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部
2019年03月08日 星期五
第A10版:追梦新江苏 奋进新动能    
   
版面导航

第A01版

第A02版

第A03版

第A04版

第A05版

第A06版

第A07版

第A08版

第A09版

第A10版

第A11版

第A12版

第A13版

第A14版

第A15版

第A16版

第A17版

第A18版

第A19版

第A20版

第A21版

第A22版

第A23版

第A24版
2019年03月08日 星期五
句容“莓好白兔”品牌价值突破3亿
张凌发

  1月上旬,在17届全国精品草莓擂台上,由句容市白兔镇莓农选送的草莓样品获得5个金奖、2个银奖、12个优秀奖,金奖总数占到江苏全省一半。在省内举办的优质草莓评选中,白兔镇更是大包大揽,选送的25个草莓样品全部获奖,其中金奖18个、银奖7个,金奖占比达36%。在3月2日举办的“2019全国十大好吃草莓”评选上,“莓好白兔”品牌价值更是一举突破3亿元……

  从1983年“时代楷模”赵亚夫引进20株草莓苗开始,经过30多年的培育和发展,草莓不仅使白兔这个千年古镇赢得“中国草莓之乡”的美誉,更是成为莓农致富的“摇钱树”。现如今,在全国草莓种植行业中有句话广为流传:全国草莓看江苏,江苏草莓看句容,句容草莓看白兔。

  “在农业资源、生态资源、旅游资源上,句容拥有绝对的优势。我们就是要通过‘生态优先、特色发展’来放大优势,不断增强百姓致富路上的获得感。”句容市委书记潘群表示,白兔草莓的蓬勃发展正是该市实施乡村振兴战略、开展全域旅游创建的生动实践,未来全市将紧紧围绕“一福地四名城”城市定位,使草莓产业成为农业农村经济、消费经济发展的强大引擎,让广大群众持续享受句容高质量发展带来的红利。

  品种换代

  从一斤6毛到一颗10元

  “你绝对想不到20棵草莓苗会长出一个产业来。”镇江市草莓协会会长唐山远说,白兔草莓产业是从20棵草莓苗开始的,1983年,时任镇江市农科所所长的赵亚夫从日本带回来20棵草莓苗,并在白兔镇推广种植,由此开启了该镇“白兔”草莓产业发展之路。

  张冬才是白兔镇最早的草莓种植户。1983年,作为解塘村农技员的他一直帮着赵亚夫探索草莓种植。“1984年9月份,最早种植的日本品种是宝交早生,就在我家的9分地里。”当年,这九分草莓地给张冬才带来了600多元的收益,已经超过了两亩小麦的收成。

  1985年600亩、1987年1000亩、1992年2000亩……随着草莓种植面积增加带来的草莓滞销问题也愈发严重。看着上市期过于集中、个头较小、品相各异的宝交早生草莓,上世纪90年代,张冬才、纪荣喜等人纷纷从日本引进明宝、丰香等新一代草莓品种,这些品种不仅口感好、果型正、个头大,亩产可达2500斤。“以前一直以为好吃就行,现在还要讲颜值、能上镜。”记者在纪荣喜的草莓大棚里看到,粉白色的“白雪公主”,红彤彤的红颜、能长到2两一个的“妙香7号”,四季都能挂果的“四季”草莓,开粉红花儿的“红花”草莓……“这里算得上是白兔草莓三代,不仅有外表、也有内涵。明宝和丰香一公斤有30-35颗,一箱不过十多元,而白雪公主和红颜只有24颗,平均下来一颗红颜要卖10元钱。前不久在南京的金鹰商城里,一盒白雪公主卖出了520元的高价,平均下来一颗要20多元,一颗抵过去两箱。”纪荣喜自豪地告诉记者。

  如今,白兔镇草莓种植面积已经达到5000亩,亩均效益达到5万元,草莓的品种由原来单一的明宝发展到现在红颊、白雪公主、妙香7号等十余个优质品种。产品远销上海、深圳、北京等城市。草莓,已经成为白兔镇农民的“金果果”。

