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部
2019年02月20日 星期三
第A12版:扬子旅游    
   
版面导航

第A01版

第A02版

第A03版

第A04版

第A05版

第A06版

第A07版

第A08版

第A09版

第A10版

第A11版

第A12版

第A13版

第A14版

第A15版

第A16版

第A17版

第A18版

第A19版

第A20版
2019年02月20日 星期三
江南水弄堂

  眼前便是古老的京杭大运河,我长久以来念兹在兹的对象。

  在江南名城无锡老城区的南门外,脚下是一座名为清名桥的、有四百多年历史的拱形石桥。古运河就从桥下流淌而过,将老城区一分为二。大理石的银白色桥栏杆,被岁月风雨侵蚀,有一些残破斑驳,手抚上去,一种粗糙而凉爽的感觉瞬间传递到了掌心。

  斜倚栏杆,缓缓地转动脖颈,目光的收放之间,古运河的魅力袒露无遗。从此处到南门这段长约1.3公里的河道,被命名为清名桥历史文化街区,是古运河最为精华的部分。2014年,中国大运河成功入选世界文化遗产名录,这一段河道就是申报项目之一。这里集寺、塔、河、街、窑、宅、坊、弄、馆等众多古代人文景观于一体,有“运河绝版地、江南水弄堂”的美誉。

  这副精致工整的对句,并没有丝毫的夸张。古运河的魅力,在此处体现得淋漓尽致。两岸青石垒砌的河岸,夹出一道宽约十几米的水流,缓缓地流淌,分明是一条水上的巷弄。临水的房子多是两层,个别三层,一色的白墙黛瓦。到处悬挂着红灯笼,渲染出温馨的情调。房子连同蓝天白云的倒影被水波荡漾,便有了明与暗、真与幻的对比,有了层次和韵律。江南古运河的魅力,总也离不开河边巷弄的映衬。与这一段河道平行,两边各有一条街巷,分别是南下塘和南长街。我走下清名桥,前行十几米左拐,就进入了南下塘。这是无锡历史最悠久的巷子,房屋多建于十九世纪末二十世纪初,处处都显示着岁月的沧桑。小巷逼仄,靠着运河的一侧,各种小店铺鳞次栉比地排列着,间隔不远就会有一家餐馆,弥漫着咖啡的香味,食物煎炒煮蒸的味道,间或有轻柔的音乐,透露出生活的祥和安逸。从两所相邻的房子的中间,向左侧望去,便会看见十多米开外的运河。继续前行,一阵评弹的声音飘来耳畔,是从右边一所房子里传出的,门楣上方木质标牌上刻着篆体字“书码头”,不由得停下脚步聆听。吴侬软语,舒缓柔婉,似泉水流淌,但骤然间又变得高亢急促,仿佛裂帛之声。尽管听不懂唱词,却依然是十分惬意的听觉享受。

  南下塘小巷走到尽头,左前方便是横跨运河的南门桥了。从桥上走过,脚步便踏上了对岸的南长街。这条街比南下塘要宽敞不少,两侧店铺也更为密集,既有张小泉剪刀店等传统老字号,又有各类出售专门物品的特色小店。游客也比南下塘街要多,神情步态中,都是一派悠闲和松弛。一边慢慢走,一边欣赏着街两边的老屋旧宅,形形色色的招牌,不知不觉中,清名桥又在面前了——脚步画出了一个长方形的轨迹,重新回到了刚才出发的地方。

  再一次从清名桥上走过。和上次不同,这一回下桥后是右行,不久就又登上了一座造型朴拙、名为伯渎桥的石拱桥。桥下东西方向的河道,被称为伯渎河,与运河相垂直,形成了一个丁字形。它是吴国的开国者吴泰伯为灌溉和排洪而开凿的,迄今已有3200年历史,是中国历史上第一条人工河流,远远早于京杭运河。

