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部
2019年03月08日 星期五
第B01版:锐读周刊    
   
版面导航

第B01版

第B02版

第B03版

第B06版
2019年03月08日 星期五
“天下第一武指”袁和平: 最担心功夫演员后继乏人
张漪

  与外称“天下第一武术指导”的霸气别名相比,眼前的袁和平看上去有点“貌不惊人”,他身材不高,站在那里的气场也不是虎虎生威的样子,就连扬子晚报记者跟他聊天,过程中也丝毫感受不到他身上的“武气”,人称“八爷”的他说话慢条斯理、语气温和,并无让人“畏惧”的气质。但是,袁和平粲然可观的成就,就像一道永不消逝的电波,闪动在中国电影史的横截面上。今年74岁依然精神矍铄的他,目前依然在影坛活跃着,不过他有一些忧虑,那就是功夫演员“后继乏人”,他正在内地积极寻找功夫明星的接班人。

  扬子晚报/扬眼记者 张漪

  童年在片场长大11岁习武 自称“没天分、平淡无奇”

  袁和平生于1945年,那一年恰好是日本投降,他的父亲喜滋滋地为这个长子起了个响当当的名字——“和平”。袁父名小田,他就是那个跟成龙合作主演《醉拳》而响彻亚洲影坛的“苏乞儿”。京剧武生出身的袁小田原是北京人,后南下到广州、香港开始在电影业风生水起。袁小田有差不多10个子女,家里因此比较贫寒,孩子们从小都在片场厮混,袁和平说,上世纪50年代,他还是几岁孩童的时候,父亲袁小田正在拍老版的《黄飞鸿》系列,“爸爸和关德兴、石坚一起度招,我自小在片场玩大,十岁开始做点散工,有时演些神怪打斗片的仙童之类的角色。”

  穷人家的孩子,大都子承父业,袁小田的儿子们都从小习武。袁和平是长男,父亲对他更是寄予厚望。但袁和平直到11岁才开始学武,这个原因说起来有些意思,袁和平回忆说,“其实我不喜欢武功,比较喜欢静,喜欢看书,静静地想东西。父亲让我练功,我就练了。他在的时候,叫我怎么练我就怎么练,父亲不在的时候,我就坐着发呆。”这样混来混去,一点长进没有,他父亲的徒弟看不过去,某天街边遇到一个邋遢的乞丐,就对袁和平说,“你这么懒,没有一技之长,以后一定做乞丐啊。”——这个问题成了少年袁和平遇到的人生第一个重大问题,“我就想,会不会啊?”为了长大后不至于做乞丐,袁和平开始收起吊儿郎当的心态,认真学起了功夫。自此,由袁和平带头,袁家数个亲兄弟和堂兄弟们都正式以武行为生,他们就是后来香港著名的“袁家班”。袁和平在袁家班中成就最高,但是,他并不认为自己有学功夫的天分,他说,“没有天分,平淡无奇。我可能比较幸运吧。”

  爱动脑子、爱看书

  声名响彻好莱坞的武指

  从少年至今,袁和平在这个行业里工作了半个多世纪。相较于其他的习武人,袁和平“喜静”的个性似乎帮了他不少,他爱动脑子、是有心人,从青年做武行开始,他便细心留意每一种门派武术的精华是怎样的。不止如此,非常熟悉他的徐克曾经对外说过,袁和平之所以在这个行业里常青不辍、真正有本事,是因为他特别爱看书,有文化。

  回顾袁和平的演艺生涯,就是半个世纪以来香港功夫电影的缩影,而香港上世纪功夫电影的辉煌二十年,袁和平是最重要的推手,而这一切均是他“拳拳到肉”一步步打下的江山。1962年袁和平以演员身份参演电影《白蛇传》, 1970年8月第一次担任动作片《疯狂杀手》的动作指导,1978年他执导个人首部电影《蛇形刁手》(成龙、袁小田饰)一炮而红,之后他继续执导了成龙、袁小田合演的动作片《醉拳》获得了第16届台湾电影金马奖最佳剧情片提名,算是捧红了一代功夫巨星成龙,此片也成为经典之作、百看不厌。这之后他执导过《奇门遁甲》《咏春》等,但以“动作指导”身份则遍与华语各大名导合作,其中徐克的《黄飞鸿之男儿当自强》系列、李安的《卧虎藏龙》、周星驰的《功夫》、冯小刚的《夜宴》、王家卫《一代宗师》等等,乃至1998年美国导演沃卓斯基兄弟拍摄的《黑客帝国》、2003年昆汀的名片《杀死比尔》等都盛邀袁和平担任动作设计。名号享誉全天下,作品累积等身。

  好脾气被圈内称道

  不睡觉也想着如何创新

  生活中,人们尊称袁和平为“八爷”。这名号的由来据说来自广东话里的“伯爷”,也就是“大爷”的意思,显示他受人尊敬的地位。袁和平一手捧红的功夫巨星包括成龙、李连杰、甄子丹、杨紫琼、吴京(《太极宗师》)、赵文卓(《苏乞儿》),还有今天的张晋《叶问外传:张天志》等。同时,他更成就了很多大导演例如徐克、李安、王家卫、周星驰、昆汀等经典电影中的功夫桥段。最让人称道的是,袁和平与这些合作过的人均保持着良好的关系,有人评价说,也许是因为袁和平深谙武侠的圆融之道,他做人也力求中庸,好脾气在圈子里很有名。

