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部
2018年12月06日 星期四
第A08版:身边事    
       
版面导航

第A01版

第A02版

第A03版

第A04版

第A05版

第A06版

第A07版

第A08版

第A09版

第A10版

第A11版

第A12版

第A13版

第A14版

第A15版

第A16版

第A17版

第A18版

第A19版
2018年12月06日 星期四
著名的《一桥飞架》 到底是从哪个角度看过去的?
油画家冯健亲解密经典画作,1968年家喻户晓的通车宣传画也出自他手
孔小平 戎毅晔

  冯健亲著名油画作品《一桥飞架》。

  《建设中的大桥》。

  《记忆1978之南京长江大桥》。

  油画家冯健亲。

  扫码观看相关视频

  “按照现在的说法,长江大桥可是当时的‘网红’,一个重要的时代元素,对我来说也是重要的创作题材,这么多年来从未断过。”近日,前南京艺术学院院长、著名油画家冯健亲在他的健亲美术馆接受了扬子晚报记者采访。

  1974年,他的油画《一桥飞架》参加建国25周年全国美术作品展,是全省唯一一幅油画入选作品,并被中国驻法大使馆收藏。“其实我与长江大桥最早的连接是,1968年为它画的宣传画,这也是有关大桥的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出版美术品。”

  扬子晚报/扬眼记者

  孔小平/文

  戎毅晔/摄

  大桥当时是“网红”

  大桥是“绝对主角”

  很多人会反复画

  冯健亲今年已80岁,个子很高,身板硬朗。他有多幅以南京长江大桥为主题的油画作品,但最有名的便是1974年参加全国美术展的那幅《一桥飞架》。

  “南京长江大桥作为文艺样式中红极一时的绝对主角,是那个时代广大艺术家热衷表现的对象,在大桥的创作中诞生了一大批艺术精品。”他说,当时的艺术家们对南京长江大桥饱含深情,这种强烈的自豪之情灌注到艺术创作中,成为他们艺术实践的强大动力,对于这个绝对的重大题材,大家都是反复画。

  1974年是建国25周年,所以1973年还是南京艺术学院油画老师的冯健亲被学校组织去画大桥,大部分油画方面老师都参与了,最后有4位是直接投入这项油画创作。34岁的冯健亲最年轻,和著名画家苏天赐老师分在了一组。

  要画大桥,就得先了解大桥的价值,以及长江的模样。于是他们一行人特意沿长江边写生,先到镇江,再到上海黄浦江边。10天的写生,让冯健亲感受了万里长江的雄伟气势,观察江水颜色,欣赏两岸风光,了解大桥对沿江的运输作用。写生结束后,他们回到长江大桥身边,到桥的周围、高处去观看它。

  曾在大桥照相馆

  打了一个月地铺

  多年以后,当记者问起“看大桥的最佳视点在哪里?”冯老竟脱口而出:“城北的老虎山。”

  他解释说,大桥附近有好几座山,比如狮子山、老虎山,“站在狮子山上的阅江楼看大桥,是从西边看,可以看得很全,但画面很平。实际上,比较好的角度是从东边看,就是老虎山,不过那会不是开矿吗?很多山都被挖掉了。”

  “引桥下面有个大桥照相馆,”因为家离大桥实在有点远,冯健亲干脆就在这个照相馆打地铺了,“一床垫被铺在地板上,一床被子盖盖,那时候适应能力很强。”他在那里住了近一个月,创作了大大小小二三十张写生稿,跟大桥的关系也更亲密,他走遍了大桥的每一个角落。“三面红旗的高度是76米,我也爬上去了,从大桥公园电梯上去后,再通过内部的旋转楼梯走到红旗所在的平台上,从这个平台往下看,大桥的透视效果很好,非常壮观。”虽然不是每一个细节都会在自己的画中体现,但清晨、黄昏、晴天、雨天、这个角度、那个瞬间,大桥的上下左右及周边山头,冯健亲都一一地经历、感受、记录。

  经典画作

  《一桥飞架》很像用超广角镜头拍的

  为《一桥飞架》,冯健亲画了很多素材画,“这是早上画的,太阳才出来;这是回龙桥,从幕府山燕子矶那边看过来,这是傍晚的;喏,这是桥头堡。”综合了前期的观察和体验,他形成自己的想法,并融入到时代背景中,最终创作出《一桥飞架》这幅经典力作,气象雄伟壮观,色彩充满张力。

  “其实《一桥飞架》不是写生的,是根据我的四张素材画想象创作出来的。”冯健亲亲自解密,“你看,这张画是不是很像一个超广角镜头拍出来的?我综合了大桥下方的视角,远方的视角等,所以才能在一幅画中出现桥头堡、桥的弧度,以及铁路桥和引桥,而在现实中,是不存在这个视角落点的,是我利用素材和照片,按照透视规律虚构出来的,构图很漂亮,有视觉冲击力。”

  冯健亲解释道,大桥很长很大,很难看全,当你看全时,又离它很远,虽然阅江楼上能看全,但构图上来讲又很平,就是一个桥。仰视呢,能看出桥的弧度,俯视呢,能看全它。说着他又给记者看了另一张大桥图,也是虚构的:画上大桥还未合龙,桥下的江上,有一艘摆渡船,上面有两节火车车皮,“那会的火车过江,就是通过这样的摆渡船,到浦口上岸后再接上开走,这样一来,对比远处未合龙的长江大桥和铁路桥,也非常有视觉冲击力。”

  1968年通车宣传画,是最早的大桥出版物

  “1968年大桥建成那年,就有出版社,请我画过一张宣传画。”冯健亲透露,他用3天3夜时间才画好,那幅画“有现在的新华日报四张那么大”。记者在他的私人画册上看到,宣传画上有大桥的四股车道、工农兵等必备元素。冯健亲说,这张宣传画是当时配合宣传大桥最新式的一个方式,影响也非常大,商店等公共场所都贴遍了。“应该是反映大桥最早的美术作品出版物。”

  大桥是冯健亲念念不忘的创作题材,1978年,他和苏天赐又一起参加北京地铁项目,为地铁站里画油画,“我交的4张中有一张仍是南京长江大桥。长江大桥对我实在太重要了。可惜后来这批油画都毁了,好在我保留了照片,这组画我很喜欢,2009年退休后我又凭记忆重新画了,把主题变成了‘记忆1978’,给大桥换成了雪景。”

  记者问他这么喜欢桥,那后来有没有画过二桥、三桥、四桥。冯健亲哈哈大笑说,现在的桥太多了,还是南京长江大桥最有画头。

底部
© 版权所有 扬子晚报 合作伙伴:方正爱读爱看网
扬子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