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部
2019年03月07日 星期四
第B03版:繁星·美文拔萃    
   
版面导航

第B01版

第B02版

第B03版
2019年03月07日 星期四
掘元宝

  [苏州]郁海红

  “秋天过去了,地净场光,荸荠的叶子枯了。荸荠藏在烂泥里,赤了脚,在凉津津滑溜溜的泥里踩着。哎,一个硬疙瘩!伸手下去,一个红紫的荸荠……”汪曾祺小说《受戒》中,这个小片段让人觉得格外亲切,一下子将我带回到儿时的荸荠池塘边。

  “百草死冬月”时,如香葱一样的荸荠茎叶早已枯黄倒伏在水塘里。这也表明,此时的荸荠充分成熟了。我们小孩子挖荸荠没有大人那么轻车熟路,拿的是半尺长的小铲锹,用的往往是蛮劲,待双手捧出裹着烂泥的一只只荸荠时,浑身上下也仿佛在泥地里滚过。如果这时再顺手擦个鼻涕,那可好看了,大花脸一个。小伙伴们急忙到河边将荸荠清洗干净,哈,一只只小扁球,亮晶晶的,格外诱人。我们还互相交流着“经验”:紫黑色的荸荠老了,没有紫红色的嫩甜;生吃的话,我们都挑紫红色的。寒风中,我和小伙伴们穿着笨拙的棉袄,脸颊冻得通红,以长满冻疮的手迫不及待地啃食生荸荠。如今想想,这真是好有画面感啊!两只大门牙像卷笔刀一样好使,一会功夫,一颗完整白皙的荸荠就落入口中了,清凉甘甜啊。

  外婆会将挖出的生荸荠清洗干净后,分别放在几只竹篮里,挂在屋檐下让其自然风干。风干荸荠更甜,更有滋味。萧红写回忆鲁迅的文章,说先生家总有大篮大篮的风干荸荠,沉甸甸地挂在绳子上。

  苏州是优质荸荠的产地。葑门城外湾村、尹山、车坊、郭巷一带都产荸荠,以车坊最为有名,叫卖者必称车坊荸荠。旧时,北京民间有一说法就是,天津鸭儿梨,不敌苏州大荸荠。郑逸梅说荸荠介于果蔬之间,啖之味清而隽,有如读韦应物之诗。荸荠因其果实藏身于烂泥之中,它和茨菰、莲藕被苏州人合称为“烂田三宝”,同时也是苏州著名的“水八仙”之一。荸荠的形状有点像铜钱。为此,苏州人年夜饭必不可少的,是将荸荠与米一同煮一锅饭,吃时挖出来,称为“掘元宝”。丰盛的年夜饭无论你吃得如何撑,这最后一口元宝饭是不可少的。

底部
© 版权所有 扬子晚报 合作伙伴:方正爱读爱看网
扬子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