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部
2018年10月11日 星期四
第A04版:紫牛新闻    
       
版面导航

第A01版

第A02版

第A03版

第A04版

第A05版

第A06版

第A07版

第A08版

第A09版

第A10版

第A11版

第A12版

第A13版

第A14版

第A15版

第A16版

第A17版

第A18版

第A19版
2018年10月11日 星期四
“得了帕金森,你还是我的宝”
苏州77岁胡老先生照顾75岁生病老伴,7年不离不弃
薛马义 黄玉琴

  胡先生和刘女士。

  最佳深度媒体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

  一处人声嘈杂的食堂里,一位老先生神情慈爱,正耐心地给一位轮椅中的老妇人一点一点地喂饭——这是近日热心网友给扬子晚报紫牛新闻发来的一段“老人照顾病妻”的视频内容。在苏州怡养老年公寓,紫牛新闻记者见到了视频中的主角,77岁的胡先生和他75岁老伴刘女士。7年前刘女士不幸患了帕金森病,胡先生不离不弃,每天喂饭、喂药。胡先生说,和刘女士结婚五十年里,照料家里的重担,都是刘女士一手操持的。“以前她为这个家付出了那么多,现在轮到我来照顾她了。”   紫牛新闻记者 薛马义 实习生 黄玉琴 文/摄

  喂病妻吃一日三餐 7年来从不间断

  苏州怡养老年公寓护理院里,刘女士坐在轮椅上,全身除了脖子以外,几乎都不能动弹,两只手紧攥着一块小毛巾,旁边的胡先生时不时为她整理一下衣襟、松一松肩膀。记者和刘女士打招呼,她只是“吱吱呀呀”,胡先生说:“她现在病情加重,已经说不了话了。”胡先生话语刚落,刘女士的嘴角流下一点口水,胡先生扯出一段纸巾,轻轻擦干。

  胡先生拉住老伴的手,跟记者说两句就要轻轻拍拍她的胳膊,“她说不出话来很着急,我知道她生病了不好受,这样拍拍她,她心情会轻松些。”

  胡先生和刘女士是在2017年11月1日搬来这个老年公寓的,现在两个人住一间房,“这边的阿姨要同时照顾好几个人,所以大部分的事情还是要我自己来做”。

  胡先生和紫牛新闻记者说,刘女士因为帕金森病,现在张开嘴巴也挺难的,更别提咀嚼了,所以胡先生喂饭的时候要一小口、一小口慢慢喂。

  除了吃饭之外就是吃药了,胡先生和记者说,“她要吃的药有五六种。”为了把刘女士吃药的剂量和时间记清楚,胡先生特意把所有的药名以及每一种药需要吃的时间和剂量,都记在一张纸上。“虽然比较麻烦,但是这难不倒我,只要耐心一点就行了。”

  真正难到胡先生的是扶老伴上厕所。胡先生曾当过兵,因腰伤转业,他的腰伤属于“三等甲级残疾”。“我每次把她从轮椅上扶起来,腰都生疼。”胡先生和记者一边说,一边敲打了一下自己的腰,“每天早上喂她吃完早饭、吃好药,我都要在床上躺一会,要不然腰真的受不了。”

  跑遍上海、北京

  3年换了4家医院

  当胡先生开始回忆老伴病情发展的时候,刘女士在一旁止不住地哭泣,胡先生便一边耐心为她擦干眼泪,一边和记者说,“2011年4月份,她在写字的时候就有点手抖,然后就去医院看了,但没有确诊是什么病”,吃了四个月药后,刘女士的病症不仅没有缓解还慢慢加重,先是右手写字抖,后来筷子也拿不住了,胡先生从那时开始喂刘女士吃饭。

