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部
2018年10月23日 星期二
第B01版:心理周刊    
       
版面导航

第B01版

第B02版

第B03版
2018年10月23日 星期二
越来越多的人享受一个人唱K,一个人吃火锅……
与自己相处,也是种“自我修复”
杨彦

  听说过Kalsarikann没?这个洋气的名字其实有着非常接地气的表达方式:一个人穿着睡裤,极其舒适地在家喝酒。不用呼朋唤友,这些年在中国,“一个人经济”也开始盛行,一个人吃火锅、一个人唱K,在很多人看来有点可怜,但在心理学家眼中,“一个人”也可能并不是孤独,追求片刻的放松,不过是自我修复的充电方式吧。

  扬子晚报/扬眼记者 杨彦

  Kalsarikann 是谁在偷看我的生活

  完成Kalsarikann式的生活,只需要四步:

  1、脱掉外衣,穿着最舒服的内衣;

  2、在你的床头柜或是沙发上摆着你最喜欢的美食和甜点;

  3、将你的遥控器放在离你最近的位置,同时把电脑和手机都充满电;

  4、打开酒,开始一段放松的享受之旅。

  Kalsarikann是最近流行于芬兰的一种生活方式,可以简称为“在家瘫出来的文化”。

  在Kalsarikann之前,大众印象里幸福感爆棚的北欧还曾流行过其他放松的生活方式,比如“hygge文化”:一杯浓浓的热巧克力、散发这温暖火光的壁炉、一个僻静优雅的小木屋,只不过,“hygge文化”最后成为了精心准备、细致摆拍再加完美滤镜的朋友圈美图大赛,远不如Kalsarikann来得真实。网友说,Kalsarikann就像下班时间,有人拿着手机,到你我的房间里随手拍了一张照片,连个光线都没有调一下。

  “是谁在偷看我的生活?”一句话再加上几个允悲的表情,8000多公里之外的中国网民们感同深受。

  一个人吃饭一个人唱K

  真的可怜吗?

  璨璨就是Kalsarikann的践行者。璨璨做着一份需要频繁与客户打交道的工作,业绩在部门里很不错,和同事们关系挺融洽的,也不是没有朋友,但璨璨就是喜欢一个人吃饭、一个人逛街,也不喜欢聚会,下班了就回家,过得挺怡然自得。“不用考虑别人吃饭的口味,不用找话题,也不会有什么矛盾,有时还能专注地思考自己的问题,轻松自在。”璨璨说,爸爸妈妈觉得自己太孤僻,老劝自己要和同事们打成一片,有时候在商场里碰上朋友,朋友们也有很惊讶的,“你一个人吃饭啊?下次喊我呀!”热情的朋友发出邀约,但下一次璨璨依旧不会去打朋友的电话,依旧是一个人。

  工作时也许光鲜亮丽,但下班后不愿意参加派对聚会、甚至都不愿意谈恋爱,邋里邋遢在家“废柴躺”,2007年,一部日剧《萤之光》把“干物女”这个物种带到了大众的眼前,对职场大家已经习惯的生存法则提出了挑战。十多年过去了,“我就愿意一个人”的状况被越来越摆上台面。

  在热气腾腾的拉面店,反而设有单人隔断,一个人吃饭的时候也觉得自在,不用感受到隔壁桌的“目光”;唱K这样的群体活动,有了一个个摆在商场里的小“单人间”这样的形式,一个人唱给自己听也能唱得high……哪怕在国内,“一人经济”也已经被注意到,成为一条新兴的产业链。

  喜欢“孤独”

  其实并不是时代病

  越多人越活越孤独,但这并不是时代病。

  人是群居的动物,内心都希望得到别人的关注和理解,渴望得到共鸣、爱与被爱、理解与被理解,都是天性。所以我们可能费心地去经营朋友圈,去拓展自己的交际圈,去建立人与人之间的连接。同时,人也是个体,也会有需要和群体“隔离”的时候。

  江苏省人民医院临床心理科王昊飞医生告诉记者,人和人的交往是有舒适距离的,这就像是自己给自己设定了一个无形的“气泡”,为自己和他人空置出了一定的领域。这个领域有生理的,也有心理的。当自我空间被人侵犯了,人就会有不舒服、不安全的感觉。

  由于文化历史等原因,不同国家、地区的这个舒适距离是不一样的。在一些北欧国家,舒适距离比起亚洲国家来得远得多,有时候朋友之间还得有一拳、陌生人之间必须远到一臂。有的国家亲热、有的国家疏离,同样的,在同一个社会中,个人的舒适距离也会有差异。但没有谁比谁更高级,也和社会发展程度其实没有太大的关系。

  人不是机器或者电脑

  独处是种自我修复的“充电方式”

  还需要明确的是,一个人的孤单,并不是“社交恐惧症”。 社交恐惧症的患者会对任何社交或公开场合产生异乎寻常的、持久的恐惧和紧张不安。对于在陌生人面前或可能被别人仔细观察的社交或表演场合会感到强烈恐惧或忧虑的精神疾病。患者知道自己的这种恐惧反应极不合理,同时又难以自制、深受其扰,通常会影响人的工作、学习、人际关系等正常的社会功能。

  在更为传统的性格分类里,外向性格的人更适应这个社会,内向的性格则是偏负面的、需要被纠正的。越来越多的“一个人的孤单”,和传统的内向、外向的性格分类,其实也不完全的贴合。在工作上十分外向的人,在现代社会里,也可以选择有越来越多的私人空间。人不是机器或者电脑,拧得越来越紧的发条,并不能带来完全效率,给人际关系一点留白,给自己一点点私人的时间,用来重新组织脑中的想法,用来梳理着急想做到找不着路径的任务,哪怕只是用来完全的放空,也能让人更快地“回血”。而很多工作和生活的困扰,也需要通过独处时的思考,去想通去接纳去解决。孤独,这也许只是一个人自我修复的“充电方式”而已。

  反而,允许一个人用一种相对独立的方式和自己相处,和其他社会人建立一种有距离的连接,对“一个人孤独”的包容,才可能是真正的社会进步。

底部
© 版权所有 扬子晚报 合作伙伴:方正爱读爱看网
扬子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