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部
2018年09月14日 星期五
第A03版:紫牛新闻    
       
版面导航

第A01版

第A02版

第A03版

第A04版

第A05版

第A06版

第A07版

第A08版

第A09版

第A10版

第A11版

第A12版

第A13版

第A14版

第A15版

第A16版

第A17版

第A18版

第A19版

第A20版

第A21版

第A22版

第A23版

第A24版
2018年09月14日 星期五
被讹撞人,幸有监控证清白 小伙决定“为社会打一场官司”
杨志敏 陈勇 艾陆琦

  监控还了滕先生清白。

  ▲这个消失的路人说滕先生撞人。

  小曹与滕先生的短信交流。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

  最佳深度媒体

  本是好心去帮助骑电瓶车摔倒的男子,没料到对方竟报警称是被他撞了。9月2日,浙江金华的小伙滕先生遭遇了这件令人气愤的事情。4天后,交警通过监控证实二人并未相撞,还了滕先生清白。事件并未就此结束,双方又在道歉问题上发生分歧,滕先生认为对方妻子态度不好,决定起诉对方索赔1元。摔伤男子的儿子则称,他母亲此前已经道过歉,他也多次约滕先生当面沟通都被拒。

  法律界人士认为,其实这个官司打一打不一定是坏事。

  紫牛新闻记者 杨志敏 陈勇 实习生 艾陆琦

  一波三折

  帮忙: “我帮他扶起电瓶车,他还对我道谢”

  滕先生告诉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自己是一家通信公司负责宽带维护的员工。9月2日下午快两点时,自己骑电瓶车去工作的路上,经过金华市婺城区解放西路时,突然听见后方有急促的刹车声,回头看见一位骑着橘色电瓶车头发花白的“老人”摔倒在地,谨慎考虑后,滕先生没有直接上前扶起他,而是询问“老人”身体有没有受伤,并帮他将电瓶车扶推到路边,“老人”随后自己站了起来还对滕先生小声道谢。

  滕先生说,这时突然有一个路人过来指证滕先生,称看见他骑车撞倒“老人”,此时“老人”却站在一旁一言不发没有任何解释。气愤的滕先生当即拿起手机拍摄,要求路人再将指证自己撞人的话重复一遍做证据,这个过路人却开始辱骂起滕先生。

  因为当时天气较热,滕先生让“老人”移到阴凉的地方后,“老人”决定报警,并且也认为是滕先生超车时撞了他。在等待警察到来的过程中,指证滕先生撞人的路人没有离开,一直骂他“不诚信、不道德,撞人了还不承认,不是你撞的为什么要扶”,直到警察来之前才离去。

  被冤:

  面对交警,摔倒者称是被小伙撞倒的

  因为滕先生和摔倒“老人”各执一词,金华市交警直属三大队事故中队出警的王警官查看了事故现场并拍摄了照片,检查二人的车辆后,没有发现碰撞痕迹,但“老人”坚称自己是被滕先生撞倒的,于是王警官扣留了双方电瓶车,随后“老人”的儿子前来将其送去医院检查,滕先生没有跟去。由于工作用的交通工具被扣留,滕先生也没法继续上班,只能回家。事后滕先生得知,这名自称被他撞倒的男子姓曹,48岁,只是因为头发花白,自己把他误认成了老年人。

  事情发生两天后,滕先生前去交警队写材料,遇到了曹先生的妻子,谁知对方开口就骂他:“没良心,两天了一句话都没关心过”,“事故的材料都是他口述请别人写的”等等,称丈夫骨折住院需要手术,要求滕先生垫付丈夫的医药费,加之滕先生当日骑车经过的路段恰好修路,监控探头失效,滕先生又气又急,却百口莫辩。

  清白:

  看了监控后,警方认定是单方事故

  9月6日,当时出警的王警官找到了事故发生路段附近钢材店的监控视频,监控视频显示:滕先生和曹先生一前一后骑着电瓶车在路上行驶,二人并未发生接触,突然曹先生的电瓶车倒地,于是滕先生停下车上前询问。根据监控视频,警方认定曹先生摔倒和滕先生并无关系,曹先生是单方事故。警方向滕先生发还了被扣电瓶车。

  然而滕先生告诉紫牛新闻记者,让他气愤的是,曹先生的妻子到场看过视频以后连一句道歉也没有,他希望对方补偿自己的误工费和处理事故拖车费的要求,对方的妻子反而说:“你好人做到底,去医院看看我老公吧。”对此行为,滕先生当场表示要起诉曹先生一家人,并向她要联系方式,曹先生的妻子却无所谓地表示:“那你去起诉好了。”“电话我不会给的,你自己去查吧。”