  技术升级

  从泥巴裹脚到清洁生产

  上世纪80年代的白兔草莓均为露地种植,虽然种植成本小,但费人力,收成全看天,经验不足或是遇到恶劣天气还会亏本。90年代初,张冬才、纪荣喜等人率先开启了简易大棚草莓种植。然而,1992年的一场大雪,将简易大棚全部压垮。痛定思痛,纪荣喜决定对栽培技术进行彻底升级,使用钢结构大棚种植。到了1997年,又将普通的钢结构换成了镀金结构,提升了大棚的顶高,不仅提高了大棚的抗压性、稳定性,也大幅提升了大棚的采光、保温效果。

  “现在大棚种植已经跟不上步伐了,我们正在推广高架草莓,高架草莓前期投入大,但效益较普通大棚草莓要高出2万多。”在纪荣喜新改造完成的高架草莓棚里,里面高而宽敞,草莓一排排地排列在高架上。“站着就能除草、采摘,劳动强度大为降低,同时也能满足游客上门采摘的需求。”曾到纪荣喜草莓大棚采摘过草莓的市民张女士说,高架草莓采摘不用弯腰,更加方便轻松。“更重要的是,高架草莓果子不沾土,更干净卫生,拍照发朋友圈也很好看。”据介绍,目前白兔镇已有高架草莓100多亩,亩均效益达到了8万元。

  除了推广高架草莓种植,白兔草莓还走上了绿色有机之路。在白兔镇柏生草莓专业合作社,种植户王柏生正和老伴忙着摘草莓,高架大棚内蜜蜂在到处飞舞着。见到记者,王柏生忙不迭地邀请记者品尝。“我们的草莓口感这么好,得益于绿色防控技术的运用,不用一点化学农药肥料”,王柏生介绍,草莓种植所需的肥料都是自己配制,连鸡粪都不用含抗生素的。在病虫害防治上,种植户坚持预防为主,在育苗、栽培、培肥、病虫防治等草莓各个生产过程中都实现了绿色防控全覆盖,做到了全程“零化学农药”。

  劳模引领 

  本土品牌蝶变升级走向高端

  全国劳模纪荣喜、江苏省劳模王柏生、镇江市劳模张冬才、句容市劳模纪雪宝,一个镇出了4个劳模,这不稀奇,而这4个劳模都出于同一个产业——草莓。这从侧面显示出白兔镇草莓产业发展的高质量。

  纪荣喜从1990年开始从事草莓种植,积极钻研先进栽培技术,并且毫无保留地把大棚草莓种植技术传授给周边农户,带领大家共同致富。

  2015年,纪荣喜荣获“全国劳动模范”称号,成为全国劳模后,他进一步发挥劳模的示范带动作用。2018年,白兔镇在草莓田间建立了第一个草莓种植示范党支部,由他作为党支部书记,担负起“火车头”这一角色,将“农课堂”搬进草莓田,每年组织十余次学习,参加学习的莓农超过1000人次。通过“田间教学、劳模示范”的方式,助推草莓产业由过去单纯的增产向提质转变,从而进一步提高白兔草莓的品牌效应。

  现在,在劳模们的带领下,白兔镇拥有中国驰名商标“万山红遍”、江苏省名牌产品“柏生草莓”,江苏省名牌产品、江苏省知名草莓“云兔草莓”等知名品牌,同时,白兔镇积极打造“莓好白兔”等公共品牌,在质优上下功夫,摆脱“大路货”,走上精品化路线。

  “今年,镇里还在草莓园里建设了新时代文明实践点,我有信心将‘草莓园里的文明实践’打造成示范点,帮助更多乡亲致富”,纪荣喜对记者说。

  销路拓宽 

  从提篮叫卖到文旅采摘网上接单

  3月2日一大早,张冬才的草莓大棚前,三名深圳的客人正提着5箱草莓,准备上车赶往禄口机场回广州总部。“我们公司总部在深圳、分公司设在下蜀,草莓上市期间,我们几个每个月都要来采购一次。”