  不妨说,古运河成就了江南名城无锡。如果说无锡仿佛一位秀丽的江南女子,古运河就是挂在脖颈上的闪光的项链,映衬得女主人风姿绰约,魅力无穷。

  无锡位于江南水乡的核心区域,河流密布。在以舟船为主要交通工具的古代,这里以运河为主的四通八达的水路系统,便于原料和货物的运输交流,极大地促进了当地经济的发展。从伯渎桥走过,前面的一大片区域,是历史上的伯渎港,在漫长的岁月中是舳舻相继的货物集散地。这里有一个“大窑路窑群遗址”,是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因为取水和运输方便,自明代起,这一带河边密布砖窑,都城南京的城墙砖就是这里生产的。到清代极盛时期,有上百座砖窑,嘉庆年间甚至承接过故宫金砖的烧制。

  我参观了这里的“无锡窑群遗址博物馆”,是在当年砖窑的原址上建造的,陈列的大量实物,无声地讲述着砖窑的历史。然后又钻进旁边一座当年的砖窑,内壁是用厚重的青砖一层层竖立着砌成,形状颇似一顶巨大的蒙古包,仰视头顶上方,是一个圆形的洞孔,投射下来一缕天光。从砖窑走出来,前面那一片临水的开阔地,一帮老年人的运动场所,就是当年的码头,砖窑的产品就是从这里上船,运往全国各地。

  岁月像运河水一样不竭地流淌。进入上个世纪时,运载砖瓦的木船的桨声,变成了小火轮的机器声。江南富庶之地,无锡作为这一带的经济中心城市,民族工商业得到飞速发展,涌现出许多经济实力雄厚、目光远大的实业家。在南长街,我参观了无锡中国民族工商业博物馆,它是依托无锡茂新面粉厂现存的厂房及办公楼建造的。面粉厂始建于光绪26年即1900年,是中国民族工商业最早的企业之一,生产的面粉享誉全国并远销海外。我们是博物馆唯一的参观者,安静的氛围,有助于让思绪回返到当年的现场,想象他们创业的拼搏。作为民族工商业的开拓者,“实业救国”曾经是那一代人心中炽热的梦想。

  这样看来,这一道穿城而过、流淌了千百年的古运河,分明也是一条纽带,将农耕文明、工商文明等不同形态连接和贯穿,见证了生活的变迁,历史的发展。

  永不停歇的是时光的足音。到了今天,一个城市经济社会发展到一定水平,对文化的需求就会变得强烈和迫切。它的前景如何,是否有足够的吸引力,与其所拥有的文化蕴涵密切相关。这一点,在无锡这一座江南名城,尤其是清名桥这一带历史文化街区,得到了鲜明生动的印证。这座城市的管理者和建设者们,围绕古运河的修复和保护,实施了一系列堪称大手笔的行动,努力展现了它的悠久深厚的历史人文内涵,为城市增添了独特的美,并使这种美能够赓续不断,仿佛古老的运河水一样永远流淌。这种根植于传统文化的魅力,也让这座有着3000年历史的古城生机勃勃,就像一株枝干盘绕虬曲的老藤,仍然绽放出无数鲜艳的花朵。

  运河水汩汩流淌。经过夜色的过滤,视野中一应物体的轮廓都变得更加柔和朦胧。河两岸房屋中高高低低的灯光,投射到水面上,渲染出一簇簇一片片的光晕,橙红金黄,色彩缤纷。微微漾荡的水波,让画面变得更为迷离倘恍。

  一艘画舫从远处悠然驶来,船舷无声地划过,水面泛着黑沉沉的光亮。船上坐满了游客,专注地欣赏着水上岸边的景致,目不暇接,间或有一阵惬意的笑语。船舱前面位置,背向船头面朝游客,坐着一位身着葱绿色旗袍的年轻女子,怀抱琵琶,轻拢琴弦,先后弹唱了《太湖美》和《蝶恋花》,嗓音宛转圆润,缠绵摇曳,随着船上明暗变幻的光影,渐渐渗入蔼蔼的夜色中……

  华灯初上。江南水弄堂,一场华丽的演出刚刚开始。

  彭程,光明日报高级编辑。入选全国文化名家暨“四个一批”人才工程,第二批国家“万人计划”领军人才等。出版有散文随笔集《漂泊的屋顶》、《急管繁弦》、《在母语的屋檐下》、《第七只眼睛》等数种。曾获中国新闻奖、报人散文奖等。多次担任鲁迅文学奖、茅盾文学奖评委。

底部
© 版权所有 扬子晚报 合作伙伴:方正爱读爱看网
扬子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