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部
2018年11月13日 星期二
第A05版:紫牛新闻    
       
版面导航

第A01版

第A02版

第A03版

第A04版

第A05版

第A06版

第A07版

第A08版

第A09版

第A10版

第A11版

第A12版

第A13版

第A14版

第A15版

第A16版

第A17版

第A18版

第A19版
2018年11月13日 星期二
网上骂他“瞎折腾” 本报挺他再创业
一年后,“凤凰男”干成了这样……
宋世锋

  周功斌与越野车相伴的创业之路。

  去年7月,浙江小伙周功斌辞去杭州的公务员职务,卖掉丈母娘支持的婚房回老家创业,想把浙西山村打造成旅游胜地。这样一个充满正能量的新闻出来后,竟招来不少人的指责,说他是穷山沟飞出的“凤凰男”,玩越野想往富二代圈子里钻。今年2月,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经多方调查,为周功斌正了名。(详见2018年2月11日扬子晚报紫牛新闻《公务员小伙辞职卖婚房回山区创业,怎么就成了“凤凰男不能嫁”?》)创业至今,周功斌成绩斐然,打造出180公里自驾游路线,为乡亲们增收1000多万元,落地6300万元投资。                       紫牛新闻记者 宋世锋

  网上一边倒骂“凤凰男”

  他的头发白了一半

  周功斌的老家在浙江遂昌县一个偏僻山村。2004年,周功斌考上大学,父母和乡亲给他凑了3000元钱,使他走出山村。后来,他考上杭州科技局公务员,在杭州成家立业。

  2017年7月31日,周功斌辞职回乡创业,还卖掉由丈母娘支持购买的婚房,决心在交通不便但风光秀丽的故乡开拓越野路线,带动家乡人民致富。

  消息传出后,在微博等社交网站上得到大量转发,然而网友的评论几乎是一边倒的批评。一个网友划重点:“妹子们注意了,这就是找‘凤凰男’的下场。”凤凰男是个歧视性词语,指的是从经济条件差的农村走出来,通过高考等途径在城市中找到工作,并与城市女孩结婚的男性。有人挖苦他:“创了啥业?卖掉婚房买个二手越野车跟富二代们混而已。”

  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在今年2月调查发现,周功斌的婚房只卖到80万元,他买了一辆20年车龄的二手猎豹越野车,只值两三万元。

  开始时家里人不同意他辞去稳定的公务员工作回到农村创业,但在他耐心说服下,都转而进行支持。

  但网络暴力却给他造成极大压力。周功斌告诉紫牛新闻记者说,“那段时间我的头发白了一半,现在的头发是染过的。”

  扬子晚报紫牛新闻帮助周功斌澄清了非议之后,在国内外引起很大关注。遂昌县领导对这个问题非常重视,指示县旅游委员会“举全县之力”进行支持。

  已为乡亲增收1000万元,打造出180公里自驾游路线

  从那场舆论风暴到现在,几个月时间周功斌成绩斐然。

  他告诉紫牛新闻记者说,遂昌县人口仅有23万,90%都是山地。2017年,遂昌县GDP总值为107.1亿元,在浙江52个县中排名第45位。遂昌虽山清水秀,旅游资源丰富。然而,怎样把藏在深山里的旅游资源推介出来,是个非常具有挑战性的问题。汽车越野解决了这个难题。

  周功斌开辟的主线是一条围绕遂昌全域的180公里自驾游路线,叫做“浙西川藏线”,是遂昌县域的自驾越野线路品牌。旗下支线从最初的2条发展到现在的十三都穿越、大西坞穿越、红军穿越、龙殿穿越、江南丙察察、华东天路等6条,难度不等,针对不同的车型,从都市SUV到高性能越野车都能玩。

  今年截至11月4日,通过他的“蚂蚁探路”团队引导、策划和组织,到遂昌旅游的车队有100多个、近3000辆车,到周功斌老家周村源的车辆有2000多台,平均每台车人均2.5人。沿线的村子都设为越野驿站,带动了村民的农家乐餐饮、住宿、农副产品销售,今年已为乡亲增收大约1000万元。

  周功斌说:“扬子晚报是最早给我们正名的媒体,非常感谢紫牛新闻对我们的关注和支持,从你们报道之后,给我们带来了非常大的影响力,尤其是让江苏很多汽车俱乐部了解到我们,所以来的江苏车友非常多,占到总数的40%。”

  车友们买土特产尤其厉害。他说有一个江苏车友,患有糖尿病,遂昌有一种青钱柳可以降三高,这位车友穿越“浙西川藏线”时,买了十几万元的青钱柳。有个车队去了一个山村,把整个村子的土蜂蜜都买空了。车队长说:“功斌啊,你看看那个田埂,一棵杂草都没有,稻秧插得整整齐齐,这样的农民会造假么?他们的土蜂蜜一定是最正宗的土蜂蜜。”

  探路途中遇车祸,十万分之一的生还率让他抓到了

  创业总是有风险的。

  7月初,周功斌在探路过程中发生一次意外,他告诉紫牛新闻记者说:“因为我是探路者,需要自己先去探一下,才能告知车友线路情况,那次是因为太晚了,天又黑,看不清楚路,所以翻车了,我从300多米高的悬崖翻车,中途被甩出来,摔倒在路上,颈椎骨第6根骨头骨折,差点就损伤到脊髓,右肩膀粉碎性骨折。医生说,这样的生还概率是十万分之一。”

  如今周功斌已经康复,只是不能干重体力活。他说,“我在医院躺了半个月,一动都不能动。我躺在病床上的时候在想,我们讲乡村振兴,现在是真正的机会。而我们这代人有机会参与其中,这个过程会付出非常大的代价,我这点伤又算得了什么呢?”

  周功斌的“蚂蚁探路”团队已扩大到7个人,实现了自我造血能力,进入稳定发展阶段。他告诉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说:“我们现在通过搞大型活动,政府会给我们一定的补助。另外,车队的活动,我们可以收取策划费用。目前已经实现初步盈利,持续经营下去应该问题不大了。”

  遂昌县旅委主任邱根松告诉紫牛新闻记者说:“周功斌已经把我们的不少偏远地区、没有景点支持的地区,都做成了旅游区,这是其他旅游业态所做不到的,一般的自驾游也开不到那样的地方去。原来那些形同与世隔绝的地方,餐饮、民宿、农副产品销售都被带动起来,对乡村振兴起到引导性作用。”

  近一年来,他获得浙江工业大学十佳最美校友、丽水市乡村振兴带头人、遂昌县乡村振兴特聘人才、“最美浙江人 青春领袖”提名人物等荣誉,“蚂蚁探路”荣获“诗画浙江 美丽乡村”创新创业大赛二等奖。中央电视台、浙江卫视、新华网、钱江晚报等多家媒体都跟进报道过他遇到的非议和取得的成绩。

  明年他的“蚂蚁探路”团队打算开拓更多线路,在遂昌线路沿线落地两三个营地,计划明年能开拓五六条经典自驾游路线,带动沿线五六个村子设立为越野驿站。营地需要投资,所以也希望有营地建设需求的企业可以对接联系。

  周功斌表示:“我们也没想着能做多大,能赚多少钱,我们只要能保持基本的生存就可以了,因为做的这个事情确实非常有意义。创业都是开始难的,我们现在已经过了最艰难的时期了。一路走来,感恩社会各界、媒体、车队对我们的支持。尤其感谢扬子晚报,在我陷入舆论漩涡的时候出来力挺我。”

底部
© 版权所有 扬子晚报 合作伙伴:方正爱读爱看网
扬子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