  张冬才介绍说,过去北上路途远,南下温度高,这成为草莓走出去的最大障碍。现在,镇里积极引导草莓协会为莓农与顺丰“牵线搭桥”,扫除生鲜电商快递保鲜难、价格高等障碍,为草莓插上了翅膀、跑赢了时间,做到了“才出田头,就上案头”。以前,莓农们肩挑提篮、走村入户,零售白兔草莓;后来,搭乘公交车前往镇江、南京等地水果超市谈合作,进行线下对应供销;到如今,随着白兔草莓知名度的提升、自驾游的兴起,文旅采摘成销售的大头,同时由镇草莓协会牵头与顺丰达成协议,控制物流成本,线上交易,让莓农们以最优惠的价格,将新鲜草莓在48小时内送至全国消费者的手上。

  “8成熟的草莓从白兔出发,一天后到达顾客手上,就和新采摘下的草莓一个样。”张冬才说,白兔草莓的“回头客”不在少数,有的购买记录多达10次,今年春节前后线上已销售5000箱。如今,张冬才手机微信里的好友有一半以上都是白兔草莓的粉丝。

  “现在近百个草莓代理商遍布全国,最远发货至青海、新疆、西藏等地,我们还接到过瑞士驻北京大使馆的订单。”镇江市草莓协会会长唐山远说。

  “莓二代”接棒 

  白兔草莓产业后继有人

  “亲,给您包邮。”“这批草莓不多,想要的抓紧咯。”3月1日,白兔镇刚满27岁的90后莓农陈越在她的顾客微信群里和客人们聊得火热,不到十分钟就有5位客人下了单。从去年10月开始,陈越家的农场每天都会接待来自周边的客人。这使得她家3亩多的草莓供不应求,真正成为了“紧俏货”,价格一度卖到了50块钱一斤,亩均效益也飙升到5万元。见到销路这么好,“去年我们又在白兔草莓广场附近的念儿桥承包了8亩地。”陈越介绍,等到大棚搭建好,就可以“大干一场”了。

  “现如今,在白兔镇,年轻人种草莓已经成为一个很时髦、很有钱景的职业了。”镇江市草莓协会会长唐山远介绍。近年来,随着白兔草莓品牌影响力越来越大,许多当地年轻人想要加入这一队伍中来,他们之中有白领、退伍军人、普通打工者。

  37岁的莓农章启祥师从纪荣喜,只要一有空就钻进大棚,学种植、学销售,他把自己当做正儿八经的职业农民看,发誓要做出比老一辈翻几倍的业绩。与老一辈盲目追求产量相反,章启祥的草莓园常年使用生物菌肥,种出来的都是有机草莓。“我们利用网络和顾客的口口相传,将白兔草莓的品牌推向了全国各地,现在许多外地客人都会慕名而来,尝尝我们的草莓。”章启祥笑着说。

  收益的提升源于理念的改变。像章启祥这样的年轻“莓农”是镇里草莓技术课的常客,只要镇里通知了,他们一早就会带着问题过去听课。2018年,白兔镇开始推广大棚草莓全程绿色防控工作,受到了陈越、樊忠等人的欢迎。“以前老一辈人种草莓,生怕烂了一颗草莓,但是那时候用农药,草莓卖不出好价钱。我们现在将品质提上去,哪怕烂了一半,总体收益还是提升了,还能留下许多回头客。”樊忠说。在认真核算过技术成本和人力成本后,樊忠想要集中精力把自家的农场做精致,提升单位亩产量和价值。

  “真正地深入调研和思考,让青年莓农们快速成长了起来;思维的改变,效益的翻倍,让草莓种植成为年轻一辈的职业新宠。白兔草莓,后继有人了!”唐山远感慨。

  通讯员 顾辉 张慧君 许鹏锋

  扬子晚报/扬眼记者   张凌发

底部
© 版权所有 扬子晚报 合作伙伴:方正爱读爱看网
扬子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