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部
2019年01月11日 星期五
第SZ06版:苏州城事·姑苏街区    
   
版面导航

第SZ01版

第SZ02版

第SZ03版

第SZ04版

第SZ05版

第SZ06版

第SZ07版

第SZ08版
2019年01月11日 星期五
老邻居一句“你快来”,他放下碗筷立刻出门……
不是儿子胜似儿子,30多年邻里情跨越血缘
通讯员 刘丽 本报记者 周晓青

  昨日上午10点,66岁的宣斌山骑车10多分钟,来到姑苏区南门二村23幢404室,看望两位高龄老人徐项荃和伲秋乔。唠嗑之余,宣斌山不忘看看老人家里有什么事需要帮忙,提到这位“不是儿子胜似儿子”的“老邻居”,徐项荃和伲秋乔赞不绝口。30多年来,宣斌山尽心尽力照顾着身边几位与他并无血缘关系的老人,却很少说起自己的“难处”。事实上,他的妻子和儿子都患有精神残疾,全家的日常生活靠宣斌山独自支撑。

  老人生病住院

  他陪夜护理感动医护人员

  今年90岁的徐项荃和87岁的伲秋乔,在22年前和宣斌山是隔壁邻居。老俩口有一子一女,女儿的孩子从小患有自闭症,儿媳患类风湿炎多年,生活的重担都落在老人的子女身上,他们实在无暇分身照顾父母。了解情况后,宣斌山主动承担起照顾二老的责任,配药、买米、小修小补等等“杂活”,他都包揽了下来。1997年以后,宣斌山搬到南园南路16号小区,仍隔三差五骑电动车过来探望两位老人,顺便带些水果和菜。伲秋乔说:“宣师傅就是我们的干儿子啊!”

  随着年纪增大,徐项荃和伲秋乔的身体状况大不如前,伲秋乔在过去10多年中得了四次脑梗,所幸抢救及时,而徐项荃在3年前因脑溢血中风,现在走路需要依靠拐杖。最近几年,“陪老人上医院”成了宣斌山最重要的一项任务。2017年1月,徐项荃在苏大附一院进行总胆管瘤切除手术,术后住院两个月期间,宣斌山主动提出老人的陪夜护理。当时宣斌山已经64岁,患有高血压,他回忆说:“每天晚上挂水,我不敢打盹,老徐不能下床,大小便都在床上解决,我要帮他接大小便,同时清洁身体。其他病人家属都以为我是他们家儿子。”长时间熬夜实在吃不消,宣斌山只能白天在家补觉。后来,医生护士和同房的病人才知道真相,大家非常感动,医生护士坚持要拉着宣斌山合影。

  徐项荃和伲秋乔每年要去长桥卫生所做常规体检,每次,宣斌山拿轮椅推着徐项荃,带着伲秋乔一起去。2018年9月,体检结束后,宣斌山和两位老人等了很久都没有出租车肯带他们,他让伲秋乔坐公交车回家,自己则推着徐项荃的轮椅一直走到了家里,全程将近3公里。“到家他已经满头大汗,”说到这,伲秋乔心里十分过意不去。

  老人遇到麻烦事儿

  他有求必应

  记者了解到,宣斌山长期照顾的老人不止徐项荃和伲秋乔,还有他楼下的独居老人周大妹。在周大妹眼里,大事小事,找“小宣”肯定可以解决,“米没了,小宣快过来;马桶道堵了,小宣快过来……”去年10月上旬的一天,宣斌山正在吃晚饭,接到周大妹电话:“小宣,你快过来,我家水池堵住了。”他立马放下碗筷,拿上工具包,下楼来到老人家里。由于老小区的下水管是老式的铸铁管,地漏、厨房是共用的一个下水道,易堵成了通病。宣斌山挨个排查每个下水口堵塞的位置,忙活了近两个小时,才找出堵塞的原因,直到下水道顺畅,宣斌山才回家继续吃晚饭。

  “类似的事每天都会发生,老人给我打电话,都会讲‘你快来’,老人用这种口气对我说话,肯定有急事处理不了,是把我当儿子,所以接到电话我要立刻去,我自己的事放一放没关系,”面对老人的请求,宣斌山有求必应。

  双塔街道翠园社区工作人员介绍说,宣斌山的儿子32岁,和他妻子一样患有精神残疾,目前在广济医院治疗,其实他自己的家庭负担也很沉重。但宣斌山依然在照顾几位老人之余,热情地为社区提供支援服务。如今,宣斌山每天中午准时到社区领取午餐,再把热气腾腾的饭菜送往订餐的6户辖区老人家中。

  通讯员 刘丽 本报记者 周晓青

底部
© 版权所有 扬子晚报 合作伙伴:方正爱读爱看网
扬子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