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部
2019年03月08日 星期五
第A22版:资讯快车    
   
版面导航

第A01版

第A02版

第A03版

第A04版

第A05版

第A06版

第A07版

第A08版

第A09版

第A10版

第A11版

第A12版

第A13版

第A14版

第A15版

第A16版

第A17版

第A18版

第A19版

第A20版

第A21版

第A22版

第A23版

第A24版
2019年03月08日 星期五
春到栖霞山寻古探幽
杨文

  栖霞山自然风光优美,文化古迹众多,初春的栖霞山一副春意萌动的样子,一起去探幽一番。

  一进栖霞山,就会看到一块巨大的石碑,叫明征君碑。碑文是唐高宗李治所撰,唐代著名书法家高正臣为之书丹,另一书法家王知敬为之篆额。明征君不是本名,他确姓明,名僧绍。明僧绍学识渊博,他的一生进出山林、坐穷泉壑。他先后在青州崂山(青岛)、郁州掩榆山(连云港)、建康摄山(南京)的山中隐居和讲学。明僧绍一向“负杖泉邱,游睨林壑”,到南京后,发现摄山很好,在掩榆山上,他曾建“栖云精舍”作住处。僧绍先生确实有大智慧,多次拒绝了皇帝的征召,迎来一叫“明征君”的名号。明僧绍的五世孙明崇俨在唐高宗时代很有名,很得唐高宗的喜欢,在其恳求下,唐高宗为明崇俨写碑文,还顺带写了“栖霞”两个大字。

  在明征君碑的正对面也有一个碑亭,里面所立碑——江总碑。“若到栖霞寺,先看江总碑。”唐代诗人韦应物的这句诗,道出了江总碑的地位之高。江总,是梁陈宫体文学的代表人物之一,一生曾多次到栖霞山,与栖霞寺僧关系密切,写栖霞寺的诗作颇多。陈祯明二年(588)十一月十七日江总再次游栖霞山,并宿寺中,也就在这一年,栖霞寺里竖起了“江总碑”。经文物专家考证,“江总碑”是我国唯一的南朝陈代碑刻,也是栖霞寺建寺以来最早的石碑。然而,此碑在唐会昌年间被毁。2000年,南京市博物馆在对千佛岩三圣殿前作考古勘探时,意外地发现了一块残碑,经鉴定,此碑正是立于陈祯明二年(588)的江总碑。2014年,根据文献的记载,栖霞寺复建了江总碑,并建有碑亭。    杨文

底部
© 版权所有 扬子晚报 合作伙伴:方正爱读爱看网
扬子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