  从小就把片场当家的袁和平一到现场就灵感迸发,他总是能依据导演、演员的风格来设计出新的动作,他说,“只要一进入工作状态,我的灵感总能不断涌上来,很喜欢想一些动作方面新奇花巧的东西出来,想一些有质感又不一样的动作,经常一路打就一路设计过来了。”在袁和平的动作设计中,无论男女,武打动作均相当的漂亮、威猛和有力量。他坚持自己的创作观,“一出打戏好不好,三个因素很关键:默契、节奏和力量。”袁和平极少重复自己。拍了近百部电影之后,再要做到这一点,需要花费更多的时间。据李安回忆,拍《卧虎藏龙》时,袁和平每天吃两颗安眠药都睡不着,“他总想着怎么创新”。李安想要集中用轻功展现中国武术的飘逸美,又担心在外国人眼中轻功显得虚假。袁和平想到了借力,“不要让人永远停留在空中,而是不停地借力,借助屋檐、地面、竹林,甚至水面来完成动作,这更符合运动的原理。”《功夫》中,袁和平设计出一套和周星驰式无厘头完美结合的动作,最经典的就是如来神掌,“把人打到天上再打下来,跟着一掌打出一个掌印,整个设计有点漫画化,这就是周星驰的特色。”

  功夫明星后继乏人

  想在内地寻找新血

  袁和平刚刚拍完张晋主演的《叶问外传:张天志》又是一个硬桥硬马的功夫电影。袁和平为这部电影设计了数十个动作场面。并且他力图每一个动作场面不让观众感到无聊。袁和平在动作设计上考量了很多。其一做法便是为张晋(饰演张天志)选择势均力敌且相当有看头的对手,且用双方的优势互攻。“起用托尼·贾,便用到泰拳的元素;杨紫琼用刀,女性的柔与力量并举;大块头的戴夫擅长摔跤,他的强大力量与张晋体格上的不匹配和悬殊感,反而有利于把戏剧性做出来。”

  尽管袁和平们还在专心做着功夫电影,但随着特效的发展以及人才后备的匮乏,2010年以来,中国功夫片已经公认陷入了低谷,现在电影院里最受欢迎的是国产喜剧和好莱坞大制作。而对于袁和平这样的武术指导而言,更让人觉得有些伤感的是,曾经被视为我们看家之宝的中国功夫,在国际上没那么吃香了。2011年,《赛德克·巴莱》动作指导请的是韩国人。2016年,吴京拍《战狼II》请的是《美国队长3》的动作指导是好莱坞的萨姆·哈格里夫。徐皓峰把中国功夫片看作一个“已经死掉的类型”。近年来,让袁和平最困扰的是,找不到新的功夫演员、动作导演的继承人。“香港的年轻一代,都吃不了苦了,即使是学武,也都是为了做演员,很难再专心来做武行。反倒是内地还有不少可以挖掘年轻人。”袁和平感叹。他担心自己努力几十年的行业,终会后继无人。他告诉记者,目前他希望能够在内地寻找到一些苗子,“内地人才比香港人才多,应该好好教他们一些电影的常识,但是真的要有创意,有好的根基,应该是跟现场。给他们机会,你做给我看,等于像考试,你不合格再改。所以我还是在内地找人训练。”

  快问快答

  您生活中有什么爱好?

  其实我的生活没有什么太多花俏,都很平淡的。平时喜欢看看电影、看看书,找朋友喝茶聊天,有时候打打麻将,没有什么大的嗜好。

  您下面还要拍什么片子?

  我手上还有两三部新片在操作,工作计划已经排到了2020年。

  有没有考虑过退休?

  我还没有想过退休。退休就是享福吧?享福好像就是没有什么贡献。我还能做得动,为什么不做呢?有机会的话,我想再拍几部好的电影。

  较于叶问,您的最新电影《叶问外传:张天志》中的张天志是一个什么样的人物?

  叶问是过招前还会请对手先吃饭的谦谦君子。张天志更加人性化一些,他会因为失败而不再碰咏春,有着有仇必报的性格。

  这部影片最想传递的价值观是什么?

  人不可以太执着,失败一次并不代表永远失败。

  最难的戏在哪里?

  是酒吧里的文斗。在张天志与长乐大姐大(杨紫琼饰)在酒吧第一次见面对话,在一张小小的桌子上面,借助酒杯互相推拉之间,把各自的功夫底蕴表现出来。这是一场依旧酒吧的环境特意设计的戏,张天志的性格也从中看出变化,相较之前更加礼貌和平静。

  您如何看待您今天的成绩?您被称为是“天下第一武指”,有什么秘诀?

  我有五个弟弟,最不喜欢练武的是我,被父亲骂得最多的也是我。但我有一个特点,喜欢在片场看别人怎么打,怎么拍。我觉得,好的武术指导不一定是功夫好的,最重要的是怎么设计,怎么用脑筋想动作。

底部
© 版权所有 扬子晚报 合作伙伴:方正爱读爱看网
扬子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