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部
2018年08月21日 星期二
第A03版:紫牛新闻    
       
版面导航

第A01版

第A02版

第A03版

第A04版

第A05版

第A06版

第A07版

第A08版

第A09版

第A10版

第A11版

第A12版

第A13版

第A14版

第A15版
2018年08月21日 星期二
有这样一群追“流星”的人 造出了金庸笔下杨过的玄铁剑
艾陆琦 任国勇

  蒋维(左)和团队在田间寻找陨石。

  陨铁锻造的剑。受访者供图

  看一场流星雨,追随流星雨的脚步找到从天而降的陨石,仿佛是件十分浪漫的事。今年6月1日,云南省西双版纳傣族自治州勐海县就爆发了一阵流星雨,来自南京的“追星发烧友”蒋维,瞄准了这次时机收集陨石,并创下了收集圈内几项之最——速度最快、收集最多、驻留时间最长。

  8月,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来到位于紫金山附近的蒋维家中,这位“陨石收藏家”兴致勃勃地向记者展示了他这次收来的新鲜陨石以及一些藏品。“很难想象,就在两个多月前,这些石头还在太空中遨游。”蒋维向记者讲述了他和圈内人士那些年“追星”的故事。                       紫牛新闻记者 任国勇 紫牛新闻实习记者 艾陆琦

  追星

  陨石穿瓦入宅“追星人”迅速出动

  2018年6月1日晚9时左右,云南省西双版纳傣族自治州勐海县爆发了一起“火流星”坠落事件,一道光亮划过夜空,视频迅速在网络上传播。作为陨石收藏爱好者的蒋维第一时间关注到了这个新闻,得到权威机构证实后,他和团队里其他爱好者立即坐飞机前往云南,于第二天一早赶往勐海县勐遮镇。

  “陨石下落的速度非常快,云南当地居民住的是彩钢瓦房,有些陨石块直接击穿瓦片落在家中,而大部分陨石落在室外后直接钻入泥土里,这些很难用肉眼找。”蒋维告诉紫牛新闻记者,“只有当发现地上有斜孔,土质较硬的地方形成放射状的坑的时候,借助金属探测器确定后才能拿铲子挖出。我们目前收购到的大部分是当地村民捡到收藏起来的,后来全国数以百计的爱好者蜂拥而去,有人故意哄抬价格,后续的收购就不是很顺利了。”

  蒋维在那儿待了一个多月,让他得意的是,自己通过图片比对找到网络上流传的那户瓦片被击穿的人家,并收集到这枚陨石。“你看这枚陨石的熔壳(流星进入大气层在空气中摩擦燃烧形成的一层焦黑的外壳)沾染一点点蓝色物质,这蓝色物质来自居民房顶的蓝色彩钢瓦,在击穿瓦砾瞬间高温沾染上去的,现在是擦不掉的。”蒋维说。

  第一枚标本迅速寄给科研机构

  紫牛新闻记者在蒋维的家中看到,茶几上摆满了大大小小各种陨石标本,有石陨石、铁陨石和石铁陨石。

  其中有一半用麻布包裹着,大约数十枚。他说,这些就是6月1日坠落在西双版纳勐海县一带的,都是新鲜陨石。为何用棉麻布包裹?他说,傣族的习俗是将神圣尊贵的物品用棉麻布包裹,所以这次从云南傣族朋友家中收集回来的新鲜陨石,就延续了傣族的传统用棉麻布包裹摆放。

  和以往一样,蒋维将在勐海县收集到的第一枚陨石标本第一时间邮寄给了中科院进行科学研究。“陨石的最大价值在于新鲜,越新鲜受到地球的污染越少,蕴藏的有价值信息越大,因此我每次到达一个地方,会将最先收到的陨石标本以最快的速度邮寄捐赠给科研机构。”蒋维说,“这次我们去得及时,收集速度也很快,6月2日到云南当地,3日就已经将陨石块寄给了中科院。”

  蒋维估算,这次流星坠落,能收集到的陨石碎块总重约五六十斤,最大的一块重1.26千克。打开一个个棉麻布,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看到外表炭黑的新鲜陨石,大小不一,有的因落地撞击破裂。

  藏星

  生意人“不务正业”,为陨石花了1000多万

  蒋维对于陨石的痴迷,源自幼年的兴趣。在南京经营轮胎生意的他虽然不是科研人员,但每年都要去吉林市陨石博物馆、北京天文馆参观。一次偶然的机会,蒋维认识了北京天文馆工程师张宝林老师,他是我国陨石科普专家。通过张老师,蒋维真正地开始变为陨石爱好者。而他的轮胎生意则交给手下打理。

  此后,蒋维多次和其他的陨石爱好者一起走进新疆的沙漠,走进戈壁滩里,寻找陨石的踪迹。

  蒋维告诉紫牛新闻记者:“从整个中国来说,新疆地区应该是相对容易发现陨石的区域,从古代就是如此,很多著名的陨石也是在新疆发现的,例如神秘的富康陨石,是2000年在戈壁滩发现的。相比较起来,沙漠里的陨石更容易找,因为环境较为特殊,气候干燥。”

