于深圳一家大型安保公司,公司特聘他担任高级职业保镖,也想利用他的国际背景拓宽国际业务。

  2个多月后,虞斌跳槽到了一家上市公司,公司老总表示,只要他愿意担任英语助理、海外大客户维护兼保镖的职务,可以支付起步数十万元、还有加薪的高薪。“待了6个月,我感觉这不是我的归属,不符合我的兴趣爱好和人生方向,我只做我想做的事情,我要有我的创业团队,注入我的热情、理想和人生感悟的团队。”2017年底,虞斌回到家乡扬州,开始调研市场。经过思考和分析,他确定的创业方向是提供体验式培训、能力拓展等服务。

  注册短短几个月时间,虞斌和他的“斌御拓展团队”就迅速打开了市场。团队的经营范围包括青少年双语训练、国际线路亲子活动、具有显著军事印记的夏令营冬令营、成人能力拓展等。

  “47岁,已经是大叔的年纪。回顾我的经历,我感觉人生还是要坚持,坚持自己的理想。对于我的一次次选择,爸爸、妈妈、太太也从反对到理解、支持。也许这是我最后一次‘折腾’了,我要把自己半辈子的积累全部用上,打造最好的团队。”虞斌对紫牛新闻记者说,这么多年的经历,自己想把值得学习借鉴的先进理念,推广到家乡,在孩子和成人心理、生理承受力及个体、集体创造力等方面,多做些努力,多传递自己多年的人生感悟和积淀,传递自己所理解的正能量。

底部
© 版权所有 扬子晚报 合作伙伴:方正爱读爱看网
扬子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