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部
2018年08月21日 星期二
第B01版:心理周刊    
       
版面导航

第B01版

第B02版

第B03版
2018年08月21日 星期二
跟人讲话之前会紧张,打交道之后总觉得哪里讲得不合适……
受挫感背后,是一颗忐忑不安的心
张楠

  近日,“今天,你精芬了吗?”成为不少朋友之间见面的问候语,这可并不是“精神分裂”脑洞大开之人的揶揄,而是另一个流行语的缩写。很多“不爱社交,极度注重个人空间”的网友自嘲是“精神上的芬兰人”。心理专家告诉记者,“精芬”真的就在身边,但对号入座的“精芬”们也不必太过紧张。

  扬子晚报记者 张楠

  舶来品“精芬”在中国红了

  啥叫“精芬”?精神上的芬兰人,泛指像芬兰人一样不爱社交,极度注重个人空间的一类人。为什么这么贴标签呢?芬兰漫画家卡罗利娜·科尔霍宁在一本有趣的另类芬兰社交指南绘本《芬兰人的噩梦》里给出标准答案。 提起芬兰人,大家的第一印象不外乎内敛、含蓄这些词汇。作者都忍不住通过漫画吐槽自己作为芬兰人到底有多“社交恐惧”。漫画生动描绘了芬兰人的“社交痛”,也说出了一个芬兰人向往的“白日梦”世界——安静,一辆空无一人的公共巴士,一部只有自己的电梯,一种不需要打扰别人,也不会被别人打扰的生活。

  这样的人群都有哪些标签呢?“精芬患者”不是喜欢宅在家里,而是害怕与陌生人社交时的尴尬。假如公交车上挨着的座位仅有一个人,不管是边上坐的是帅咖还是美女,“精芬”们坚决不会和他们坐一起的,宁愿站着,怕太尴尬!在等公交车时,他们也喜欢距离产生的美感。超市里的试吃食物,明明想吃,却害怕跟推销人员沟通。想出门的时候,却发现邻居正好在走廊,为了避免不必要的寒暄,他们只好默默的站在门后祈祷他快点离开。

  很搞笑的是,为避免陌生人坐在同个长椅上气氛尴尬,芬兰新的长椅竟被设计得拆分开来,并且不在一条线上,这样每个人都可以避免与陌生人的视线尴尬相遇。“你不看我,我不看你,我们岁月静好互不打扰”。

  害怕孤独,更渴望自我空间

  “精芬”一词走红,在中国网民中引发广泛讨论。不少网民笑称,“原来自己竟然是芬兰人。”记者看到,有中国网友提供了一堆自己的案例:看见熟人的话,哪怕是在公交车上前后挨着,只要他没看见我,我就装作没看见他;最烦一群人没事凑一起扯聊是非,单位里不好好工作的都是这样的人……甚至有网友称,“请和我保持1.5米以上的安全距离,我的极限忍耐是1米;请不要无事找我闲聊;请不要给我打电话;请不要在公共场合大声和我说话……总之,对不起,我大概‘对人过敏’。”

  《芬兰人的噩梦》中芬兰卡通人物马蒂对人群和聊天的恐惧及其容易感到尴尬的倾向,已引起众多中国读者的共鸣,他们似乎如释重负:通过一位来自遥远国度的剪贴画人物,终于表达出他们对隐私的渴望。“善良又坚持,害羞又内省,日常生活中的纷纷扰扰也许不仅仅是马蒂的噩梦。人是群居动物,我们都害怕孤独,但我们更渴望自我空间和个人隐私得到最大的尊重。”

  试试通过“精分”打破自我平静

  南京心理危机干预中心主任张纯笑称,自己是研究“精分”(精神分析)领域的。他告诉记者,中国农业文明几千年来聚族而居,熟人社会,交流没有障碍。张家长李家短,熟人社会没有太多障碍,但现在为什么这么多“精芬”,怕跟别人打交道?“这源于经济高速发展,文化急速转型。突然发现我们不会讲话了,跟这人不熟第一句说啥呢?如果他那样我怎么办,这就导致人际交流会焦虑,甚至暴躁。”

  “确实身边很多人这样。比如跟人讲话之前会紧张,未知的恐惧,打交道之后不管自己表现怎样,回头还会后悔,觉得哪里讲得不合适,纠结要是这样讲就好了。或者跟别人开完玩笑就后悔,这样说到底合不合适,会有能量受挫感。”张纯说,包括自己也有这样的体验,感觉其实并没什么朋友,有些朋友认识了好多年,几乎修成亲情,但不太主动跟别人联系。在一起也很有默契,但就是不主动。

  “人是社会化动物,没有人可以独立存在。可是在社会交往中,人际之间距离近了,很容易伤到对方;如果距离远了,又无法宣泄心理的压力,这就是心理学意义上的‘豪猪现象’”。张纯表示,“精芬”指的就是那些在社会交往过程中内心有动力,行动无能力的症候群。“精芬”与社交恐惧症的不同之处在于,“精芬”不排斥与特定对象交往,但不会积极主动地与陌生人交谈;而社交恐惧症则不然,他们在人际交往中内心有苦感痛感,有矛盾冲突,知道这样不好,希望改变却改变不了,已经影响了当事人的身心社会功能。

  “社会评价机制需要在人际交往中形成评价,否则有可能形成自傲,即自我评价过高,忽略社会评价。骄傲的表象背后一定有一颗忐忑不安的心。”其实,有这种症状不用紧张,像这样的人很多。但“精芬”也需要“精分”(形容一个人性格百变)一下,打破自我的平静。“一次次产生挫折、挫败,甚至很多都是想象中的,就是不愿意敞开心扉。最终,有一些人能够通过自己的努力或者逻辑推理得出正确结论。还有人在现实中,因为工作需要打破自我平静,比如担任记者、主持人,需要跟别人建立关系和信任,这样就自我克服,就锻炼出来了。”

底部
© 版权所有 扬子晚报 合作伙伴:方正爱读爱看网
扬子晚报