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部
2019年02月03日 星期日
第B06版:新书    
   
版面导航

第B01版

第B02版

第B03版

第B04版

第B05版

第B06版

第B07版

第B08版
2019年02月03日 星期日
《北上》:寻根之旅与还乡之作
陈玉成

  记忆深处的童年与故乡,念兹在兹的城市与河流,历史细部遮蔽着的无限未知与可能,无不照映着中西文明汇流之际国人与运河间的一段心灵秘史。在这次写作中,徐则臣以大运河上的一次北上之行为叙事主体,在历史与当下的两条线索中游弋穿行,借由个体的生命记忆与文学的虚构路径,深入运河旧境及近代中国社会的肌体深处,从天朝的崩溃到旧邦新命,以一条河流的兴衰命运反衬出了一个写作者对于百年中国历史大势及颠沛命途的深刻洞见。

  这一年,是公元1901年,岁次辛丑。变法与革命之争势同水火,朝局与民意愈发不可调和,古老中国的生命底部暗潮汹涌,民力不支的运河也终于在风雨飘摇中迈进残年……《北上》,便在这种格局宏大的历史视野中铺展开来,故事的戏剧张力在山河破碎风飘絮中呈现出一种沉郁与阔大的美学渲染。天地莽莽苍苍,人间大河浩荡,北上的一叶小舟载着客子的旅愁,驶于近代中国走向黎明的前夜,驶于茫茫不知所终的北方,岸边的烟火映衬着野桥、流水与零落的芦花,更为这个运河故事平添了几分悲凉之雾。

  《北上》开篇以龚自珍诗作为题记。“只筹一缆十夫多,细算千艘渡此河。我亦曾糜太仓粟,夜闻邪许泪滂沱。”这是一位哀民生之多艰的诗人行经运河,面对苍生黎民之苦时发出的羞惭与悲痛之音。历史并没有留给龚自珍这一代先行者太多的时间,但六十年后,这种知识分子立场的博大与悲悯,却穿过时间直抵主人公谢平遥的精神深处。于是我们看到了这样一幅夜航船的动人画面。千里长夜,灯火为伴。谢平遥船舱夜读,想到1839年龚自珍自京南归,而他此时北上,南归是重返故里,北上却是无所知之地,不禁神伤。看得见的是运河,看不见的是来时与去往。大水汤汤,溯流北上,这一行崎岖渺茫,还乡却不知路在何方。这其中,有知识分子面对古老中国遭逢巨劫奇变的举目茫然,运河之子在漕运断流之前的隐忧与敏感,中西文明碰撞之时国人寻找精神原乡与到世界去的矛盾与撕裂……这一个民族的“秘史”与旧邦新命,最终尽皆付予了眼前这一条大河。

  经由北上之行,徐则臣以雄健的文人笔墨,在中西交汇的全球视野下,再现了一幅上世纪初以来的浮世众生相。举凡国家、黎民、种族、东西、宗教、文明等课题均有所涉,官府、军队、教会、拳民、漕帮、船夫等阶层则不一而足。徐则臣在运河的命运中寻找着国运衰败的前因,并为近代中国走向现代社会的“新陈代谢”做一注解,同时为“到世界去”的文学版图提供了一种更具历史维度和文明深度的参考系。                   陈玉成

底部
© 版权所有 扬子晚报 合作伙伴:方正爱读爱看网
扬子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