  “后来在2011年的11月份,我们就去了苏大附二院,那边说疑似是帕金森,但也没有具体确诊。”胡先生说,在医生的建议下,他开始每天早上扶着老伴在小区里散散步,但是好景不长,刘女士在散步的时候,开始频繁摔跤,“我腰不好,也扶不住她”,胡先生回忆说,有一次在家他只是转过身拿个东西,刘女士在扶着桌子的时候直接往后摔了一跤,“直接摔到飘窗上去了,脖子上缝了4针,”说起这个,胡先生脸上有着掩饰不住的愧疚之色,也就是从那时候起,胡先生开始请保姆到家一起照顾。

  刘女士的病情并没有因为胡先生和保姆的照顾而变好,反而越变越糟,到了2013年左右,刘女士的右腿、右脚也渐渐不能动弹,“我们一家人为了她这个病,去了不少大医院。”胡先生说,2013年3月份他们一家去了上海华山医院,11月份又去了北京。

  “我们在北京呆了五天,最终确诊是帕金森。”在北京确诊后,胡先生带着刘女士回了苏州。

  16个保姆都嫌太累

  无奈住进养老公寓

  到了2016年下半年,刘女士已经全身不得动弹,只能坐在轮椅上,胡先生也很难一个人照顾她,只好请个24小时看护的阿姨。“从2016年到2017年,我一共请了16个保姆,这些保姆觉得照顾我老伴太辛苦了,就辞职不干了,有的甚至只做了几个小时就撂挑子不干了。”

  胡先生告诉记者请一个24小时看护的保姆,每个月需要付5000块,除此之外,保姆要住在胡先生家里,吃喝用度都是胡先生付钱,“每天的饭钱再加上水电,一个月支出都要超一万了。”

  胡先生和记者介绍说,每天阿姨需要烧饭、打扫卫生,衣服是用洗衣机洗,早上买菜是胡先生去买,在白天的时候,刘女士上厕所也主要是他来帮忙,喂饭、喂药更是只有胡先生一个人做。刘女士每天晚上都会起夜一到两次,阿姨就睡在刘女士旁边,主要负责晚上搀扶着刘女士上厕所。“为了让阿姨能够好好休息,我们每天中午都要让阿姨午睡两个小时。”胡先生说道。

  尽管如此,阿姨仍然觉得照顾刘女士太累了。“有的阿姨不想和我老伴睡一张床上,那她想要上厕所了,阿姨也不知道啊。”胡先生说,还有的阿姨觉得晚上起夜身体吃不消,甚至还有的连饭都不会做。就这样,阿姨换了一个又一个,时间最长的也才做了两个月,最后实在没法子了,胡先生和刘女士才搬进养老公寓。

  忆往昔心疼爱妻辛苦

  说当下带老伴好好生活

  聊完找保姆的经历,胡先生又和记者说起了他和老伴曾经相识的故事。胡先生在18岁就开始当兵了,过了几年,比他小两岁的刘女士也在部队子弟学校当老师。他俩在1966年认识,1967年就结婚了,“当时两个人就看上眼了,再加上我要跟着部队到处训练,就想着把婚事定下来。”

  说起结婚后的往事,刘女士一时情绪激动哭了起来,胡先生连忙边帮她擦眼泪边说:“她真的很不容易,一个人把两个孩子拉扯大。”原来结婚之后,胡先生跟部队在全国各处训练,一年都回家不了几次,家里的大小事都是刘女士一个人操持。

  “有一次儿子生病了,我又不在家,小女儿也还很小,她就把儿子抱在怀里,把小女儿绑在身上去医院看病。”胡先生说,这也是后来有了解情况的朋友告诉他的,“她从来不和我诉苦也不埋怨我,有什么苦都是一个人扛下来。”胡先生介绍说,现在他们的大儿子在苏州一家政府机关任职,小女儿也考了建筑工程师,“这都是我老伴的功劳。”

  除了养大了两个孩子,最让胡先生动容的是刘女士长了一双巧手,和刘女士结婚这些年里,他身上的毛衣、毛裤都是刘女士亲手织的,这一织就是几十年。

  “她以前为这个家付出了那么多,现在轮到我照顾她了。”胡先生轻轻抚摸着老伴的脸说。

底部
© 版权所有 扬子晚报 合作伙伴:方正爱读爱看网
扬子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