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部
2018年08月21日 星期二
第B02版:圈子    
       
版面导航

第B01版

第B02版

第B03版
2018年08月21日 星期二
心里那颗螺丝松了……
本刊新开“心理圈”QQ群,邀请你参与热门话题的讨论

  人生或许不易,收拾好心情才能轻松应对。《心理周刊》新开“心理圈”QQ群,诚邀热爱心理学或是对相关话题感兴趣的读者,我们不定期地在群内分享心理学知识,聊一聊心理话题,举办主题征文活动。

  上周,一则《那个在西雅图偷飞机的年轻人》一文刷屏社交网络。面对这样一则离奇的新闻,许多人在探讨究竟是什么原因导致“瑞其”做出这样行为的同时,也在审视自己的内心,在平静的外表下,是否也有感觉“螺丝松了”或是“某根弦快崩坏”。本期心理主题征文,两位读者写下曾经遭遇的自己或他人的心理问题瞬间。

  新闻

  那个偷飞机的男子说

  心里“有几颗螺丝松了吧”

  新闻事发西雅图-塔科马国际机场,当地时间10日晚大约8时,阿拉斯加航空集团下属地平线航空公司一架庞巴迪Q400型客机“失窃”,由一名29岁男性地勤人员驾驶升空,最后坠毁小岛。

  据美媒报道,这名男子的名字叫“瑞其”(里奇),而他自述“只是一名垮了的男人”。在盗取飞机上天以后,他一直在和塔科夫塔台保持时有时无的通话。

  《那个在西雅图偷飞机的年轻人》一文中引述了“瑞其”与塔台的对话,“我知道有很多人关心我,他们如果知道我做了这样的事一定会失望的。我想向他们每一个人道歉。我只是一个已经坏掉的人,我猜是不知道哪里有几颗螺丝松了吧。以前我没意识到,刚刚才弄明白。”

  “瑞其”的家人发布的公开声明说,他是一个温暖而有同情心的人,是忠诚的丈夫,是关爱父母的儿子,被身边所有人喜爱,因为他对遇到的每一个人都是那么温柔和善。

  南京中大医院心理精神科主任袁勇贵表示,从目前的新闻报道来看,“瑞其”可能是一位抑郁症患者。在和塔台的沟通中,他也在反复强调不想伤害任何人。但“我不知道该怎么降落,其实我本来就没打算降落。”而在此之前,他的朋友、同事、家人都觉得“瑞其”很正常,他生前最后一天上班也没有表现出任何悲伤或者不同寻常的迹象。“‘瑞其’的表现很像‘微笑型抑郁’,这是抑郁症的一种。”袁主任表示,看起来大家都觉得他很好,整天面带微笑,但这种“微笑”并不发自内心深处,而是一种伪装,内心的压力很大,忧郁和痛苦的情绪逐步累积,越积越深,久而久之变成抑郁。

  征文

  上班路上

  骑车去上班,懒洋洋的,慢慢地蹬着脚踏。二十分钟的路程,稍骑快一点就到了,还是再慢一些吧。迟到就迟到吧。推开那扇门,打开那台电脑,活就来了。如果人不到,是不是就可以不干活了呢?

  如果刚才那辆汽车经过身边时,我的车子稍歪一歪,是不是就可以如心里预期那般摔一跤?摔得不要太重,也不能没有一点伤,最好是脚扭伤了,或者,轻微骨折,总之,行走不便。但,风险能完美掌控吗?不是每个人都有吉姐那样的“运气”。

  吉姐是夏天刚来临时被车撞的。在上班的路上,汽车从后面轻轻撞倒了她,锁骨骨折。伤筋动骨休一百天,领导没有理由不批她的假。锁骨,这个位置真微妙,听说她每天晚上都在公园跳舞呢。而我,却要面对无休止的案子,活干好了,是份内的职责,干不好,就等着担责任吧。天知道我有多讨厌这份工作。

  一路平安,在规定时间签了到,推开办公室的门,打开电脑,腾讯通里,同事已经发过来一件要审核的新案子。我面无表情却高度紧张地盯着案子资料,生怕有丝毫纰漏。

  谁也不知道,在无数个上班的路上,我的心里曾有过的翻江倒海。我也清楚自己这荒唐的内心戏如果实施了有多可怕,却总控制不住去想,想想也就罢了。

  杨莹

  人间值得好好活着

  扫描二维码,加入“心理圈”QQ群

  看了新闻,想起了夏天发生在一个朋友身上的事。

  盛夏的一个傍晚,朋友对妻子说:我要去市政府那边的荷塘采些莲蓬,你可否愿意和我一起?

  说起市政府那边的荷塘,我刚学摄影之时经常在那边转悠拍片,依稀记得在那样的地理位置想要采摘莲蓬,是比较困难的。

  但据说朋友每年都会去荷塘摘取几许,放在案头清供。

  那日妻子看了看傍晚时分还很灼烈的阳光,摇摇头,说不去。

  朋友决定独自前往。

  走到门口,他突然转过身,对妻子说:万一我久去未归,你就报警!

  这话有些莫名其妙,仿佛是个黑色幽默。

  他果真久去未归。

  妻子寻到荷塘,报警,朋友已深陷荷塘的淤泥之下,并且,从此在这个世界消失。

  事后,圈内好友揣摩了又揣摩,推测了又推测,都觉得他的死因悲伤莫测。

  如今想起,若有所思,莫非,他也是螺丝松了?而且是好几颗……

  就像我们家里的电器,用久了就会出现故障,人生漫长实苦,总会有螺丝松了的时候。

  螺丝松了,就赶紧旋旋紧,而不是任由其松到掉落。就像婚姻,即使人们眼中最完美的夫妻,一生中也起码有过“想要离婚”的念头。但是如果谁都是有了“想要离婚”的念头就去离婚,婚姻也就没有其存在的必要了。

  日本作家太宰治曾写道:“我本想这个冬日就去死的,可最近拿到一套灰色细条纹的麻质和服,是适合夏天穿的和服,所以我还是先活到夏天吧。”

  瞧,人间是多么值得,哪怕是一件漂亮的衣服,所以,请务必好好活着。

  淡淡淡蓝

底部
© 版权所有 扬子晚报 合作伙伴:方正爱读爱看网
扬子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