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部
2018年09月13日 星期四
第A05版:今日置顶    
       
版面导航

第A01版

第A02版

第A03版

第A04版

第A05版

第A06版

第A07版

第A08版

第A09版

第A10版

第A11版

第A12版

第A13版

第A14版

第A15版

第A16版

第A17版

第A18版

第A19版
2018年09月13日 星期四
中国酱油复兴记

  上世纪90年代, “中国质量万里行”大型系列专题,成为当时国内极具影响力的社会活动。1999年11月再次组织随团媒体及企业家三十余人出访日本,谁也没有想到,这次出行却带来了十年后中国另一个民族产业的复兴!

  “去日本打酱油”

  在日期间,访问团参观丰田结束后诸多精英人士纷纷抢购日本酱油。当时随团的鲁花集团董事长孙孟全先生敏锐地洞察到其中的玄机。

  “中国就酿不出一瓶好酱油?”回国后,孙孟全就进行了深入的行业调研。咨询了众多行业专家及领军人物,最后得出的结论着实令人愕然:“国产酱油的品质经过几十年的努力,虽然取得了不错的成绩,但是与顶尖水平还是有差距。”

  中国酱油没落史

  酱油起源于中国,后由唐朝僧人鉴真传入日本。后因人口快速增长,为了满足酱油市场的需求,把酱油发酵周期从六个月压缩至一个月,品质可想而知。到1999年时,国内九成厂家仍采用快速制备工艺。即使是国内高端的酱油,也因缺乏优质的菌种和工艺,而造不出风味极佳的酱油。

  决心做好酱油

  出生于1950年的孙孟全,与共和国一同成长,“为人民服务”成了他和鲁花集团发展的基调。

  曾经,为了给中国油脂工艺争口气,摆脱浸出精炼工艺的市场垄断,他的团队不惜花费六年时间,研发了5S压榨工艺。从此“滴滴鲁花,香飘万家”开始流传在中国大地上。面对相似的情景,孙孟全也暗暗地下定决心:要为中国酱油产业争这口气!

  “酿造一瓶好酱油,其技术含量不比造汽车容易!”行业专家一再提醒鲁花公司,但仍动摇不了孙孟全的决心。“对董事长来说,困难再大都不怕。研发出好酱油,纯粹是他的心愿。”酱油项目总负责人辛旭峰回想当年孙孟全做这个项目时的情景说道,“董事长这一生坚信,做企业必须做得有价值,有意义!”

  艰难的复兴之路

  “开始之前我们有思想准备,但真正开始后才发现,实际情况比我们预想的还要难。”辛旭峰回忆起这段历程如是说。做优质酱油必备的两个要素:一是要有酿造风味优异的菌种;二是要有先进的酿造工艺。

  选育菌种是个极其复杂的过程:分析菌落组成,去除杂菌,提纯,扩繁,品鉴,优选,二次优选……就这样,一天天,一年年地重复进行。到了第六个年头,随着优选的菌种越来越纯,品质的提升非常明显。这时候酱油的氨基酸态氮含量到达了1.2g/100ml,远超特级酱油0.8g/100ml的国家标准。“优异的品质,加上著名的品牌”,换作别的企业,早就会把产品推向市场,但孙孟全却始终不肯。他心里清楚,这仍然有差距。

  “每年几千万、几千万地投入进去,谁都不忍心。我们曾经集体向董事长建议过产品上市,当时就被他驳回了。”辛旭峰说,“从此大家再也不敢提这回事了。” 

  久违的成功终到来

  在第十个年头,2009年11月的一天,研发人员发觉一个试验箱中散发出特别浓郁的香味。经过二次提纯,发现一株特殊的菌种。正是这株菌种产生了不同寻常的浓郁酱香味!

  也许这条路走得太久了,团队还不敢确信真的成功了!样品送到孙董那里。大家小心翼翼地观察董事长的反应:拧开瓶盖的瞬间,他的神情舒展了,急忙尝了一下,他拍了下桌子,猛地站起来:“成了!你们成了!要的就是这个味儿!”

  创新不止 产业复兴

  菌种成功了,接着就是工艺问题。使用传统露天酿晒工艺,发酵过程难免会有空气中的各种菌掺入发酵,发酵所需温度也无法把控。鲁花的研发和工程技术团队独创了“净酿舱”新型发酵罐。净酿舱解决了温控问题并隔绝了空气中的杂菌,是对“春曲、夏酱、秋油”酿造过程的升级,在六个月的酿造中,给予酱醪婴儿般的呵护。

  禀自然之优势,成天地之精华!鲁花人将凝聚了诸多心血的酱油命名为“自然鲜”。2017年,“自然鲜”酱油荣获MONDE SELECTION金奖。当时可把孙孟全高兴坏了:“多少年的付出,终于为中国争了口气。”

  民族产业复兴思考

  民族企业中有多少企业家能面对品质从不妥协?有多少企业家能一心只为争荣!鲁花做到了!因为这种一心为公的爱国情怀,带来了产业的生生不息。“唯有志者强,唯进取者胜。”未来,在中国产业复兴的道路上,中国的民族企业任重而道远!

底部
© 版权所有 扬子晚报 合作伙伴:方正爱读爱看网
扬子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