  有成功就有失败,并非所有的“追星路”都和今年勐海县一样顺利。2017年云南香格里拉也发生了陨石坠落事件,蒋维和团队里的其他伙伴一起寻找了整整七天七夜,发布了“万元陨石悬赏令”,但最后一无所获,空手而归。因此,今年在西双版纳的收获是蒋维这么多年来的一次顶峰。

  蒋维收藏丰富,与国外玩家也有交集,家中还摆放一枚从俄罗斯陨石商人手中购得的阿林铁陨石,这是1947年的目击陨石,重达300多斤。

  蒋维还有另一个身份是中国科学探险协会陨石科学考察专业委员会常务副主任。他说委员会其他成员都是科研人员,唯独他是商人出身,他在其中的作用就是能发动民间力量更快地寻找标本。他认为,以前民间的陨石爱好者和专业科研团队是脱节的状态,如果能结合起来则可以各取所长。

  作为陨石玩家是需要一定经济实力的。蒋维说,十几年来,他在收藏陨石上花费至少1000多万元,虽然偶尔也有与玩家们互相转让,但支出远远超过收入,今年在西双版纳就花费了100余万元。

  神雕大侠的“玄铁剑”,他手中有6把

  喜欢武侠的人都知道金庸笔下杨过的一柄玄铁剑,后来被重新铸造成屠龙刀和倚天剑,按小说中所述就是陨石铸造。那么现实中有没有陨铁剑?紫牛新闻记者在闲聊中想到曾看过的一部纪录片,讲的是浙江龙泉市一位铸剑师曾帮助神秘客人铸造中国第一把陨铁剑的故事。巧合的是,记者一提到这个纪录片,蒋维就脱口而出,那位客人就是北京天文馆的张宝林老师。

  说着,蒋维打开手机图库给记者看,说他前不久还带家人去过那位铸剑师郑国荣的剑坊。说起铸剑的故事,一开始郑国荣从未炼过陨石,根据经验判断炉温达到700摄氏度后,陨石并没有熔化,再加温十分钟后,竟然一声巨响炉子炸了。后来通过揣摩和无数次试验,终于将陨石熔化并成功锻打,铸成中国第一把陨铁剑——追风。

  紫牛新闻记者通过蒋维联系了张宝林老师。说起当年请郑国荣铸剑,张老师说,他先后请人铸了6把陨铁剑,其铸造方法分两类。前3把是折叠锻打而成,剑身虽然保留了铁陨石纹理,但陨石特有的维斯台登构造纹理已变形。维斯台登构造纹理是行星在微重力环境下经过亿万年退温形成的八面体镍铁交织结晶,被认为是太空图案,无法复制。

  为了保持原汁原味,铸剑师改进方法,用物理方法切割,将不规则的铁陨石切割成剑坯形状再进行打磨镶嵌。“通过切割打磨的陨铁剑更尊贵,因为用料耗费大,产生的边角料多。”张宝林说。记者看到张老师提供的陨铁剑照片,剑身特有的纵横交错纹理清晰可见。

  陨铁剑锋利吗?张老师说,很锋利,但陨铁剑的价值不在于它的使用功能。“陨铁是天外来物,经过了亿万年,永恒神圣,陨铁剑属于文化产品,具有象征意义,其观赏收藏价值远远大于其使用价值。”

  探讨

  陨石到底该归谁? 法律并不明确

  对于陨石的归属权,北京市中银(上海)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万明律师认为,物权法未明确提及此类“天外来物”,此前业界也有讨论。有观点认为,陨石应属“矿藏”归国家所有,但矿藏通常指地下埋藏的各种矿物,这种“天外来物”也不在国务院的《矿产资源分类细目》之列。

  有观点认为:陨石应属物权法第四十八条规定的“自然资源”,但该条的立法本意应为此类自然资源(如森林、山岭、草原、荒地、滩涂)构成国民经济与社会发展的重要物质基础,而陨石显然不具此种重要意义。

  有观点认为:陨石应属物权法第一百一十四条规定的“埋藏物”归国家所有,但该条本意应指该类物品本为有主物,只是所有权人暂时不为人知而已,而陨石天生无主。

  有观点认为:陨石应根据物权法第三十条规定按先占原则确定所有权人,万律师表示,他赞同此种观点。但根据《地质遗迹保护管理规定》第四条、第七条之规定,具有重大科学研究和观赏价值的陨石应该作为地质遗迹依法保护,是“国家的宝贵财富,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破坏、挖掘、买卖或以其他形式转让”,但其只是从保护的角度进行宣示,并未从所有权角度明确其权属,但个人“挖掘”、“买卖”、“转让”是被禁止的,个人拾得后予以收藏并未被禁止。

底部
© 版权所有 扬子晚报 合作伙伴:方正爱读爱看网
扬子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