  紫牛追访

  交警:准备申请对滕先生进行奖励

  金华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队宣传科吕警官昨天告诉紫牛新闻,事发后,因双方陈述不一致,所以当时按照交通事故先受理。为了还原事实真相,处理该事故的王警官在发现道路监控因施工失效后,又调取沿途的商家监控,经过多次查看,附近有一商户的监控正好对着出事的方向。反复观看现场视频后,最终交警认定此事故是曹先生的单方事故。吕警官表示,曹先生一方对于警方的认定也是比较认可的。

  对于滕先生乐于助人的行为,交警方面认为值得赞赏。“我们准备与市里征信管理部门联系,将滕先生主动救助的行为申报给征信系统,对他进行奖励。”吕警官说,至于路人为何会在现场指认滕先生撞了人并谩骂,不得而知。交警在调查过程中,也没有找到该路人。

  吐槽之后

  有律师主动联系,愿意免费帮打官司

  9月6日,滕先生将自己的经历整理成帖子发到当地的一个论坛上,除了感谢这次找到监控帮自己力证清白的王警官外,还表达了对自身遭遇的愤懑,并决定起诉曹先生一家:“现在我要代表一类人,去向另一类人讨一个公道,像很多网友讲的一样,目前讹人的成本太低了。”

  同时让滕先生颇为无奈和生气的是,自己在停车帮助曹先生的过程中,被一名路人无端指证撞人和责骂,他对紫牛新闻记者说:“本来摔倒的男子站起来还对我小声说了句谢谢,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那个路人一直在旁边说我撞他才觉得是我撞的。”在帖子中,滕先生说,这名路人欠他一个道歉。

  发完帖后,一名律师联系上了滕先生,表示愿意免费帮他起诉。该律师告诉滕先生,经过查阅资料,可以帮助他从经济角度出发,尽力补偿滕先生的经济损失。滕先生也决定正式起诉曹先生一家,已经与该律师签过委托书。他的诉求是要求对方公开赔礼道歉并赔偿精神抚慰金1元。目前,案件的材料已准备完毕,一定会向法院提起诉讼。

  伤者儿子:不是恶意的,愿公开道歉

  曹先生的儿子小曹向紫牛新闻表示,他不认可他们家讹人的说法。他认为,滕先生觉得他们一家讹他,是其在等待交警认定过程中,自己主观臆断出来的。“事情发生得太突然,父亲为什么会倒在地上,他自身也不确定,所以才报了警,并不是说一定要讹人,我父亲也不是想讹人。”

  对于交警最终认定是曹先生单方责任,小曹说,他们一家也是接受的。他同时告诉紫牛新闻,交警认定事故责任之后,他的母亲向滕先生道了歉,“不光说对不起,还说第一次去处理事故时,对滕先生的态度不好。”小曹说,“换位思考一下,如果知道自己丈夫受伤,谁也态度好不起来。”

  知道滕先生将起诉曹先生,小曹表示已经得知。“交警认定出来后,我也打过电话给他,也发过短信。电话中、短信中我约他出来商谈,他都不接受,只说要起诉。如果他起诉,我们也不能拦着他,该说的都说了,只能去应诉。”小曹说,“我们也愿意公开道歉,赔偿损失也可以。书面的、视频道歉都可以,赔偿方面,我提出让滕先生列出清单出来,需要赔哪些,我们都照赔。”

  第三方观点

  法律界人士:社会需要这样一个诉讼

  对于滕先生要打的官司,京衡律师上海事务所副主任邓学平律师比较认同。

  邓学平认为,在本起事件中,比较靠谱的起诉由头是提起侵犯名誉权之诉:你对我进行了诬告。我明明没有撞你,你说我撞了你,还报警在警察那说我撞了你,所以我起诉你对我实施了名誉侵权。由于你的诬告侵权,我要多次到交管局去配合警方调查,产生了一些误工费和各种路费。现在被诬告撞人的小伙准备起诉的诉求是要求对方赔礼道歉并赔偿一元钱。我认为这个诉讼请求还是比较合理的。

  邓学平认为,这个官司很有社会意义,应该打。以前的类似案例都是扶老人被讹,经过调查后还做好事者一个清白就结束了。而这次起诉要让那些意图讹人者意识到其行为是恶劣的、违法的、也是社会公序良俗不能容忍的。这起案子如果判决得当,对于以后类似事件中的讹人者无疑是一个严正警告,对于压制歪风邪气、提振社会正能量是有很大积极意义的。

  另外网上有些网友认为曹先生一方涉嫌敲诈勒索罪,邓学平表示,敲诈勒索是以威胁手段或要挟手段索要财物,本次事件中并不存在这些情节,不符合敲诈勒索的构成要件。

底部
© 版权所有 扬子晚报 合作伙伴:方正爱读爱看网
扬子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