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部
2019年02月20日 星期三
第A15版:文娱    
   
版面导航

第A01版

第A02版

第A03版

第A04版

第A05版

第A06版

第A07版

第A08版

第A09版

第A10版

第A11版

第A12版

第A13版

第A14版

第A15版

第A16版

第A17版

第A18版

第A19版

第A20版
2019年02月20日 星期三
《这些字词的拼音被改了!》刷屏 语文老师自嘲要向学生“认错”
张楠

  说(shuì)服变成了说(shuō)服 ,一骑(jì)红尘变成了一骑(qí)红尘,粳(jīng)米变成了粳(gěng)米……19日,一篇《注意!这些字词的拼音被改了!》刷屏社交网络,文中列举一大串读音改变的例子,并写到,“不少网友查字典发现,许多读书时期的‘规范读音’现如今竟悄悄变成‘错误读音’;经常读错的字音,现在已经成为了对的。”这篇文章迅速登上微博热搜,网友纷纷惊呼“上了个假学”。

  扬子晚报/扬眼记者

  张楠

  澄清:这是个征求意见稿,还没定!

  网友吐槽不少,“当时好不容易纠正过来的读音,现在因为大部分人读不对就改了?”“这事还有少数服从多数的?”南大文学院陈立中教授告诉记者,“网友之所以争议这么大,还在于这些字的读音与大家的学习、生活息息相关。但也说明大家对这个事情了解不够。”他对扬子晚报记者表示,建议大家通过媒体多发表不同意见。

  其实这篇文章的大部分内容来自国家语委2016年6月6日发布的《征求意见稿》,而这个《征求意见稿》至今尚未正式发布。该课题于2011年10月由教育部立项,并委托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成立项目课题组。陈立中说,“项目组比较慎重,今后正式发布的《审音表》应该不完全和《征求意见稿》一样,还要建立在广泛征求意见的基础上。”

  南大高小方教授认为,“众所周知,国家对语言文字是有相关政策的,不能随意。一些新的约定俗成会取代部分旧的约定俗成。《征求意见稿》未定,目前可先依据《通用规范汉字字典》(王宁主编,商务印书馆,2014)来判定。再晚些时候,则可依据即将推出的《新华字典》第12版来判定。”

  究竟为啥要改呢?生活中新的语音问题多

  1985年《普通话异读词审音表》发布至今已有30多年,一方面普通话审音的原则需要进一步明确;另一方面,现实生活中也出现很多新的语音问题,原有的普通话异读词审音表亟须修订,新出现的若干语音问题也需要研究和审订。

  陈立中说,如“的士”中的“的”字,按照现有标准没有dī这个读音;“血债要用血来偿”,一句话里面同样的 “血”字,现在读两个音,前者读xuè,后者读xiě,现实生活中多数人习惯读xuě;政府部门,以及新闻广电领域经常面对诸如“戛纳”究竟怎么读的问题等等,都是全社会普遍关注的读音问题。

  “新闻广播电视等行业、中小学教材注音等领域也都迫切希望解决现实生活中不断出现的异读音问题。这些问题的解决都有赖于普通话审音研究的深入调查和进一步推进。”

  江苏省盐城中学语文高级教师、省级普通话测试员刘百生告诉记者,按照现代汉语普通话的读音来规范汉字的读音肯定是顺应时代发展的趋势。统读,按照普通话的发音来读,肯定是进步,会对文化交流有正面影响。为了应试,特别是有了标准化考试之后的客观题,让多少学生陷入无聊的背诵简单的记忆之中。“但这十多年来,高考的语文试题中基本不考读音了,这是进步。只有语文老师在抠字眼、抠读音,说这个字错了。”

  争议焦点:古诗词读音应照顾文学欣赏习惯

  究竟什么样的读音要改,也是不少网友不理解,引发争议的焦点。像贺知章《回乡偶书》堪称“重灾区”,“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无改鬓毛衰(shuāi)。”“远上寒山石径斜(xié),白云生处有人家。”“一骑(qí)红尘妃子笑,无人知是荔枝来。”“衰”在诗中本读cuī,“斜”在诗中本读xiá,“骑”在诗中本读jì。现在新版教科书上的注音是衰(shuāi)、斜(xié)、骑(qí),变化不小。

  “语言的发展是不断变化的,一个字的古今读音都不同。古代诗歌讲究平仄押韵,若是按照今天的读音来,就不合平仄。所以,老先生教书就用的是古音,让其合乎押韵。”陈立中说,这部分读音,不少网友已经接受度挺高。因此,改动的读音,可能跟文学欣赏的理念相悖,这个值得商榷。其实从文学欣赏的角度来说,没必要都改回现代读音,可以保留一些。

  降低学生学习难度,但语文老师表示“要疯”

  语音的变化对于学生和老师来说影响很大。一位小学语文老师告诉记者,《现代汉语词典》和《新华字典》是教学中要用到的重要工具,但现在教师的教学主要以教育部公布的教学大纲和教材为主。

  一位初一语文教师说,“上学期,我提醒学生不要混淆,是‘箪食(sì)壶浆’,不要念成shí,学生们绕了半天,才理解两者区别。”尴尬的是,后来发现错误读音竟然“转正”了,“第六版《现代汉语词典》里正确读法是箪食(shí)壶浆。”但这下发现错了。

  其实,不少老师都留言表示已“混乱”,并自嘲要尽快向学生“认错”,努力“正音”。有的老师表示措手不及,并建议“汉字语音的变化有专家的考量,调整也无可非议,但得要让从事语言文字和教育工作的人最早获知、培训。语言文字调整,语文老师获取信息很多都得靠自己关注,如果没留意教学就容易出差错。所以语言文字有调整,应该第一时间让老师参加培训,进而到课堂上落实。”

  也有老师表示,汉字读音修改对小学生来说确实有好处,其实是降低了学习难度。对小朋友来说,多音字是很大难题,读音修改让很多读法简化,小朋友学习难度也随之降低。以“骑”为例,小朋友最先接触的就是‘骑马’的qí,以前还有个多音字念法jì,学生会混淆,理解起来也有难度,统一读音后这类混淆就比较少。

底部
© 版权所有 扬子晚报 合作伙伴:方正爱读爱看网
扬子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